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就這你還讓我監國
就這你還讓我監國 連載中

就這你還讓我監國

來源:google 作者:皮卡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庚 楊恪

穿越到大隋朝,成了楊廣的第三子楊恪,在這江山動亂,老爹各種作妖的時刻,作為監國的展開

《就這你還讓我監國》章節試讀:

【叮!
恭喜宿主,獲得曲轅犁製作圖!
】 曲轅犁?
楊恪的心思活泛起來,曲轅犁可是個好東西,堪稱農耕時代的一把利器!
別看眼下大隋王朝搖搖欲墜,可政令還是能下達到關隴諸郡、河西諸郡以及河南郡、弘農郡和上洛郡一帶。
只要能利用好監國這段時間,將曲轅犁推行下去,憑藉關隴諸郡、河西諸郡等地,也能有不錯的糧食產量。
不過凡事不能急,一口吃不成胖子。
要一點一點的來才行。
步子邁的太大,就會像便宜老爹那樣把蛋都給扯爆了!
首先要將這曲轅犁公之於眾,至少要讓楊廣知道它的妙處。
其次還要保證曲轅犁的製作方法,做到不外傳,不泄密。
楊恪正籌划著,耳邊楊廣的聲音再次傳來。
「好了好了,沒別的事兒,就全都退下吧,朕乏了。」
話音落下,楊廣頭也不回的離開,好像生怕楊恪再來討要什麼似得。
回到梁王府,楊恪在卧房內將曲轅犁製作圖從系統中兌換出來。
曲轅犁由犁鏵、犁壁、犁底、壓鑱、策額、犁箭、犁轅、犁梢、犁評、犁建和犁盤十一個部分組成。
楊恪便按照不同的位置,將曲轅犁製作圖分成了十一份。
與此同時,梁王府書房內,長史高士廉、司馬張須陀和主簿虞世南三人坐在一起。
王府內侍上過茶後,便恭敬的退出書房。
書房內很安靜,除了三人喝茶水的聲音外,就再也聽不到其他聲響。
三人的焦急本不算多,此時又各懷心思,都在等着對方先開口。
高士廉和虞世南都是文臣,養氣的功夫堪稱了得。
反倒是武將出身,脾氣火爆的張須陀先忍不住。
「我說兩位大人,茶水也都喝淡了吧?」
「你們說說,陛下讓梁王監國,這梁王為何單獨將我三人納入梁王府中?」
張須陀聲音粗狂,就像是一聲悶雷在書房炸響。
高士廉一身文士袍,三十多歲的年紀,長得白白凈凈。
他從容的放下茶杯,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
「陛下怎麼說,做臣子的就怎麼做。」
「何必去想那麼多?」
高士廉嘴上說不想,可心裏的小算盤早就噼里啪啦打的亂響。
只是礙於有虞世南和張須陀的面,他不好多說什麼。
若不是下朝後,梁王非要讓他來梁王府敘事。
這時候高士廉早就跑回家裡,與外甥長孫無忌商議對策。
別看長孫無忌只有十七八歲,可見解獨到,智慧過人。
虞世南咳了幾聲,捋了捋微微泛白的山羊鬍,卻沒有開口。
這下張須陀更加焦急,黝黑又滿是絡腮鬍子的臉上滿是怒色。
「我說二位,這兒也沒有外人!」
「眼看着大隋江山飄搖不定,陛下又讓梁王監國。」
「我們三人入了梁王府,便是梁王的人。」
「若是梁王出了什麼紕漏,我們可是要跟着倒霉的!」
張須陀不怕死。
但怕死的不明不白。
要是被一個「傻子」王爺給拖下水,張須陀感覺冤得慌。
「能出什麼紕漏?」
「大隋已經千瘡百孔,梁王再爛,還能爛到哪兒去?」
「張將軍,你多慮了。」
虞世南的聲音很輕,像是怕被人聽見似得。
張須陀重重的嘆了口氣,顯得有些六神無主。
「他奶奶的,就怕是梁王出錯。
等到陛下清算之時,會讓我死的不明不白!」
張須陀雙手攥拳,一副恨恨不平的樣子。
高士廉眼珠一轉,計上心來。
「張將軍既然這麼想,何不如儘早退出,與梁王請辭?」
請辭?
張須陀右手用力的摩挲着臉上的絡腮鬍,一下子陷入沉思。
虞世南瞟了高士廉一眼,心中不由得暗暗冷笑。
「高士廉當真狡詐,這是要讓張須陀當出頭鳥啊。」
「不過也好,我也懶得趟這渾水。」
「有關隴世族的四人輔政,真要是出了紕漏,也是他們扛着,與我虞家無關。」
張須陀琢磨了半天,右手攥拳猛地打在左手掌心。
啪!
「好!
請辭!」
「等下我就和梁王請辭,明天上朝就上奏陛下,調我隨軍出征高句麗!」
高士廉心中一喜。
有張須陀打頭陣,自己也好找借口退出梁王府。
任誰都看得出來,大隋要完了。
在這種情況下,跟着梁王楊恪瞎混什麼勁?
反倒是明哲保身,才是上上之選。
「張將軍,高句麗山高路遠,本王可是擔心你的身體啊。」
張須陀的話音剛落,楊恪便在書房外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
見被梁王撞上,張須陀不禁老臉一紅。
「有勞殿下挂念。」
「臣身為大隋武將,恰逢征討高句麗之時,自然應當馬革裹屍,以身報國!」
楊恪笑,笑容格外燦爛。
看上去就像是人畜無害的小綿羊。
「三位大人,本王知道你們想的是什麼。」
「不瞞你們說,本王也知道大隋千瘡百孔,已經病入膏肓了。」
「但大隋一天沒倒下,本王與三位大人不都應該竭盡全力的匡扶江山社稷嗎?」
楊恪的目光在三人身上來回逡巡不定。
他也清楚就算是楊廣下旨,可三人不會一上來就對自己忠心耿耿。
甚至之前的楊恪還給人一種白痴、傻瓜的印象。
所以,無論是高士廉,還是虞世南與張須陀,都需要楊恪自己花費時間、精力去贏得他們的信任。
虞世南實在忍不住,嘴角不受控制的微微上揚。
只是這一個細節,便被楊恪敏銳的目光捕捉到。
「虞大人想說什麼,不妨暢所欲言。」
虞世南乾咳幾聲,極力掩飾着自己的尷尬。
他從椅子上站起,雙手抱拳,問道「臣斗膽問一句,梁王殿下打算如何中興大隋?」
虞世南看似恭敬,可他俯身彎腰的一瞬間,眼神中充滿蔑視。
一個傻子當了監國,就想着力挽狂瀾。
這不是蠢。
是瘋了!
楊恪挑了挑眼眉,他甩了甩手裡攥着的十一張圖紙。
「既然虞大人問起,那本王不妨告訴你。」
「這十一張圖紙,便是中興大隋的第一步!」
三人的目光聚焦在紙張上面,臉上都閃過困惑又輕蔑的神色。
楊恪早就想到了三人會有如此反應。
他對高士廉吩咐道「高大人,麻煩你前去尋找十一個互不相識的工匠。」
不等對方回答,楊恪又對虞世南說道「虞大人,聽聞江南虞家頗有家產。」
「在長安城內也有不少宅院。」
「……」 梁王這話是什麼意思?
難道是在暗諷江南世族?
虞世南臉頰一抽,表情僵硬的點點頭。
嗒!
楊恪打了個響指。
「很好,麻煩虞大人借給本王一處僻靜的宅院,越不起眼越好!」
楊恪又對張須陀下令道「張將軍,你立刻調遣五百精銳,將虞大人提供的宅院嚴密看管起來,任何人不得接近!」
「至於你想請辭的事……」 「本王看還是免了吧。」
「想要以身報國,不一定非要去高句麗。」
「相信本王,用不了多久,張將軍會有機會的。」
 

《就這你還讓我監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