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舊人可安
舊人可安 連載中

舊人可安

來源:google 作者:一夜盛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十安 現代言情 紀秋白

你知道這世界上最可悲的事是什麼嗎?——拼盡全力,一無所得*李十安這輩子什麼樣的磋磨和痛苦都經歷過,她一次次被生活擊打的遍體鱗傷,又一遍遍的站起來她結婚了,嫁給了一個將出軌當成家常便飯,並且引以為傲的男人她受盡嘲笑,心中卻毫不在意,她對自己說:沒關係,原本就是搭夥過日子直到——她在狼狽的時候,遇到了林遇深兩人之間的關係禁忌,不能言說,她卻沉醉在他的溫柔深情,日益淪陷愛是傷筋動骨,她甘願承受換來的,卻是,身敗名裂,銷聲匿跡~三年後的四方城繁華喧囂依舊當年轟動全城的醜聞也隨着時間的流逝,漸漸被所有人遺忘唯獨,那位近年來越來越神秘莫測的林老闆,在整座城市種滿了楓樹,成為一道風景有傳言:十里紅楓,他在等一舊人歸~當浮華褪去以後,我還想,再愛你一次華燈初上,舊人可安?展開

《舊人可安》章節試讀:

她笑着朝林遇深走了過來,卻在看到同時從車上下來的李十安後,笑容僵了僵,「十安,你怎麼會在這裡?」

最了解女人的只有女人,只是一眼而已,李十安便已經從紀婉兒的神情中看到了防備和不滿。

在紀家,紀母和紀秋白,對她的態度都是顯而易見的不喜,紀婉兒深得紀父的真傳,很是顧及紀家的顏面,對她的態度不冷不淡。

李十安並不想要多給自己增添一層的麻煩,「從醫院出來錢包被偷了,林先生正好也要來紀家,便順路捎了我一程。」

她的解釋讓紀婉兒的神情舒緩了不少,「難怪你臉色不是很好,趕緊回去休息吧,我讓傭人給你做點清淡的東西端上去。」

對於紀婉兒表現出來的好意,李十安並沒有拒絕「謝謝姐。」

「怎麼來的時候不給我打聲招呼,我如果早一步出去了,不是要讓你白跑一趟。」紀婉兒挽着林遇深的手臂,露出小女兒的嬌態。

林遇深從李十安的背影上,收回目光,兩人不知道是低聲說了些什麼,李十安只聽到身後傳來的輕笑聲。

李十安躺在床上,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大腦很疲憊,但是卻一點睡意都沒有,反而是清醒的很。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

「少奶奶,紀董回來了,讓您下去一趟。」門口傳來傭人的聲音。

李十安低聲「嗯」了一聲,隨後坐起了身。

前腳走到樓梯口的位置,後腳就聽到樓下的怒吼聲,「……越來越不像話!當初這個老婆是你自己挑,自己選的,現在整日里在外面跟那些個女人糾纏不清,紀秋白,你要氣死我是不是?!」

「紀家不會承認這個孩子,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這次的事件必須平息下去。」

「秋白,你就聽你爸的,那個趙思思,我看也不是什麼正經姑娘。」紀母一邊給紀父順着氣,一邊說道。

李十安走下樓,「爸,您找我。」

紀父「趙思思的事情,你知道了?」

李十安點頭,「嗯。」

「十安,你是我們紀家的兒媳婦,應該多管管秋白才是,不要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那個小店上,紀家難道還會少了你的吃穿嗎?」紀父沉聲說道。

李十安笑了笑,在回答紀父的話之前,卻是別有深意的看了眼一旁的紀母。

不會少她吃穿嗎?

或許傳出去,也不會有人相信,紀家的少奶奶當年,連買個首飾的錢都沒有,就連開美容店的錢,也是東拼西湊,舍下臉面找人借來的。

紀母對上她的目光,警告的瞥她一眼,絲毫沒有任何心虛的模樣。

或許在她心中,紀家的錢,原本就不該是李十安這個外人該碰的。

「爸,你說的對。」李十安頓了頓,笑道「只是……男人么,會受外面女人的影響很正常,秋白這麼優秀,難免有些女人會撲上來,您也不要怪他。至於趙思思的事情,如果您放心,我會處理好……」

一如這些年,李十安在紀秋白出軌的事情上,表現的很是寬容,堪稱豪門媳婦的「典範」。

不光,不吵不鬧,反而極力維護。

紀秋白聞言嘲弄的冷嗤一聲,「爸,我就說了,咱們紀家有這麼一個通情達理,還會替丈夫處理麻煩的兒媳,您老還擔心什麼?」

《舊人可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