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來一位新學子
來一位新學子 連載中

來一位新學子

來源:google 作者:范乘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良娣 赫連景

是多少的血與淚堆出來的高台我便是在這一年的開春,認識的當朝太子——赫連景大哥說家裡的西席先生已不足以教我了,要帶我去宮裡的善學堂念書那裡專是些天潢貴胄和權展開

《來一位新學子》章節試讀:

是多少的血與淚堆出來的高台。
我便是在這一年的開春,認識的當朝太子—赫連景。
大哥說家裡的西席先生已不足以教我了,要帶我去宮裡的善學堂念書。
那裡專是些天潢貴胄和權臣之後,每日來教書的也是當朝的太傅。
因常年纏綿病榻,我很認生。
但我大哥一進去,就和他熟悉的幾個王孫公子坐在了一起,一點兒也不管顧我。
正當我無措時,赫連景從大門外踏了進來。
他身上裹挾着冬雪青松的香,他讓我在他身旁落座。
「早聽說今兒要來一位新學子,沒成想是這樣嫻靜溫婉的一個小姑娘。」
他瞧我聞不得熏香,親手將博山爐抱了出去。
再回來,帶着件雪白的大氅,不由分說便披在了我身上。
大氅上綉着盤龍,我心知他身份尊貴,只是還是在眾人向他行禮,敬稱「太子殿下」時嚇了一跳。
論理說,我父親只是正二品官職,我不該坐在他身旁的。
那幾年,闔宮都在議論,說皇上和皇后在為他物色太子妃的人選。
可他都拒了,只說不急。
我不懂,只知每日到善學堂時,他都留着一件披風,放在他一側的座椅上。
漸漸的便有傳言,說他是在等我。
他在等我長大,等我到及笄,便要娶我進東宮。
「是要你做他的太子妃,可不是旁的良娣、良媛。」
三哥哥嚼舌根,我不愛聽,將臉埋進書里。
我彼時並不懂那些。
只是常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想着婚姻大事,終了便是父親做主,也不需得我如何考慮。
一直到姐姐西征回來。
我曾在家信中給她提起過這些事,她了解個大概,問我如何作想。
我迷迷糊糊搖頭,她便再問「那太子殿下對你如何?」
我想起每一日的披風和噓寒問暖,回姐姐「很好。」
她的神情緩和了幾分,但還是帶着怒氣。
她那時剛覲見完聖上,還沒換盔甲。
長劍一甩便去了南院—她把大哥從大嫂的溫柔鄉里拉出來,一腳就踹得大哥跪倒在地。
我嚇傻了,攀住婢子的手臂,聽姐姐呵斥大哥「大哥這算盤,真是打得我在西疆都聽見了!」
劍柄朝下橫在大哥頸間,嚇得大嫂慘叫一聲。
大嫂左看右看,最後撲到我面前來,要我攔着點白昭懿。
我拍拍大嫂的手,讓她安心定...

《來一位新學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