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寥寥幾個行人
寥寥幾個行人 連載中

寥寥幾個行人

來源:google 作者:鄔漫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玉蘭 鍾恆

父母安心,還是為了我自己的私慾,我答應下這門婚事,總是沒錯的3鍾恆似乎格外開心,一邊籌劃他的書店,一邊張羅我們的婚事唯一不變的是每天接我下班這天他剛剛印好展開

《寥寥幾個行人》章節試讀:

父母安心,還是為了我自己的私慾,我答應下這門婚事,總是沒錯的。
鍾恆似乎格外開心,一邊籌劃他的書店,一邊張羅我們的婚事。
唯一不變的是每天接我下班。
這天他剛剛印好喜帖,帶來一份樣本,藉著路燈要我看。
「那邊是什麼?」
手上的喜帖還沒展開,我抬起下巴,指了指街對面。
深秋傍晚,酒樓飯店燈火通明,街道一般只寥寥幾個行人,今天卻有人聚集在一處。
鍾恆順着我的視線望過去。
「哦,那是一個測字的先生,據說佔得很准,平時不在這邊支攤,」鍾恆把我的手握住,帶着我往測字先生那走,「我們也去求一個。」
我忙把喜帖往兜里一塞。
長隊終於排到我們,老先生收去一元二角,要來我們兩人的生辰八字。
一會,在紙上寫下一個字,遞給鍾恆。
鍾恆道了謝,拿起紙端詳起來。
我比鍾恆矮了一個頭,踮起腳來也看不到紙上的文字。
鍾恆臉上的笑意漸漸收斂,眉頭似蹙非蹙。
那紙上一定不是什麼好字。
想到這,我也不再鬧着要看,只靜靜站在他身旁。
測完字的客人可以要求解字,再由老人點撥幾句。
「如果不好,不解便是,」我看鐘恆臉色不妙,拉着他走了,「運可以改,但命不能,如果你我結局既定,那這個字好壞與否,我們解字與否,都無所謂。」
一路無言。
走到我家樓下,鍾恆把那老先生測的字遞給我。
紙張被他攥在手裡,已經稍微濡濕。
「彴,」我輕聲念出來,「這不是很美的字嗎?」
彴,流星。
鍾恆依然神色怏怏,我輕輕推他肩膀,扁嘴做起了樣子。
「你不會因為測字就要和我悔婚吧。」
鍾恆立馬搖頭反駁「和你結婚,我開心得很!」
路燈昏暗,他又戴着一頂帽子,帽檐的投影遮住上半臉,嘴角一邊掛一個笑渦。
我也笑了。
「這樣才對。」
我向他擺手告別,回屋了。
進屋後我跑進自己的房間,從兜里掏出喜帖,小心地展開來看。
「夫鍾恆妻白玉蘭」看着親密無間貼在一起的兩個名字,我渾身發起燙來,心裏**,把這張小小的紙片看了又看。
我和鍾恆的婚事來得倉促。
宴席定在全上海數一數二的飯店。
看着來往的賓客,我不由得唏噓年前大姐結...

《寥寥幾個行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