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九龍抬棺小說
九龍抬棺小說 連載中

九龍抬棺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張九陽林婉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張九陽林婉

爺爺出殯那晚,我抬着石碑在前引路,不敢回頭看,因為身後抬棺的是八隻惡鬼……展開

《九龍抬棺小說》章節試讀:

我的心臟頓時咯噔一聲沉了下去。

「別著急慢慢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強裝鎮定的問道。

林婉的眼淚都出來了,然後一把拉開自己的領口,將鎖骨露了出來,我整個人都愣住了。

在那個位置,出現了一條小蛇的圖案,和我夢見的一模一樣。

「這圖案哪來的?」我的嗓子有些發乾,事情不會這麼巧吧?

「我也不知道,剛才做了個噩夢,夢見一條大白蛇纏着我,我被嚇醒了,然後就看見它出現在我身上。」

「張九陽,我是不是闖禍了,它是不是那個東西?」林婉顯然也猜到了。

「你在哪,我現在就過去。」我說。

「你別過來,我哥在家呢,他最近跟瘋了一樣,我去你那裡吧。」林婉卻突然說道,然後就掛了電話。

虎子見我面色沉重,就問我怎麼了,我也沒有隱瞞,就將事情的大概原本講述了一邊,虎子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

「都怪這丫頭,她要是不拔那銅釘,也不會惹那髒東西了。」虎子沉着臉說道。

「虎子,不許這麼說,要不是因為我,林婉也不會攤上這事,是我欠她的。」我嘆息說道。

虎子不說話了,可看得出來他隊林婉有怨氣。

只是,我搞不清楚,這石碑下面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大概十幾分鐘,林婉到了,她看上去不太好,眼睛紅紅的,顯然也沒怎麼睡好。

「你感覺怎麼樣?有沒有不舒服?」我連忙問道。

林婉感受了一下,輕輕的搖了搖頭,「身體沒什麼不舒服,就是有點害怕。」

我點了點頭讓她進來說話,誰知道林婉前腳剛進來,就突然捂着鎖骨痛呼起來。

「怎麼了?」我緊張的問道。

林婉表情痛苦的說了聲疼,捂着鎖骨的位置。

我讓她拉開領口看看,林婉頓時臉蛋一紅,剛才隔着手機還不覺得,這會當面解扣子,她明顯不好意思。

虎子哼了一聲轉過了腦袋,林婉這才紅着臉拉開了一點衣領。

林婉發現了異常,拿眼睛撇了我一眼,小聲說道,「有外人呢!」

我眼神一凜,連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因為林婉的鎖骨這裡什麼也沒有。

「怎麼會這樣呢?」

我有些驚訝,剛剛視頻里看的很清楚,怎麼眨眼之間就沒有了?

「小豆漿,我還有救嗎?我可不想這麼早死,我還要給你生猴子呢!」林婉哭喪着臉道。

我頓時被她逗的哭笑不得,「你還有心思貧嘴。」

「你自己說的做為男朋友」林婉道。

我搖頭,「這東西好像已經離開了,你別怕,她應該不趕進來。」

可我話音剛落,林婉突然驚恐指着我的背後,嘴巴微微張開說不出話來。

咯咯……

背後突然響起了一聲陰森的笑聲,房間里的溫度一下子變得冰冷起來。

我只覺得渾身一緊,汗毛都豎了起來,回頭一看,一個白色的身影正站在一幅棺材上,陰森森的看着我。

很顯然,她是衝著我來的。

「小少爺!」

虎子驚呼一聲,猛的跳了過來,將我擋在了身後。

「不管你是什麼東西,趕緊給我離開,不然別怪我不客氣。」虎子大聲喝道,手中突然就多了一把水果刀。

林婉這才驚呼一聲躲在了我身後。

「還不是因為你,要不是你拔了銅釘,也不會出這種事。」虎子說道。

「虎子別說了。」我皺眉。

果然,林婉頓時低下了腦袋,像個犯錯的孩子,然後小聲問我。

「豆漿,你能對付她嗎?」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我張家九代抬棺,講的是入土為安,做的是度化善事,借的是天地之氣,求的事心安理得,卻極少做滅殺之舉。

祖祖代代都是如此,爺爺生前就特別交代過,不是生死攸關,讓我不可輕易下殺手。

林婉卻誤解我的意思,以為我沒有辦法,一咬牙抬起腦袋,往前走了一步,指着女人說道

「你想幹嘛衝著我來,跟他沒有關係。」

我差異的看着林婉,心中着實有些感動,就連虎子也一臉意外的扭過頭。

白衣女人看了林婉一眼,突然緩緩做了個福記,把我們都給整愣住了。

隨後,她又看了向可我,眼睛猛地變成了紅色,一股濃郁的怨氣一下子散發出來,屋子裡猛地颳起了一股狂風,鋪子里一陣噼噼啪啪掉落的聲音。

「大膽,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纏着我?」我的臉色有些難看。

白衣女人也不說話,陰森的笑了一聲,然後化作一道白煙,一頭鑽進了其中一副棺材中不見了。

我們仨過了好一會這才回過神來,打開棺材一看,裏面卧着一條白色小蛇,拇指粗細盤成一坨,正不斷的對着我吐着芯子。

虎子二話不說,手起刀落直接將這條蛇給訂死了,我連開口阻止都沒來得及。

鮮血頓時蔓延出來,散發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我看着被虎子釘死的蛇屍,不由的皺起了眉頭,最後嘆了口氣,也只能作罷。

我知道,這件事肯定沒完,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這一夜,我沒怎麼睡,一直在想這髒東西東西的事,按照今天夢見的情況看,這髒東西應該是先來先來找的我,然後才去找的林婉。

不過從目前的情況看看,她好像並沒有迫害林婉的意思。

一夜時間很快就過去,吃過早飯之後,虎子去租車公司還車,而我則找了塊木頭給爺爺做了個牌位。

按照爺爺要求,以我的生辰八字來立方位,很快得出一先天八卦位,在西南巽位。

南為乾,乾對應天,西為坎,坎對應水,西南居中,天水相伴,配合我的八字,竟然是那難得的天星風水。

牌位立好之後,我把屋子裡的門窗全部打開,意在納八方之氣,然後頂禮上香,香燭燃燒片刻之後,一陣風吹來,白煙變成了青色。

一切都是上上吉兆。

而林婉的身體,似乎也恢復了正常。

我心情幹了很多,可就在這天夜裡,我又開始做夢了。

只不過,這一次夢見的是一個老者,他一身是血的來到我面前,一直重複一句話。

「張家少爺,時候到了,我沒時間了?」

我問他什麼意思,他嘴巴動了半天,我卻又聽不見他說什麼,一夜如此。

天亮之後,我就把這夢給忘了,和虎子呆在鋪子里,耐心的在家等待着姓龍的登門。

接下來的幾天,來的人的確不少,很多都是過來混個臉熟,也有讓幫忙的,可這麼多人唯獨沒有姓龍的,我只能委婉拒絕。

幾天下來,我和虎子的錢包都空了,虎子乾脆出去做起了零工,我自己在店鋪里等着。

中午的時候,鋪子里突然來了一個穿紅旗袍的女人,她一臉恐慌的闖進店鋪,一上來就把一袋錢扔到桌子上。

「你是張家小少爺吧,你救救我,求你救救我。」

我看她挺可憐,就給她倒了杯茶。

她哆哆嗦嗦的點了根煙,抽煙的手都在顫抖。

「李老四前天去你家了吧?」她突然問道。

我一聽這話,心中頓時咯噔一聲,該來的還是來了。

謝小曼的一句話,就讓我心中亂了陣腳。

「你是誰?」我緊張的問道。

莫非,她們已經知道了李四狗的死亡?

李家兄弟都不是好人,哪一個沒有過刀口舔血的日子?當初村村通公路,李家兄弟為了拿下工程,背地裡搞動作,害的隔壁村姓黃的家破人亡。

要不是兄弟幾個手上都有人命,我們那裡也不至於沒人敢惹,如今李四狗死了,他們又怎麼會放過我?

經過短暫的慌亂之後,我眼中閃過一絲狠辣之色。

李家兄弟想搞我,也不是那麼簡單,真要惹急了,不知道誰搞死誰?

這要是換做以前,我肯定是會慌了手腳,但是自從李四狗的屍體被我爺爺壓在棺材下之後,我就有了底氣。

畢竟李家的氣運,如今被我張家壓在棺材底下。

氣運這東西就是這麼玄乎,誰的氣運強大,必然更勝一籌,我現在必須搞清楚事情的真相,眼前的女人就是一個突破口。

我靜靜的打量着她,女人一身紅色旗袍,緊緊的包裹在身上,前凸後翹火辣至極,不論身材和長相都是上上之品,可惜卻一身的胭脂氣。

旗袍女人哆哆嗦嗦地抽完了一根煙,情緒這才逐漸的平靜一些,我看着她也不說話,等待着她的下文。

「你能救救我嗎?」她拿起桌子上的玻璃杯,

「你什麼意思?誰要殺你?」我不動聲色的問道。

旗袍女子一口氣喝乾了杯中的水,雙手緊緊地捧着玻璃杯,似乎是有些猶豫。

「既既然你不想說,那請回吧!」我冷着臉站起來轟她出去。

《九龍抬棺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