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冷王殿下的獨寵,寵妃拚命的逃
冷王殿下的獨寵,寵妃拚命的逃 連載中

冷王殿下的獨寵,寵妃拚命的逃

來源:google 作者:憶軒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冷絕殤 古代言情 夜妖月

女強男強,甜文,獨寵,馬甲大佬!女主扮豬吃老虎,躲在男主身後求保護後來……「王爺,我要去外邊呼吸新鮮空氣,後會無期!」「王爺,聽說最近有寶物現世,我先替你去看看!」男人看着那一縷消失的背影,嘴角微上揚,若有所思!展開

《冷王殿下的獨寵,寵妃拚命的逃》章節試讀:

夜妖月看前方休息,停下動作,靠在大樹上。摸了一下大腿側口袋,熟悉的觸感,匕首沒丟!無論身處哪裡,都要隱藏好自己!臭老頭的教誨浮現在腦海里。不知道他有沒有發現自己不見了,得!沒準那臭老頭還以為自己去旅遊了呢?夜妖月想着想着,苦笑了一聲。

「誰在樹後?出來」

夜妖月頓時一愣,都怪那臭老頭,讓自己露餡!哼!

男子要走過來探查,抽出身後的利劍,一步一步靠近!

夜妖月拿出匕首,插在樹上,向樹頂攀岩。一會的功夫,已經攀岩上去。

男子握着手中的劍,向樹後劈去,空無一人。是出現幻聽了嗎?突然,抬頭看向樹頂,沒人,呢喃道遺棄森林確實是古怪!確定剛才是幻聽,男子這才離去。

夜妖月用樹葉裹住自己,那男子才未察覺到樹頂有人。

「喂,你剛去幹嘛了?」女子看着朝自己走來的人,「沒什麼,寧兒」男子溫柔的目光看向黃衣女子,狠毒的眼神無人覺察轉瞬即逝。

夜妖月坐在樹枝上,看着男人的背影,笑面虎!

不遠處有響聲,一群穿着整齊劃一銀色服飾的人走了過來。走在前排的男子坐在了已經有手下備好的桌椅上。

「寧書仙子也來湊熱鬧?」男子微笑,手下在一旁扇着兩面扇子。

黃衣女子站起身,冷笑一聲!

「哼,你們銀蛇城倒是消息靈通,這麼快趕來!」

男子噗嗤一笑,玩味的看着眼前的女子。**的身材,惹人憐愛的面容,真讓人心動,這女人,不愧是寧池的仙子!要是搶回城,不得讓那群兄弟們開心死!

黃衣女子看男子不懷好意的打量,立馬走到身旁男子的身後。

「笑什麼笑,寧兒是你能想的嗎?」

男子回過神,看着這人,道「涼國三皇子在這啊,失禮失禮!話鋒一轉,一個不得寵的皇子,沒看見也是合理啊!」接着一個手勢,手下抬起他,大笑着離開。

夜妖月聽着這邊的動靜,寧池寧書仙子,涼國三皇子,銀蛇城,默默記了下來。

有馬聲!難道是那群人!

「老大,會不會被他們拿了」

眾人騎馬過去!

黃衣女子見來人,準備進入戰鬥!

「寧池的人」

雙方見面,空氣異常安靜。只聽男人一聲令下「殺!」

寧書和涼辰浩互相看一眼滿臉疑慮,他們什麼時候惹到了,未封地的人!

兩方人馬開戰

光着膀子的男子一斧頭下去,砍斷下邊人的頭,鮮血直冒,屍體和頭一下分離。

黃衣女子見狀,拿出腰間的長鞭,甩向那人,斧頭擋住這一鞭。馬兒受驚,男人在馬背上蹬了一腳,躍起身砍向黃衣女。就在這時女子向後空翻躲開這致命一斧,將鞭子繞在手臂上,再一次展開,甩過去。鞭子的尖頭打中男子的臉,一道血痕浮現在臉上。男子被徹底激怒,怒吼一聲。抓住鞭子一角,將手中斧頭扔過去,砸中黃衣女胳膊,血瞬間染濕整條胳膊。女子捂住出血的胳膊,向左邊的男子喊去。

三皇子解決完身旁敵人,注意到黃衣女這邊。

「寧兒」 急忙幾個閃跳空翻趕到。將人抱在懷裡。

寧書忍着胳膊的疼痛大聲怒吼「雷熊,寧池與未封地這些年都未曾起戰,今日為何突然朝我們出手?」

雷熊停下手中正要劈人的斧子,緘口不言。看着寧書咬咬牙,胳膊上的青筋凸起,「寧池算個屁,殺你們還需要原因!」

此時一名手下來到雷熊馬下「老大,派去的小隊搜查後並未發現寶物」

雷熊臉色微變。他們是來找寶物,不是來戰鬥的。找寶物要緊!

一聲「撤」,眾人離去。

這仇就這麼結下了!你給我等着!寧書緊緊的咬住嘴唇!

涼辰浩抱着寧書到坐騎上,包紮傷口。女人沒好氣道「慢點,你真是沒用,讓他們走了。要是辰軒哥哥在,我就不會受傷!」女子滿臉嫌棄推開給她包紮的手。

男子緊緊的握住手中的葯,他忍!給我等着遲早有一天,他,涼辰浩,一定會把你壓在身下**哭泣!

夜妖月看完這場打鬥,已經認識到,無論在哪,依舊是強者生存!起身從樹頂躍下落下時一個翻身向那群人離開的方向追去。

涼辰浩眼神略過一瞥,似有人影剛剛消失!眼眸里充滿了疑惑!會是誰?

某處

「主子,東西已經拿到」

男人波瀾不驚的目光,望向遠處。

待影走後,男人注視手中殘缺的玉璽,傳說的下一句,想必也是真的!

夜妖月這一路上跟在這幫男人身後,偷聽到了不少的消息。

傳說中某一天會有寶物從天而降,閃過白光,帶着火焰落在大陸!只要誰擁有它,便可以統一各大陸!

白光!難道說那寶物就是那塊破玉璽!她和玉璽是一起穿越到這啦!夜妖月輕聲道。

一側有人馬聲傳來!

前方眾人背靠背站立,時刻警惕!

那人下馬悄悄靠近,低着身子彙報「老大,前方有人埋伏!」

雷熊喝道「受傷的兄弟撤回封地,其餘人跟着我」,

一人影悄無聲息的繞到靠近站在隊伍的最後一人,眼神堅毅,迅速出手,一把拉到樹後一下將人脖子扭斷,斷氣的瞬間捂住那人嘴。不一會,樹後走出一個身材比剛那人瘦弱的「男子」!

一幫人快馬加鞭飛馳而過,夜妖月嘴角輕抽一下,緊跟其後上馬。揚起的飛塵,在空中亂飛舞!

巨坑

四下里一片寂靜,倒抽冷氣!眾人拴好馬匹,等待指令。

埋伏在草叢中一排排銀色侍衛湧出,站立在巨坑邊。轎上人看了過來,冷喝「雷熊,把寶物交出來,寶物是我銀蛇城的,你不要找死!」

銀色侍衛的寶劍,向眾人逼近。

雷熊目光微凝噴出火光,大喝一聲「邢墨,世人都知這寶物代表什麼,你以為我會讓給你!做夢」

夜妖月搖了搖頭,輕嘆一聲!邢墨聽到這微弱的輕嘆,抬頭望去。

銀蛇城的男人,對身體原始**的需求非常強烈。從各處搶奪美女,滿足變態的**。銀蛇城就是女人的地獄!

邢墨對上那明媚澄清的眸,微愣。

這雙眼,太誘人!

雷熊隨着邢墨眼神向隊伍後方望去,一個弱小的人影出現在眼裡。眉頭緊鎖,這人是什麼時候混入其中,竟然沒有人察覺到!

夜妖月矇著的臉,只露出眼睛!眾人將她圍在圈中。虎視眈眈,像是食肉動物盯着食物一樣。

能進遺棄森林的女人少見!更何況是落單的女人!

邢墨玩味的露出邪魅一笑,舌頭吐出舔了舔唇。想要女人!侍衛見狀,**也漸漸浮現在臉上。握着寶劍的手,變緊!

雷熊一斧下去,夜妖月退後幾步雙手撐地,眼神冷冽,手伸向腰後,摸到一枚炸彈。站起身挺直了脊背,朝雷熊走去。

「光膀子,你過來談個條件!」夜妖月抬起手指,勾了勾,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

雷熊愣住,這女人要跟他談條件?

《冷王殿下的獨寵,寵妃拚命的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