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劉曉月以月柔
劉曉月以月柔 連載中

劉曉月以月柔

來源:google 作者:劉曉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曉月 現代言情 陸景彥

【fqxs】或許是上輩子當了一段時間的幽魂,劉曉月心情不好的時候就喜歡漫無目的的四處遊盪,不知不覺就來到了以月柔打工的奶茶店現在正是下午五點半,人流量最大的時候對上劉曉月乾澀發紅的雙眸,以月柔一改平常的...展開

《劉曉月以月柔》章節試讀:


學校難得組織一場校園大聯誼——和一中的學生一起去避暑山莊遊玩,目的是讓同學們在緊張的備考壓力中放鬆一下。

為了不影響高三學子們的學習,學校決定將聯誼的時間定在雙休,周六周日兩天。

同學們:「……」

「老師周末我有安排可以不去嗎?」

不知道哪位勇士突然問了一句,劉曉月也很想知道,有這時間倒不如在家多刷幾道題,但是想想,和一中的人一起,那豈不是也可以見到以月柔……

劉曉月的糾結伴隨着老師的一句「不行」被直接扼殺在了搖籃里。

「去就去吧,她認栽了。」

劉曉月在不熟的人面前性格比較高冷,再加上她本身不善社交,在學校也沒有那種玩得特別好的朋友。

根據學校的安排上了一輛七座商務車之後就拿出英語題庫開始背題型。

車上的其他同學:「……」

要不要這麼內卷啊!

還好有的人也提前準備了資料,於是翻出來跟着劉曉月一起在車上學習……

司機透過後視鏡看向後面笑着點了點頭,「要是我讀書的時候有這麼努力就好了。」

外向的同學跟司機立馬熟絡了起來,幾個人不知道怎麼就聊到了傅皎月。

「司機叔叔,我們班有個全科滿分,叫傅皎月,又漂亮又聰明,真的好厲害!」

劉曉月怵,假裝什麼都沒有聽到,全身心沉浸在學習中。

車子終於到了地方,陸景彥已經在山莊門口等着了,看到劉曉月興奮的沖了過去。

「皎月你來啦!」

劉曉月輕輕「嗯」了一聲,心裏想的卻是「我們很熟嗎?你這麼熱情幹嘛?我都不知道怎麼回應你。」

負責接待的男人姓唐,看起來三十齣頭,身材微微顯福,穿了一身寬鬆的亞麻休閑裝,給人的感覺非常輕鬆。

【宿主,這個姓唐的男人就是以月柔的親舅舅,觸發新任務——滋滋,檢測到外來能量攻擊,系統就自動進入安全保護模式。】

隨着一身刺耳的咔嘰聲,蔣蔣又死機了。

以月柔還是穿着一套誇大的黑色衛衣悠哉的走了過來,冷冷瞥了劉曉月一眼,語氣冰冷道。

「少多管閑事!」

劉曉月微愣,以月柔還是第一次用這樣冷冰冰的語氣跟她說話,所以她這是被討厭了嗎?

陸景彥看不下去了,衝過去擋在劉曉月面前,憤憤道。

「以月柔,你無緣無故的,對着皎月用這種語氣說話幹嘛?」

以月柔勾唇一笑,她的唇形特別好看,唇色艷麗鮮紅,唇角微嘟,性感飽滿,可惜這麼好看的唇長在了這麼奇怪的人身上,此時淡漠地吐出四個字。

「關你屁事!」

陸景彥氣炸了,劉曉月推開陸景彥站到了以月柔面前,臉頰鼓成了小河豚。

「陸景彥,你敢凶月柔我就和你絕交!」

陸景彥:「?」

敢情我左右不是人了???

穆清野覺得好笑,搖了搖頭,他背過身拍了拍陸景彥的肩膀就走開了

「叔叔好。」

劉曉月乖巧的跟唐叔叔打招呼,唐叔叔笑得一臉慈眉善目,眼睛卻不動聲色看向了以月柔。

遲疑了兩秒,以月柔還是輕聲說了一句,「舅舅好。」

唐叔叔的眼眶瞬間就濕潤了,不過他很快恢復了過來,繼續去招呼其他的人。

剛剛的矛盾唐叔看在了眼裡,他私下去找劉曉月等人,正好看到三個人在一起燒烤。

穆清野一臉的不情願,他是被陸景彥這廝強行拽過來的。

唐叔拿來一堆好吃的推到劉曉月等人面前,穆清野挑眉,清冷乾淨的男聲傳來。

「唐叔是有什麼事嗎?」

唐叔眼眶微紅,語氣有些低三下四,「今天發生的事我都看到了,我是月柔的親舅舅,她要是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你們可以來找我,千萬不要記恨她。」

這話說的,陸景彥更愧疚了,連忙低頭。

「唐叔,沒有的事,月柔挺好的,她還是我們學校全年級第一,我們巴結她還來不及了,怎麼會記恨她,剛剛就是鬧着玩。」

唐叔的聲音有些哽咽,「月柔這孩子,身世比較的複雜,你們應該覺得她現在這樣子很奇怪的。」

唐叔斂眉,像是陷入了什麼痛苦的回憶,「我們家月柔以前多乖啊,她看到路邊的流浪貓都會抱回來好好養着,要不是發生了那件不好的事……」

「舅舅——」

以月柔的聲音突然從背後響起,帶着一絲不易察覺的慌亂。

「夜深了,就不要講這麼多話了。」

唐叔立馬站起,「不好意思,笑笑,舅舅現在就回去,不說了不說了。」

穆清野眼眸微動,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嘴裏無意識的嘟囔着,「笑笑?」

等唐叔走後,以月柔也走了,全程沒有跟劉曉月他們說一句話。

陸景彥莫名打了個哆嗦,怎麼感覺陰風陣陣的,他一臉訝異。

「你們說剛剛唐叔想說的是什麼事啊?」

穆清野白了他一眼,「別人家的事少打聽。」

第二天一大早,劉曉月,陸景彥和穆清野三個人就出發一起去小鎮上玩,聽說裏面有好多美味的小吃和特產什麼的。

陸景彥一個勁的給劉曉月買買買,劉曉月宛然失笑,覺得陸景彥這熊孩子還挺大氣的。

三個人一邊逛一邊吃,竟然也都吃下了不少東西!

「颼颼——」

天氣突然轉涼,還好劉曉月聽了系統的話穿了一件外套出來,留下陸景彥和穆清野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還真是應了那句天有不測風雲……

「撲通」一聲巨響,一個小男孩掉進湖水中,掀起了一層層浪花。劉曉月和陸景彥都愣了一瞬,穆清野毫不猶豫就跳了進去,把小男孩救了上來,還好及時,小男孩沒什麼事。

男孩媽媽臉色慘白跑了上來抱住男孩,一個勁的跟穆清野道謝,就差給跪下了。

穆清野把包里唯一的毛巾給了男孩擦身上的水,自己卻濕漉漉的。

「不客氣,我之前落水也被人救過。」

陸景彥眼睛亮了亮,走上前來,「兄弟,什麼時候?這種好戲我竟然不在場。」

以月柔正好路過,恰好目睹了這場大戲,今天這麼冷,他渾身都**,還裝作自己不冷的樣子。

「噗嗤!」

以月柔嘴角沒忍住的上揚,竟然沒控制住,笑出了聲,這穆清野死鴨子嘴硬的模樣還真的跟小時候一模一樣。

她身材高挑,笑起來的時候更是美艷動人。不知為何,兩個人目光忽然對上,以月柔一步一步朝穆清淵走去,淡淡道。

「低頭。」

穆清野竟然真的鬼使神差的低下頭,連他自己都有些驚訝,完全是下意識的舉動,就好像他本就應該這樣。

陸景彥一臉驚訝,用手用力擦了擦了眼睛,自己這是眼花了嗎?他穆哥什麼時候這麼聽話了?

以月柔踮起腳尖,用毛巾給穆清野擦頭髮,她的力道很溫柔,手也軟軟香香的,穆清野閉眼,莫名有些熟悉和沉迷。

「你自己再把身上擦擦,然後換件衣服。」

她清冷的嗓音難得染上了一絲笑意,貼着他的耳邊輕語道,「這不丟人。」

說完就要走,穆清野不自覺的就想去拉住她,卻不想沒站穩,拖着以月柔摔倒在了地上。

以月柔精緻的柳葉眉微微蹙起,她的墨鏡被摔在了地上,露出了天藍色如瑪瑙寶石般漂亮璀璨的眼睛,她的頭髮也露了出來,紅色,烈如朝陽,張揚奪目,漂亮得讓人移不開眼!

穆清野眸孔放大,一臉的不可置信,心裏又激動的發顫,「笑笑……!!!」

以月柔彎唇,笑容明艷動人,「小哥哥,好久不見。」

「笑笑」是以月柔的小名,她小時候喜歡笑,而且笑起來又特別的好看,所以大家都喜歡這麼叫她。

八歲那年她遇到了一個落水的小男孩,救了他,聽媽媽說遇到長得好看的小男孩要叫小哥哥,於是以月柔就經常這麼叫他,之後也沒再這樣叫過別人。

以月柔此刻真實情緒流露,眾人全都屏住了呼吸,怔怔的立在原地。

「剛剛那個真的不是神仙下凡嗎?」

穆清野眼眸幽深,彷彿要把把如同天仙般美麗的神女牢牢刻進心裏……桀驁不馴的少年此刻眼眶微紅,用一種飽含眷念的語氣輕聲道,「好久不見……」

穆清野小心把以月柔扶了起來,她紅色如海藻般的頭髮披落肩頭,額前碎發微亂,身上彷彿在發光,帶着讓人自慚形穢的耀眼光芒……

不知道是誰突然來了一句,「原來一中的以月柔這麼好看,這可比二中的劉曉月還好看多了。」

陸景彥不爽了,兇狠的眯了眯眼,冷冷的瞥向那個說話的女生,「拜託,你先撒泡尿,照照自己什麼個醜樣,還好意思來對別人的外貌評頭論足!」

那女生大餅臉,塌鼻樑,滿臉雀斑,羞恥感更讓她的臉憋成了豬肝色。

劉曉月失笑,沒想到陸景彥這毒舌有的時候還挺不錯,她雙手叉腰,憤憤道。

「我已經這麼美了,何必與誰比較,倒是你,還真是醜人多作怪!」

女生被罵的哭戚戚,扭扭捏捏跑了回去,邊哭還不忘抱怨,「你們欺負我,我要回去告媽媽。」

眾人:「……」

好想罵髒話怎麼辦???

劉曉月等人坐纜車一直坐到了山頂。往下望去,頓時就生出一種「俯覽眾山小」的豪邁壯闊之感。

地平線的雲層被悄悄染紅,落日羞答答,掩面緩緩退入紫紅色的帘子當中……

「哇——落日真的好美啊!!!」

「皎皎看這裡!」

劉曉月看過去,隨着一聲「咔嚓!」回憶定格在了照片里。

劉曉月有些愣神,不僅被美景所震撼!她突然想起前世的她忙於工作,從來沒有靜下心來看看落日,沒想到身邊平平常常的景色也可以這樣的美……

劉曉月心裏有些激動,眼眶漸紅,她希望,這樣的日子可以久一點……再久一點……

以月柔望着落日,眼眸半斂着,目光有些失神,不知道在想什麼,眸底深處總透着一股淡淡的憂傷,不了解她的,就會顯得她高冷孤傲。

「笑笑,我們來一起拍張照吧。」

以月柔一愣,隨即宛然一笑,輕輕點頭,「行啊。」

劉曉月和陸景彥湊了過去,「還有我們!」

「咔嚓!!」

一張四個人一起的合照被永遠記錄在了手機相冊里。

相冊里的兩個男孩默契的看向旁邊的女孩,嘴角帶着淺笑。

劉曉月笑容燦爛,以月柔嘴角微微勾起,耀眼奪目。

以月柔的墨鏡碎了,雖然還穿着那件衛衣,但是帽子已經放了下來,劉曉月想着,這應該也是代表以月柔的心門終於打開了一點吧,總歸是好的。

陸景彥創建了一個只有四個人在的群,幾個人把今天拍的所有照片都分享了出去。

以月柔盯着那張四個人的合照,有些失神,然後手指輕輕按動屏幕點了一個收藏。

劉曉月選了幾張自認為很不錯的照片發到了朋友圈裡,不過都是一些風景照,為了好看,她還特意選了九張圖,弄了一個九宮格。

朋友圈剛一發出,禾夢和傅滲沉就立即點了贊。

【禾夢:日落很美……】

【傅滲沉:爸爸已經把那整個山莊買了下來,以後這整個日落都是我寶貝女兒的了。】

劉曉月嘴角瘋狂上揚,心裏莫名歡喜,就跟吃了甜甜的蜜一樣。

【傅皎月回復禾夢:媽媽,爸爸這麼敗家您不管管嗎?】

【禾夢回復傅皎月:媽媽剛剛本來也打算買來着,被你爸爸搶先了。】

【。】

劉曉月扶額,表情有些無奈——

這麼敗家真的合適嗎?下個月不會淪落到全家去喝西北風了吧?

事實證明,劉曉月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

傅家的財產是個謎,怎麼敗都花不完!!!


《劉曉月以月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