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恐怖復蘇:我是最強關係戶
恐怖復蘇:我是最強關係戶 連載中

恐怖復蘇:我是最強關係戶

來源:google 作者:九月殿下 分類:懸疑

標籤: 張一陽 徐龍 懸疑

「壽城有個陽頂天,凡事找我必掏錢,虧心買賣咱不幹,懲惡揚善必靠前」一句耳熟能詳的打油詩,一個已經沒落的家族一個地府在人間的代言人守護人界千年的家族凋零可是誰又能知道,我可是冥界最強的關係戶!展開

《恐怖復蘇:我是最強關係戶》章節試讀:

「就是這了。」...

帶着徐龍又回到了壽山之上,站在壽山的山腳下,張一陽指着半山腰處哪個高聳的石門。

「這就是趙家的祖墳了,怎麼,看出什麼來了嗎?」

「青龍閉目,氣息絕斷,生陣變死陣,什麼人這麼狠?」

徐龍只是抬頭看了一眼,眉頭便皺了起來。

「天兒,你這活有點大啊。」

「是啊,我們張家傳承了這麼多年,只在一個人身上見過這種手段。」

「程日天?」

「嗯……」

聽到徐龍說出程日天的名字,張一陽默然了。

對於張家來說,程日天這個名字就是個噩夢。曾經以一人之力,差點將整個張家滅門,最後沒辦法,張家不得不從關內舉家遷徙到關外。最後在壽城縣紮根。

壽城縣的人,都知道關於陽頂天的打油詩,卻不知道,陽頂天這個諢號,是張家在外行走的佚名。

只要是張家的人在外行走,都會打上陽頂天的名號,而在壽城縣,陽頂天這個名字不過才出現了三十幾年而已,而在這之前,一直都遊走在關內的庄博市。

「沒想到,這個程日天有這麼大的能耐,逼的你們太乙神數的傳人到這個地步。」

徐龍伸出手,搭在了張一陽的肩膀上,輕輕拍了拍,出聲安慰道。

「是啊,但也沒辦法,宿敵之間,都是天意。」

張一陽嘆了口氣。

「對了,這個風水,搞得定嗎?」

「搞得定,就是廢點力氣。」

說完,徐龍從腰間抽出手斧,對準旁邊的一顆柳樹猛地一劈。

『啪……』

一個人抱都勉強的柳樹在這一斧子下出現了一條深深地裂痕,隨後就見徐龍從裂痕中抓出一條蟲子,隨後在地上隨便撿了一個水瓶放了進去。

「走吧,上去。」

把斧子又塞回了腰間,徐龍招呼着張一陽帶路。

來到墓地後,只見趙軍已經叫人過來了,一群人正搭着棚子,還有一群人在墳墓前手忙腳亂的挖着。

而徐龍此刻蹲在了地上,用手掐了一個八卦,隨後挪了幾步,隨手撿起了一根柳樹枝,在地上開始畫起了法陣。

過了大概兩分鐘,一個精緻的法陣畫好,之後就見徐龍把瓶子里的蟲子拿了出來,放在陣法中間。

「幫我看一下,我去取點東西。」

說著,徐龍站了起來,徑直走到老頭的墓前。

「喂,幹嘛的。」

在墓地幹活的人可不認識徐龍是誰,見他徑直的跑到墓前,不由得有些生氣。

「本家叫來辦事兒的,你們干你們的。我就看一眼。」

徐龍沒跟他們多廢話,直接跳到了墓里,兩隻腳站在棺材上。

『啪……』

用斧子劈了兩下棺材板,只見那上好水沉木做的棺材板竟然跟豆腐一樣,被斧頭一劈就變成了渣子。

陽光落下,透過被劈開的縫隙,落在了棺材之中。

只見原本應該躺着找來太爺的棺材竟然是空的。裏面趙老太爺的屍體早就不知去向。

「哎呀,這是咋回事兒啊!」

幹活的人剛想阻止徐龍,但也看見了棺材中的一幕。連忙打呼起來。

這一叫不要緊,直接把一旁幹活的人都驚了過來。紛紛圍着墓穴。

「什麼情況?」

張一陽也聽到了聲音,連忙跑了過來。

「成粽子,跑了。」

一邊說,徐龍一邊指了指棺材一旁,只見一個直徑大約三十厘米的洞,就這麼在棺材的一邊。

「你們把棺材挖出來,抬到棚子底下,該怎麼做還怎麼做,就當屍體在棺材裏。」

張一陽皺了皺眉,隨後招呼人接着幹活。

這些工人是認識張一陽的,來幹活之前趙軍特意打過招呼,讓他們聽張一陽的安排。

可是現在,大白天的就在墓地發生了怪事,讓所有人都有些不寒而慄。都表示不敢動了。

最終,還是張一陽一個勁的保證,大白天不會出事,眾人才小心翼翼接着幹活。

而張一陽和徐龍二人互相對視一眼,隨後徐龍彎下腰,在棺材邊抓起了一把墳土。

一個閃身,徐龍便從墓穴離開,來到剛剛畫下的陣法前,把那把墳土蓋在了被固定在陣中心處的蟲子身上。

在弄完之後,張一陽明顯感覺到墓地周邊的氣溫上升了很多,不再像之前那麼陰冷。

而不遠處,那塊『龍頭』也恢復了以往的氣勢,大有直衝雲霄的架勢。

「成了?」

「還不算,這只是恢復了形,要徹底恢復,還要等哪個老粽子解決之後。」

徐龍有些虛弱,布下這個陣法,着實耗費了他不少的心血。

「好,剩下的就交給我了。」

說完,張一陽將徐龍攙了起來。

「對了,這個你帶着,雷劈木和萬度鐵做的,陽氣重,對付哪個老粽子用得到。」

向山下走的時候,徐龍從腰間抽出了斧子,交給了張一陽。

接過斧子,張一陽沒有說話,只是把斧頭塞進了腰間。便將徐龍送了回去。

將徐龍送回去之後,張一陽按照趙軍給的地址來到了別墅。把袖帶中的幾枚銅錢分別放在別墅的四個拐角。最後,把徐龍借給他的斧頭抽了出來,四下看了看,最後劈在門外的一顆槐樹上。

做完這些後,張一陽盤坐在槐樹下,閉目養神,靜靜地等待。

很快,天色暗了下來。

抬手看了看時間,已經晚上九點多了。

在東北,三月份的天很短,黑天很快。

所以,在九點多的時候,天已經漆黑一片了,除了天上少數的幾顆星星和遠處幾家還在晾着的燈光之外,別墅門前顯得十分寂靜。

『沙沙沙……』

一陣蠕動的聲音從遠處河邊的蘆葦叢傳了過來,隨後,就見蘆葦被撥開。本應在墓地的趙家老太爺竟以一種奇怪的姿勢從蘆葦叢中爬了出來。

在聽到動靜之後,張一陽猛地睜開雙眼,把手伸到袖帶里,悄悄抓住了一把銅錢。

『嗷嗷!』

伴隨着恐怖的叫聲,趙家老爺子猛地向張一陽飛撲而來。

之前還未成形,被張一陽嚇跑,這讓趙家老爺子的怨氣更加的濃郁。

《恐怖復蘇:我是最強關係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