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婚後,季少追妻火葬場
離婚後,季少追妻火葬場 連載中

離婚後,季少追妻火葬場

來源:google 作者:不是九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丞霖 宋夢暖 現代言情

傲嬌彆扭精vs人間小太陽她的愛有毒,愛上季丞霖後,宋夢暖丟了全家性命,毀了朋友未來囚婚兩年,宋夢暖欣然發現自己懷孕,卻等來一紙離婚協議心已死,夢也碎好,如果是你所願,我走便是驕傲如季丞霖,死都沒想到那個曾經滿心滿眼都是他,不論他如何羞辱驅趕都不願離婚的女人,是真的決定不愛他了!展開

《離婚後,季少追妻火葬場》章節試讀:

宋夢暖從地上撿起被蹂躪得絲絲縷縷的真絲浴袍,飽滿的紅唇抿成一條線,麻木地將它披上。

「季少,我走了。」

「滾。」

酒氣撲鼻,罵聲刺耳,她早已習慣。頂着季家一眾家僕鄙視的眼神,宋夢暖強迫自己抬頭挺胸穿越客廳和走廊,直到鑽進車子里,才用顫抖的手點燃香煙。

「呼……」

刺鼻的煙草香氣吸入,她抖成篩子的手逐漸緩和。

「呵呵。」宋夢暖對着自己嗤笑,不管跟季丞霖在一起多少次,還是會緊張啊。

今天是她二十二歲生日,也是做季丞霖妻子兼秘書的第二年整。

當年,宋夢暖還是傲嬌的宋家大小姐。她對季丞霖一眼萬年,任性地追求他,結果因為不合時宜的表白,意外毀了季丞霖與夏子晴的婚約。

夏子晴在杭城所有權貴面前受辱,驕傲如她,立即衝出宴會廳,出了車禍,當場死亡。

從此,季丞霖恨毒了宋夢暖!

他不顧一切後果,動用自己全部關係,發誓要搞垮宋家。

再後來,宋父被人算計,欠下天價賭債,在企業破產當天從頂樓墜樓身亡!從前與宋家交好的人,因為忌憚季丞霖的威勢,甚至不敢叫救護車也不敢報警,宋夢暖打急救電話,好幾個醫院都不肯接收。

就在她要崩潰之際,好友盛小虎為了救宋父,情急之下無照駕駛,將宋父送往醫院,可是在醫院門口的岔路口慘遭車禍,不僅對方索要賠償,還導致了自己一條腿殘疾,最後因為沒錢賠償,盛小虎鋃鐺入獄……

宋夢暖因為年少的任性,毀了家人的幸福,毀了自己的一生,毀了朋友的未來!

她始終不肯相信向來忠厚善良的父親會做出那種違法的事情,暗中調查了兩年,雖然一直沒有找到線索,也不肯放棄。

宋夢暖苦笑一聲熄滅煙頭,讓自己從痛苦的回憶中緩過神。

「阿良,去第一監獄。」

「是。」

黑色邁巴赫緩緩從別墅後院駛離。

手機屏幕亮了,熟悉的系統女聲響起「叮——支*寶到賬,貳拾萬元。」

宋夢暖睜開因為疲倦而充滿血絲的雙眼,立即將錢原封不動轉給另一個賬戶,動作熟練到麻木。

二十萬,是季丞霖給她定的「單次價格」。這些數字時刻羞辱着宋夢暖原本高傲的心,讓她知道自己哪怕跟季丞霖領了證,也不配做他的妻子。

一小時後。

探望完盛小虎,宋夢暖眼睛紅紅的回到車上,阿良正巧掛了電話,面無表情道「季少要見你。」

「現在?為什麼?」

她的手倏然抓緊帆布包的帶子,纖弱的身子綳直。

季丞霖要在床上和公司以外的地點見她?這是兩年來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今天是休息日,為什麼還要見我?有什麼事嗎?」

可無論她再問什麼,阿良都像是啞巴一般,雙唇緊閉,只顧開車。

半小時後,環島會所,私人高爾夫球場。

偌大的綠色草場今日只為季丞霖一人服務,除了服務人員外,茫茫草坪**只有一抹顯眼的白色站在最**,那樣窒息的配色讓她胸口發堵。

兩年了,她還是懼怕與季丞霖單獨相處,哪怕他們有最親密的關係……

阿良把她送上代步車便離開,待車子行駛到季丞霖面前,宋夢暖的手已經把帆布包帶攥**。

她低着頭,不敢看他凌冽的眸,聲音細弱「季少,您找我。」

「宋夢暖,你什麼時候開始抽煙的?」

季丞霖長身玉立地站在草坪**,他足足有一米八七的身高,比例優越,肩寬腿長,五官深邃傲然。

尤其是那雙睥睨眾生的鳳眸,不動聲色時便足夠魅惑人心。

宋夢暖從未見過赤身**和西裝革履以外的他,這樣一身休閑的裝扮竟讓她晃了眼。

真好看啊,這個她愛了五年的男人。

「我在跟你說話。」

她愣神不到兩秒,季丞霖的大手便不帶感情地鉗住了女人薄薄的下巴,強迫她的注意力回到自己身上。

男人深邃的眸中染着星星點點暴躁,宋夢暖最熟悉不過,是要發脾氣的前兆。

她的注意力立馬被扭轉,沒想到他居然監視自己,不由得緊張起來,「季少,您怎麼知道我抽煙的?」

季丞霖似乎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不怒反笑「你是在反問我么?宋夢暖,記住,你只是我發泄的工具,我不喜歡我的工具染了煙草味。」

工具……

對啊,工具。

宋夢暖明媚的秋水眸倏然失去了光芒,狼狽低下頭,強壓住內心的酸脹感,「對不起,我最近壓力大,您不喜歡的話以後不會了。」

她百依百順,模樣乖巧,可季丞霖卻胸口發堵,想都不想便嘲諷道「壓力大?是在提醒我該給你漲工資了么,二十萬不夠?」

宋夢暖呼吸一窒,她怎麼敢!

慌忙退了半步,誠惶誠恐道「您誤會了,我很感恩您願意支付我這個價格!」

他今天心情好,倒是沒真的生氣,長指掀開她polo衫的風紀扣,雪白肌膚上密密麻麻的痕迹,是他留下的。

男人勾唇,破天荒地與她聊天。「你今天去哪了。」

她不敢騙他,「去了第一監獄。」

「好大的膽子!又去看他!誰准你去的!」

男人瞬間黑了臉!

他狠狠盯着宋夢暖的臉,『砰』一聲丟掉昂貴的球杆,掐住她盈盈一握的細腰,手臂禁錮的力量大得嚇人!

啊!好痛!宋夢暖感覺自己的骨頭都要被壓碎了!

驚慌下口不擇言「季丞霖!你幹什麼!」

男人睥睨的鳳眸猛然暗沉,目中無人將她按在代步車上,「直呼大名?你是不是想把所有人都引過來,讓他們看看你是怎麼被我壓在身下的!」

男人身子發燙,下半身緊繃,這熟悉的感覺讓宋夢暖渾身發抖。

這是他每次想要她的時候,才會有的反應!

「不要在這裡!」宋夢暖巴掌大的小臉嚇得一片粉白。合同里簽訂的,她不能拒絕他,哪怕是……在大庭廣眾之下!

若是拒絕他,季丞霖有權解除合約!

不,她不能失去這個資金來源,否則爸爸欠下的賭債就沒法還清了,弟弟會被法院強制執行的,況且盛小虎馬上就要出獄,在這個關鍵時刻千萬不能出岔子。

想到家人和好友,宋夢暖所有的尊嚴頃刻消失!

她彷彿失去靈魂的木偶,從前那個宋家大小姐的氣度全部消失,緊緊攀着季丞霖的小臂,卑微哀求「求你了,季少,至少不要在這……」

「宋夢暖,你只是我的暖床工具,你的人生,註定只有求我的份。」

季丞霖的霸道,宋夢暖再清楚不過。兩年前與他簽訂了合同的那一刻,她的這條命甚至已經不屬於自己了。

男人的大掌從她腰間掀開上衣下擺,順滑地伸入。明明是溫柔的摩挲,卻不帶一絲感情。

他痞氣地勾起薄唇,是她熟悉的殘忍,眼中染了濃烈的**「你懂規矩,自己脫了。」

《離婚後,季少追妻火葬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