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冷將軍的重生妻
冷將軍的重生妻 連載中

冷將軍的重生妻

來源:外網 作者:冷憂月白夜弦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冷憂月白夜弦 歷史軍事

身為國公府的嫡長女,冷憂月表示,上一世的她不僅智商不在線,連眼光都有問題。錯把豺狼當親人,錯把渣男當成寶!重生後,她每天樂此不疲的收拾極品,整頓家風,順便再將自己的小金庫再擴充擴充,京城首富她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各路美男投懷送抱,冷憂月還沒來得及享這齊人之福,就被一道聖旨給貼上了某人的標籤!喜提冷麵將軍一枚!展開

《冷將軍的重生妻》章節試讀:

冷憂月這才起身,算準時間,半柱香過了,韓相伯也該到了。

正要離去,卻聽那打板子的下人問道,「大小姐,這張媽媽的屍體怎麼處理?」

冷憂月嫌惡的看了一眼,上一世,這張婆子幫着胡氏壞事做盡,不僅時時算計她,私底下還欺壓國公府的奴才,做的更大膽些的,便是將那些犯了錯的奴才私自發賣出去。

她上一世不懂事,也不知道發賣出去是什麼意思。

直到後來,才知道這所謂的發賣,是將相貌好些的賣到窖子里去接客,相貌差點的,便賣到窮山村去給那些鰥夫做續弦。

慘無人道。

「丟到山上喂野狗吧!」

下人愣了愣,額角卻滲出了細細密密的冷汗來,連忙應道,「是!」

這話,趙福自然也聽見了,這一百板子沒打死他,還殘存着一絲意識,原本已是迷迷糊糊,可聽了冷憂月這一句『喂野狗』,瞬間就清醒了不少。

也顧不得自己已是重傷在身,喊道,「奴才有眼不識泰山,奴才知錯了,以後一定唯大小姐是從!」

冷憂月沒有答話,只用眼角的餘光瞥了他一眼,便揚長而去。

此時,高景瑜帶着胡鈺瑤出了冷國公府,長孫燕則是先走了,出了這樣的事,她這個跑腿的自然要先去鎮平候府彙報今兒個的情況。

「景瑜哥哥,這可怎麼辦好?」

胡鈺瑤一上了馬車,便是梨花帶淚的撲進了高景瑜的懷裡。

冷憂月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說出了她已懷有身孕的事,紙怕是包不住火了,這樁事若是不早定下來,總有一天會傳遍整個京城的。

到時候,她就真真成了京城中人人茶餘飯後的笑柄了。

想到這裡,胡鈺瑤恨的銀牙緊咬,一雙眼睛裏全是毒光。

「瑤兒,你別怕,我一定會娶你進門的!」

原本以為冷憂月是個沒見識的村姑,被人輕薄了之後,定然沒臉再做高景瑜的正妻了,她再藉機出來,安撫一番,並表示願意讓她做高景瑜的平妻,想來那村姑定然是感激涕零,以後以她為尊。

卻不成想……

「你何時娶我進門?你讓你母親明兒個就去我家提親,和冷家的婚事,退了就退了!」

胡鈺瑤有些恨鐵不成鋼。

她都這般狼狽了,可高景瑜除了嘴上安撫她幾句,壓根連個決斷都沒有。

這些話,還要她這個女兒家來說。

「這……」一說到去胡家提親,高景瑜面露難色。

要知道,這樁婚事是他爹鎮平候和冷國公在十幾年前就訂下的,鎮平候出征前放了話,便是這冷憂月是個缺胳膊斷腿的,他也一定要將人風風光光的迎進門。

眼下鬧成這樣,高景瑜也不知如何是好。

「景瑜哥哥,你難不成想始亂終棄不成?」

胡鈺瑤心下一沉,不禁對高景瑜的感情有些懷疑,若是高景瑜真心愛她,怎麼可能連個婚事都搞不定?

「當然不是,我這就回府和我母親商量此事!」

高景瑜連忙否認,將胡鈺瑤柔軟的身子摟進懷中。

心中也是一團亂!

《冷將軍的重生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