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狼狗霸總上位史
狼狗霸總上位史 連載中

狼狗霸總上位史

來源:google 作者:艾麗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徐寧寧 現代言情 陳江

二十六歲生日這天,徐寧寧接到小奶狗男友(哦不,老公,扯證了的),凌晨十二點的電話,小奶狗男友說,我在我女朋友家裡徐寧寧短暫失聰後反應過來,自己被綠了,敵方致電宣戰來了徐寧寧瀟洒投降,果斷棄渣,做足了心理準備甘當棄婦一枚,卻被傳說中的大BOSS點名談戀愛當真相的面紗被揭開,徐寧寧才赫然發現,原來原來,眾里尋他千百度,大尺度狼狗先生卻站在了別人家的燈火闌珊處曾經滄海難為水,大狼狗先生說:既然都單了,那就,再愛一次吧!愛情的模樣不外乎:幸好,你一直都在!展開

《狼狗霸總上位史》章節試讀:

徐寧寧的身心重如千斤鐵,強顏歡笑都找不到支點。

腦袋全是漿糊,說的就是她現在這個狀態。

從家裡出來,徐寧寧在附近找了一個賓館,那種老破舊改造的小賓館,68一晚。

環境就不說了,畢竟68塊錢,徐寧寧能忍。但那Wifi,老闆堅持他的Wifi 100M,快得起飛。可她愣是打不開網頁,還時不時掉線,4G網絡在100G面前像光速一樣的存在。

在僅有一張1米2小床的房間窩了小半天,徐寧寧忍不住了,怕再住下去,自己吐出的氣都得帶着霉味。

她關了電腦,去了旁邊的一個網吧。為了不使自己的泡泡眼招致過多關注,她在路邊的小攤順手買了個墨鏡。

別說,戴着太陽鏡進網吧的感覺還不錯,時不時投過來的小屁孩們的目光,讓她瞬間覺得年輕了。

她忍痛要了個卡座,貴是貴了點,但隱蔽性好,她不用一直戴着那賊重的墨鏡。

來網吧又能幹什麼呢?

她原本只是想找一個孤單的隱蔽的藏身處,安放一顆沉甸甸的心情,並沒想好藏好後要做什麼。她不追劇,遊戲也打得稀爛,大屏幕21顯卡的電腦對她並沒有吸引力。

她想到了那個人,千里江陵,她的筆友。初中時的筆友,現在叫郵箱友,簡稱郵友。

她懷着無比沉重的心情給千里江陵發了一封QQ郵件

見信安好,好久不見,我們又可以恢復邦交了。

回信來得很快,只有一個問句

又分手了?

沒等她回信,對方的第二封郵件來了

這次,叫離婚么?

這人哪壺不開提哪壺,徐寧寧眉峰高聳,突然就後悔第一時間去找這個從未謀面的所謂網友傾訴了。

她回郵件道

是啊,分手了,領過結婚證的,後面還會領個離婚的。

曾經,她給千里江陵說自己去扯結婚證了,千里江陵說什麼都不信,她把結婚證拍照發過去,有圖有真相。

換來千里江陵的一個手工贊,回信道

你牛!跟菜市場買菜似的,胡鬧!兒戲!

如今千里江陵回信依然說不信。徐寧寧沒有離婚證可以上圖,但她知道,這個婚是必須離的。

就算昨天她還在可憐巴巴問能不能挽回,那也只是情到深處,話趕話,不死心,冷靜一點,她就知道,倆人再沒有可能了。

對於傷害自己的人,如果情有可原,徐寧寧是個大度的人,她可以不計較。

可對於故意羞辱自己的人,徐寧寧眼裡不容沙。

徐寧寧把歐曉偉和那隻小羊羔午夜十二點乾的事惡狠狠在鍵盤上敲了一遍。

她邊敲邊淚如雨下,只收到一串「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回信。

這個人——

徐寧寧氣結,但經過千里江陵的一頓插科打諢,兩人閑聊一陣,她心情舒朗多了。

江安市十月的白天燥熱難捱,晚上卻涼風習習。

徐寧寧一整天沒吃東西,肚子餓得「咕嚕咕嚕」,想着晚上黑燈瞎火,誰能注意到自己的腫泡眼,出去找點吃的,走走也好。

千里江陵,是她初二時結識的一個筆友。在那個互聯網不發達的時代,荷爾蒙無處安放的少男少女為了排遣心中的小情結,流行交筆友。

徐寧寧也在一本中學生熱門雜誌上刊登了自己的聯繫方式,和交友宣言。

她的筆名叫想吃蛋糕的玲玲。

交友宣言是你若不離,我便不棄。

消息刊登出去的當年,堪稱她的社交鼎盛時期,最多時一天幾十封信要回,一年寫了幾千封信,那一年的零花錢全部砸在了郵票上,窮困撂倒無米果腹時,全靠陳光耀的救濟。

還好熱度來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就只有數個筆友沉澱了下來。

等到那數個筆友眼見着也聊不下去的時候,一個叫「千里江陵」的筆友從桂林市寄來了信。

千里江陵的信內容永遠簡短,第一封信只有一句話

我和你同年同月同日生,很高興認識你。

信里有一張照片,那是教科上出現過的桂林山水。

從未出過江安市的徐寧寧被那張照片震撼到了,太美,直擊天靈感的美。

她當即回了信,問道照片是哪裡?你拍的嗎?

千里江陵的回信直到一個月後才收到,也只有寥寥數語

是的,是我家門口的風景。有機會過來玩。

信里夾了另一張桂林山水照。那照片彷彿光環加成器一樣,一下就給素未謀面的千里江陵籠罩上了神秘又誘惑的光環。

雖然心疼一張郵票每次只運載那幾個字,幾句話,但因着每次不同的照片,以及那句無法抵抗的邀請有機會過來玩。

徐寧寧愣是把這份友情堅持到底。

因千里江陵回信堪稱龜速,他們一年其實也寫不了幾封信。

後面,千里江陵說自己也來江安市了,通信也沒變頻繁。

後來,手機普及到中學生群體中,智能手機也接踵而至,他們的通信從線下轉移線上,變成QQ郵箱通信,徐寧寧的QQ還是千里江陵幫申請的。

他們靠信和郵件通訊。徐寧寧提出過網友奔現,或者打語音,都被千里江陵拒絕了,千里江陵說不習慣把熟悉的陌生人變成陌生的熟悉人。

這句話拗口,徐寧寧費解,卻贊同。

就這樣,明明有QQ,明明可能都在江安市,兩人堅持通過郵件傳書。

這就像專屬於二人的隱秘的小遊戲,別有一番風趣。

兩人斷了聯繫,是在徐寧寧大學時,她第一次交了男朋友。

徐寧寧發郵件給千里江陵絕交,理由是有夫之婦不能撩騷,撩騷就是精神出軌,反之亦然。

徐寧寧大喇喇寫郵件道你有對象了我也不介意你這麼做。

還沒等到千里江陵回信,她的第一次戀情就宣告結束了。

傷心之餘,她厚着臉皮給千里江陵發郵件,乞求對方原諒。還定了個破規矩友情長存,但如果愛情來了,就給讓路。愛情走了,友情再續前緣嘛。

千里江陵大方地表示不計前嫌,兩人的聯絡反而變得更多。

這些年,徐寧寧陸陸續續跟千里江陵斷交過幾次,只有這一次最長久,從她領證後,不管跟歐曉偉再怎麼吵架,也沒有找過千里江陵。

千里江陵倒是發了幾封調侃和祝福的信,她一概沒回,以示好好過日子的決心。

站得高,摔得疼,弓拉得愈滿,反彈力愈大。

那通電話後,徐寧寧悲痛之餘,想起為了歐曉偉,斷交了千里江陵這麼一個多年老友,還不回人家消息,這是多大代價啊。

為了那種蠢驢子蛋,媽的,真不值。

徐寧寧報復性地第一時間找千里江陵恢復了邦交。

還好,友誼常青,千里江陵還在!

徐寧寧走在繁華的人行天街上,人潮攢動,車流不息。

夜色隱匿了光明,也隱匿了悲歡。

沒有人注意到淚流不止的徐寧寧,黑夜令天空失去了顏色。

就算,被人看見了,徐寧寧也顧不上了,媽的,眼淚根本止不住啊。

徐寧寧出去一趟,東西沒吃着,眼淚水流一堆,眼皮腫得更脆弱,抬眼眨眼都是火辣辣地疼。

她不敢回網吧了,偷偷回了旅館,叫了外賣。

千里江陵有郵件來,關心她是否健在。

徐寧寧苦笑,回道死不了。狗羊崽子死了我都活得好好的。

傷心處,她忍不住把陳光耀找媳婦連累自己無家可去的事也傾訴了番。

她早給千里江陵講過自己的家庭情況,也講過只要陳光耀找媳婦,自己就要搬出去。

可兩件事前後腳來,故意令她難堪似的,她不免氣結。

她本想等着售樓處給員工的宿舍裝好,搬去員工宿舍,她好歹也是售樓處的項目經理,管着售樓處那一方山地,按景泰的員工福利,她是有權獲得一個小單間的,前提是要有。

做房地產做物業的,別的福利不見得好,住宿這塊向來慷慨,不為嘛,地主家自己的地,隨便劃拉個犄角旮旯就可以當員工宿舍。

景泰香灣作為景泰力推的高端江景房(翻譯過來,就是貴),售樓處的打造也是超高端超逼格的。

獨棟四層圓形建築,玻璃幕牆,肉眼可視的貴氣。

在它的後面,1號樓和2號樓已經封頂,樣板間已着手裝修,員工宿舍就在1號樓架空層,公司本計劃樣板房裝修完後順帶裝下員工宿舍,貼點磚,通上水電,裝上空調就行。這一安排遭到了物業部從上至下的抗議。

物業部的領導對地產領導說「銷售部門都是公司在外面租精裝房,我們物業的兄弟姐妹,工資本來就低,連個落腳處都沒有,大家心理落差太大。」

以徐寧寧為代表的員工嘛,從現實主義出發,員工宿舍環境再不濟,免費呀,省錢,強烈要求公司先解決員工宿舍問題,不然招不到人。

公司方面引起重視,把員工宿舍的裝修放在前面。

可差着的這幾天,讓徐寧寧犯了難,回家吧,自己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肯定瞞不過人精一樣的孫貴蘭,租房吧,一兩個月不好租,也花錢呀。

徐寧寧向千里江陵吐槽到,實在不行,就在這個68塊錢賓館住兩個月得了,比租房省事。

主意打定,徐寧寧再看68塊錢的小賓館,都有了歸屬感。

小賓館畢竟悶潮霉,住了兩天,徐寧寧就快受不了,池路路的復工電話打在了她的心坎上。

雖然精神狀態不佳,徐寧寧硬着頭皮去了。打打粉底,塗塗眼影,狼狽的樣被掩蓋了七八分,剩下二三分見鬼去吧,愛誰誰。

池路路關心徐寧寧歸關心,看她這樣子,也是真急啊,訓練小妹妹們站姿走姿,自己率先沒個正形,訓練小妹妹標準微笑,自己笑得比誰都難看。

小姑娘們青春年少,沒心沒肺,看見徐大經理不似往常嚴厲,反在心裏竊喜。嘰嘰喳喳講個不停,全是太子爺。

有人從網上翻出了太子爺另外的專訪照,驚得一眾小姑娘連蹦帶跳。

有人根據太子爺的採訪,推斷出太子爺的年齡在25-28之間,也就是皇少爺本少了。再一減自己的年齡,八九不離十啊。

徐寧寧看小姑娘們犯花痴,心下好笑,插不進話題,也懶得給忠告。

太子爺再優秀,再帥,可那是太子爺啊,又不是插花!

跟售樓處這幫月薪到手六千塊的純花瓶們能有什麼交集。

她是現實主義者,白日夢不愛做。

但姑娘們的熱情感染了她,是呵,兩條腿的蛤蟆沒有,兩條腿的男人少了么。

去了一個小奶狗,還有千千萬萬小奶狗。

我,徐寧寧,這麼年輕,風華正茂!

徐寧寧在心裏吶喊,可轉頭想到千里江陵的話,從此以後,自己就是離過婚的離異人士,當菜賣,那也得換個貨架擺了。

該死!

媽的!

自己那證扯得冤不冤!冤不冤!

更該死,這冤還沒處伸出,若說自己是被騙了也罷,關鍵是自己百分百自願。

哪個男人沒長眼會認為那一紙證書沒啥大不了?

又有誰家婆婆,能接受一個離過婚的兒媳婦?

結婚證的強大威力,徐寧寧這才真正感受到了。

那不是一張紙,那是一個棒槌,將女人從驕傲的婚戀市場打下山頭的重磅武器。

忙碌的日子總是過得快,國慶節眨眼過去。

明天就是上班的日子,太子爺正式駕到的日子。

屆時,地產部,代理公司,工程部,物業部,都要一一與太子爺見面,彙報工作。

物業部的大小領導也會來一串,一是歡迎太子爺走馬上任,二是接受太子爺對工作的檢閱。

據說,太子爺除了是本項目的負責人,在地產集團也擔任什麼要職,跟物業部多有交集。

池路路的緊張達到了頂點,美女們的熱情也張到了極點。

10月8號,作為售樓處當仁不讓的管家部門,由物業部總經理率領大部隊早早迎候在了停車場。

地產部和代理也派出了不少代表,當然,清一色大美女。

那陣仗儼然,眾人神情肅穆。

從路人的角度看去,這幫由穿西裝革履的率領着穿禮服的穿制服的團隊顏值之高,可以原地出道了。

隊伍之浩大,場面之壯觀,路過的人還以為在等哪位大人物呢。

《狼狗霸總上位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