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快穿之我把自己上交國家
快穿之我把自己上交國家 連載中

快穿之我把自己上交國家

來源:google 作者:月亮上的李子樹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月亮上的李子樹 湛書雲

生在紅旗下長在新時代的湛書雲莫名其妙的被一個快穿系統綁定了湛書雲知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異常,作為一個雙商不高的自己是絕對沒辦法掩蓋的既然如此,不如把自己上交國家了吧湛書雲愉快地在一個一個不同異世界遊歷的同時,也給自己的祖國帶回了很多不一樣的東西看着自己的祖國腳蹬風火輪似的飛速的發展,湛書雲笑了……第一個世界:古代嫡長女的悠閑生活第二個世界:拯救陽耀大陸……展開

《快穿之我把自己上交國家》章節試讀:

春天是萬物復蘇的季節,鶯飛草長,空氣中充滿了荷爾蒙的味道,動物們開始鬧春……

貓了一個冬的貴族夫人、貴族公子(小姐)們也走出了家門開始頻繁的宴會,相看合意的媳婦(女婿)、妻子(相公)。

這讓人不禁想起詩人孫蕡筆下的「今日良宴會」南園有佳人,窈窕桃李顏。容華一何麗,顧盼生光妍。進退禮自防,秉德幽且閑。良媒候嘉意,君子希令言。鴻雁念儔侶,關睢鳴河間。盛年若流水,隱處獨長嘆。雖不是十分貼切,也不遠矣。(——作者明朝.孫蕡)

花會在城郊芳菲苑的桃源中舉行。

兩匹油光水滑的赤色駿馬踏過青石街道,邁着優雅的步伐,拉着烏色馬車慢慢駛近,緩緩地駛過芳菲苑的大門,停在二門外。

門口侍候的褐衣嬤嬤見狀立即帶人上前幫忙栓穩馬車放下腳蹬。青色的帘子被纖長的手指掀起,從中彎腰走出一個面帶微笑的圓臉少女,只見她就着小廝伸出的手下車,然後從袖中摸出一個綉着銀色絲線的玄色香囊遞給嬤嬤「勞累這位嬤嬤了」。說完圓臉少女旋即轉身「夫人、小姐,芳菲苑到了」。

褐衣嬤嬤熟練地接過香囊略微掂了掂,臉上的笑容深了深,殷勤的上前幾步,抬眼看了看彎腰走出馬車的少女,伸手虛扶住少女的手,笑道「夫人、小姐,我家太太、小姐已經恭候多時。」

只見眼前少女身着淺紫織錦長裙,牙白色的絲線在裙擺綉出一圈竹葉狀花紋,外披一件黛色紗衣,烏黑的秀髮綰成雙丫髻,發間略微點綴了幾支閃着黛色紋路的玉簪,戴着與長裙同色的耳飾,顯得十分簡潔清麗。烏黑的雙眸顯得神采飛揚,眉目間透着股子淡淡的書卷氣。

隨後而出的少女臉上薄施粉黛,一身淺藍色織錦長裙,裙擺上綉着奇巧遒勁的枝幹點綴着淡粉色的梅花,腰間一根同色的錦帶束住盈盈一握的腰身,頭上如意髻斜簪一朵新摘的桃花,配着瑩白的玉簪和淚滴狀耳墜,少女眉黛含愁,一雙似喜非喜的含情目,粉面點朱,欲語含羞。

褐衣嬤嬤心裏拍手贊道好一對亭亭玉立、嫻靜脫俗的姐妹花!

「母親,我們到了」紫衣少女歡快地對着馬車道。

「芊兒,今日在別家做客,你且莊重些。」馬車中走出一位身着水色深衣袍服氣質典雅的夫人,嫌棄滿滿的詞句中卻透着絲絲寵溺、絲絲無奈,說著便扶着紫衣少女和褐衣嬤嬤的手,端莊地走下馬車。

原來紫衣少女是居芊,那藍衣少女便是居琴了。

「居夫人,我家夫人小姐早就盼着您來。」褐衣嬤嬤彎着腰,小心地扶着居溫氏的手,笑容可掬地說道。

居溫氏溫柔一笑「你家夫人讓我甚是想念,上次宴會和你家夫人聊得十分默契,今日有時間可得在一起聊聊。」

說著居溫氏提步向前,居芊、居琴以及隨後下車的居王氏、居張氏略後一步,蓮步輕移,走進芳菲苑的二門。

門內十分寬敞大氣,轉過影壁可見四處蔓延的古樸而蒼翠的藤蔓,翠綠間或者點點淡黃色的小花,十分賞心悅目。

行幾步穿過月亮門,還未轉過照壁,耳邊便傳來一陣清脆銀鈴般的聲音「居家姐姐,你可來了。」聲音的主人眉目含笑,唇邊兩個小酒窩帶着喜氣,是一位讓人見之便想親近的優雅婦人。她身旁站着一位同樣有兩個小酒窩、梳着百合髻的高挑少女。

只見這位婦人上前幾步拉起居溫氏的手道「知道你愛一口白眉,早早地專門給你備着呢。」

又轉頭看着居芊幾人道「讓我猜猜這幾位是誰?這兩位是你的長媳婦和兒媳婦吧,一看就是溫婉端莊、孝順醇厚之人。姐姐你可真有福氣!旁邊這兩位妙齡女郎想必就是姐姐的女兒了。這麼漂亮的女兒,姐姐你可真是藏得嚴嚴實實的。」

「是我的不是。這是長子媳婦王氏、次子媳婦張氏,長女居芊、次女居琴。」居溫氏轉身道。「來,都見見應夫人。」

應夫人於氏是太常寺卿應平的原配夫人,出身清泉於氏,武將之家出身,為人豪爽。應家在朝中是著名的中立家族,這也是居溫氏與之交好的原因。

「見過於夫人」居王氏、居張氏、居芊、居琴上前行禮道。

「叫什麼夫人,我與你娘情同姐妹,叫姨吧。」應於氏笑着從侍女手中接過錦盒,分別遞給居芊居琴,又回首對居王氏、居張氏說「別怪姨厚此薄彼,結婚的媳婦可沒有了。」

居芊、居琴微微回頭看看居溫氏,見其點頭,便大方接過錦盒「謝謝姨」。

居王氏、居張氏連忙道「謝謝姨的厚愛,是我們失禮,該我倆孝敬姨才是。」

「這是我女兒,應安安。」

「應安安,見過居夫人,見過兩位嫂子,見過兩位妹妹。」應安安上前大方行禮道。

「見過安安妹妹(姐姐)。」雙方相互行禮道。

居溫氏揚起一抹笑容,從手腕抹下一個翠色手鐲,拉着應安安,套在她手上「只有安安這樣嫻雅舒麗的孩子才配得上這個玉鐲。芊兒琴兒稱你娘為姨,你稱我居夫人,莫不是見外。」應安安羞澀低頭,輕回頭看看她母親應於氏。

「是你居姨的心意,拿着吧。安安,今日可要做好主人照顧好大家,要是兩位嫂嫂和兩位妹妹不舒適,我可會拿你是問。」

說著便挽着居溫氏的手,領着幾人換乘側邊候着的軟轎,前往桃源「居姐姐,走吧,今日可要好好鬆快鬆快。」

桃木,屬薔薇科植物。其花具有很高的觀賞價值,是古時文人吟詩作賦的常用素材。

李賀有詩云「況是青春日將暮,桃花亂落如紅雨。」用紅雨形容繽紛飄落的桃花。

陶潛的《桃花源記》也描述「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望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桃花有重要的藥用價值,有疏通經絡、滋潤皮膚之用。除此之外還有重要的食用價值,可製成桃花丸、桃花茶等食品。

常見種類有小花白碧桃、大花白碧桃、五色碧桃、千瓣桃紅、紅碧桃、絳桃、綠花桃、垂枝碧桃,此外還有壽星桃、紫葉桃等(查自8U58藥材網)。

居芊雖不愛種花,但在似雲霞似紅雨的桃林漫步,也是讓人流連忘返、別有一番滋味。春風拂過,揚起幾片落英繽紛的花瓣,在素白的手指尖輕盈旋轉,伴着悠然的桃花香氣。伸手摺一支盛開的桃枝,別在腰間。

行幾步路靠在灼灼其華的桃花樹下,做一個「桃花樹下的桃花仙」。如果能就着一杯清香怡人桃花酒和幾塊精緻小巧的桃花酥,就真真是「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還須花下眠。」這樣閑適的日子真的能讓人忘卻一切凡塵俗世,正如像唐寅所訴「但願老死花酒間。」(——出自明.唐寅)

「不要喝醉了,忘了你的任務啦」小九的聲音穿過夢幻的美景、沉醉的幻想,把正在做「桃花仙」的居芊拉回現實。

《快穿之我把自己上交國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