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九零,小嬌嬌腰軟心黑,大佬淪陷
九零,小嬌嬌腰軟心黑,大佬淪陷 連載中

九零,小嬌嬌腰軟心黑,大佬淪陷

來源:google 作者:大魚在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厲明渠 現代言情 蘇木桃

上輩子作為被豪門錯養的假千金,蘇木桃活的窩囊,死的慘烈,養父母不疼親生爹娘不愛,眾叛親離,唯一的溫暖都是來自於那個短命的傻瓜丈夫重生回九零年代,蘇木桃為了報仇不擇手段,重傷養父陷害養母,構陷堂姐,讓上輩子害死她的真千金生不如死身邊的人反而變了態度冷漠自私的養兄送她全部家產:只要你喜歡,我可以為你摘下天上的星星倨傲涼薄的未婚夫捧上自己的真心:嫁給我,我能把你寵上天刁蠻任性的小弟牽着她的手:姐姐是我的,誰也搶不走!對她厭棄的親生父母抱着她哀求:是我們對不起你,讓你受苦了!可這些遲來的情意她都不稀罕,這輩子,只想帶着傻瓜老公一起做暴發戶煤老闆卻不知道自己反而被寵的無法無天眾人:那個傻子不簡單!蘇木桃:我老公單純善良,你們這是誣陷!眾人:蘇木桃心黑手狠,滅絕人性傻子厲明渠:媳婦你哪樣都好,就是心太軟!蘇木桃:傻瓜,談戀愛要從牽手開始,我教你!厲明渠:牽手之後是不是這樣,這樣,再這樣(壞笑)蘇木桃:……好像有哪裡不對?展開

《九零,小嬌嬌腰軟心黑,大佬淪陷》章節試讀:

這一下,眾人都驚呆了,誰也沒想到,這麼一個看似柔弱的小姑娘竟然會這麼暴力。

蘇木桃卻根本不理會其他人的目光。

趁着對方倒在地上,直接騎在了對方的身上,死死抓着她的衣服領子,照着那張臉左右開弓「有娘生沒娘教的狗東西,我今天就好好教訓教訓你!」

對方也沒想到自己今天竟然碰到個茬子,她努力想要伸手將蘇木桃推開,可是,被緊扣的衣領勒着她的脖子,讓她喘不上氣來,這也導致她的手用不上力氣。

她開始的時候還能強撐着一口氣污言穢語的罵著蘇木桃,可後來被打的只能苦苦哀求,讓蘇木桃放過自己。

蘇木桃卻越打越狠,越打越興奮,那架勢,活活像是要直接將對方打死。

圍觀的人群都被蘇木桃的瘋勁給嚇到了,根本不敢上前。

面前這張年輕的臉龐,跟自己記憶中那個猙獰而狠辣的臉重疊在一起,蘇木桃的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何必兜那麼大的圈子,沒有什麼比看着仇人被自己親手弄死更解恨的了!現在就把人弄死,一了百了。

畢竟上輩子就是這個人,把她害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到最終也沒有留給她一條活路!

梁景瑤——

不,現在的她還是蘇家的女兒,叫做蘇招娣,她的聲音越來越嘶啞,一張臉更是腫成了豬頭,眼看着就要被勒死的時候,蘇木桃終於被人拉開了。

「木桃,你瞅瞅你,活像是一個瘋婆子!」

梁景琛本來是要去給顧韻詩買水的,沒想到剛出電梯門,就看到了這麼一出,他不敢置信,眼前這個滿眼殺意的人,會是自己那個一向乖巧的妹妹。

他開導蘇木桃「你冷靜一點,要是真的鬧出人命來,你是要蹲監獄的!」

蘇木桃的眼中逐漸恢復清明法治社會,她現在還沒有絕對的實力,可以擺平什麼人命官司,就連她最想厲明渠,都要被厲文府保護。

若是自己真的出了事,厲明渠怎麼辦?

梁景琛見妹妹安靜下來,悄悄鬆了一口氣,他哄散了圍觀的眾人,居高臨下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女人花布衣裳灰褲子,腳上一雙布鞋都不知道穿了多長時間,居然比厲明渠那個傻瓜打扮的還要老土。

若是平時在大街上,這樣的人他看都不會多看一眼,可眼下,為了妹妹,卻不得不擺平這個女人。

「能起來嗎?」他開口,一副高高在上的口吻。

蘇招娣緩了好半天,才從地上爬起來,想要開口說話,可卻「哇」的一下,吐出一口血來,混合著兩枚牙齒,她被嚇到了。

梁景琛也受了驚嚇,他回頭看了看蘇木桃,仍舊是覺得不可置信。

冷靜下來的蘇木桃十分敷衍的解釋「她污言穢語的罵媽媽,爸爸還在手術室里躺着呢,我心情不好!」

梁景琛覺得這就是她想要發泄的借口,畢竟她剛才在樓上的時候可不是這個態度。

不過眼下也管不了那麼多,還是擺平眼前的事情要緊。

「我妹妹行為過激,是她的不對,可是你也有錯,怎麼能動不動就開口罵人呢?我看你年紀也不是很大,小姑娘怎麼一點教養都沒有,你爸爸媽媽都是怎麼教育你的啊!」

蘇招娣有口難言,別提多憋屈了。

「看你的樣子也挺可憐的,這件事呢,就這麼算了。」

梁景琛說著話,從皮包里抽出五張百元大鈔來「你去看大夫吧。」

五百塊錢,九十年代初期,夠普通人兩個月的工資了。

蘇招娣看着錢,眼睛發直。

梁景琛見她這樣,也就越發嫌棄,將錢塞給她,就要帶着蘇木桃離開。

卻不想反而被她抓住了胳膊。

「不——夠——」艱難的吐出兩個字來,蘇招娣打定主意,要訛上這個一伸手就是五百塊錢的凱子。

梁景琛一眼看穿她的想法,朝着蘇木桃瞪了一眼,轉而又拿出了兩百塊錢交給對方,只可惜,蘇招娣還是不肯放他離開。

「破相了!」

梁景琛正要再拿錢,忽然停住了動作,捏着錢包看着她「貪得無厭,是不是不管我給多少,你都嫌不夠?」

蘇招娣看着對方的西裝皮鞋和手錶,這絕對不是普通人家能穿得起的。

她想了想,伸出了三個手指頭。

一千塊錢,這兩個人那麼有錢,訛上一千塊錢一點都不過分。

而且,這個男人看着就好說話的樣子。

只可惜,這次梁景琛不好說話了。

「慾壑難填!我現在就帶你去治傷。」

他伸手,將給出去的錢全部都拿了回來「我改主意了,我們負責你的醫療費。其餘的,多一分都不會給你的!」

他伸手點了點蘇木桃,帶着蘇招娣去找大夫。

蘇木桃沒攔着。

也攔不住,上輩子就是在醫院裏雙方遇到,才意外得知兩家孩子抱錯了的。

不過不同的是上輩子從樓上摔下來住院的是她而不是梁景寶。

而蘇招娣,會來醫院,也是意外。

大姐蘇來娣懷了二胎了,就想知道自己懷的究竟是男孩還是女孩,若是女孩就打掉她,若是男孩就留下來。

據說鎮上跟縣裡的醫院做的B超不準,蘇家就動了心思,想要來城裡的大醫院打聽一下,蘇招娣就自告奮勇的來了。

意外得知賣血可以掙錢,所以,她賣血,想要給自己買一身新衣服。

正常人現三百毫升,她直接現了六百毫升,還沒等走出醫院大門呢,就暈倒了。

若不是因為獻完血太虛弱,大病初癒的蘇木桃這會兒又怎麼可能把做慣了農活的蘇招娣摁在地上打。

就是不知道這一次,梁家什麼時候會知道真相。

蘇木桃整理了一下心情,正準備去找陸柳華,卻忽然被人叫住。

她抬眼望去,是喬義東。

「我們好像應該談一談。」

「我跟你,沒什麼好談的。」

當時找到他去應付梁景寶是情非得已,如非必要,蘇木桃不是很想跟這個人打交道。

這人心思太深,與虎謀皮,不是什麼好事。

「你幫了我這麼大的一個忙,我很想謝謝你呢,梁小姐?」

喬義東站在了蘇木桃面前,攔住了她的去路。

《九零,小嬌嬌腰軟心黑,大佬淪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