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龍俠
龍俠 連載中

龍俠

來源:google 作者:龍俠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唐僧 都市小說 龍俠

【fqxs】《龍門隱俠》辭河第二章墜落龍門「這些年雖然兩國邊境不斷發生小的衝突,一般抓獲的俘虜隨後就放回了都是敵方進入我方挑釁,我方並沒有什麼人員被俘,所以我們也沒怎麼扣留俘獲的敵方人員」參謀人員報...展開

《龍俠》章節試讀:


《龍門隱俠》

辭河

第二章 墜落龍門

「這些年雖然兩國邊境不斷發生小的衝突,一般抓獲的俘虜隨後就放回了。都是敵方進入我方挑釁,我方並沒有什麼人員被俘,所以我們也沒怎麼扣留俘獲的敵方人員。」參謀人員報告說

「下次雙方長官會晤仍然是我參加。」參座提升不久,某軍軍長職務還沒有移交。

參座在兩軍軍長會晤時候,提出了交換俘虜,雙方經過激烈爭辯,對方同意按一比三的比例交換戰俘,參座極力爭取的一比六全部換回我方十二名戰俘的要求被拒絕。無奈的參座提出交換的人員中必須包括龍俠。

會晤後,參座要求前線部隊,抓獲俘虜移交戰部。他要儘快換回我軍剩餘的六名人員。

看着龍俠離開戰部的背影,參座心裏一陣痛楚,沒有想到給龍俠的一個機會竟然害了他一生。作為一名老軍人,他深深地知道俘虜兵的悲哀,這麼好的一名戰士竟然被毀在自己手裡,怎麼能夠補償他呢?座長陷入了沉思。

龍俠翻越雪山向境外偷越,他就沒有打算活着回來,即使救不出戰友,能夠死在救戰友的行動中,也就死得其所。

一陣狂風刮來,龍俠的身子趔趄了一下,腳下一滑,身體向山下滾去。他一個多月的牢獄生活,特別是精神上的折磨,他的身體已經非常虛弱了,他雖然意識清楚,身體卻不由自主地向山下滾去,龍俠不再掙扎,就這樣粉身碎骨未必不是一個好的歸宿。

龍俠嘆息了一聲「兄弟,你托我的事情只能等待來生了。」他沒有忘記戰友李光華犧牲在他懷裡前,托他照顧妹妹李靈的事情。

龍俠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床鋪上,身上覆蓋著一張虎皮。他發現身上並沒有多少傷痛,只是渾身無力。

「小子醒了?來喝碗我配製的湯藥,你的身體很快就能復原。」龍俠抬頭一看,一個白鬍子白頭髮的老人,捧着一碗熱氣騰騰的湯碗走到自己的身邊。

「是你救了我?」龍俠問道。

「是你墜入了龍門。」老者笑道「向來能夠墜入龍門的,必定能夠得到好處。算你小子走運,辛好你這時候墜入龍門,使我有了衣缽傳入。」

「龍門?」龍俠不解地問「什麼龍門?我是從山上掉下來的。」

「這座山就叫龍門山。呵呵,這是我叫的,能夠從山上下來,就是墜入了龍門。來到這裡就是有緣,我可以把衣缽傳給你。」老者解釋道。

「我沒有功夫承接你的衣缽,我要去那邊救我的戰友。」龍俠說道。

「就憑你這身體還救人?那是去送死吧。」老者笑着說。

「就是去死,也比苟且偷生好。」龍俠嘆息道。

「好死不如賴活着。你年紀輕輕就死啊死的,沒有出息。」老者強行給龍俠灌下那碗湯藥,氣鼓鼓地說。

「我是一個俘虜兵,活着還有什麼意義?」龍龍把自己的遭遇說了。

「哈哈,勝敗乃兵家常事。打個敗仗就尋死覓活的?」

「誰打敗仗了?我們完成了任務,摧毀了敵軍的雷達,實現了戰術目標。不是被導彈震昏,我就能夠光榮了,怎麼會做俘虜?」龍俠理直氣壯地說。

「這麼有骨氣好啊,正好傳承我的衣缽。」老者說道。

「我不幹。感謝你救了我,我還要去救戰友,用我的死去拯救他們,也拯救自己。」龍俠慷慨地說「我為戰鬥而死,死得其所,可以傳頌後人。。。。。。我還沒有結婚,哪有後人啊。」

「想救人容易啊。我傳授你衣缽,你就有能力去救你的戰友了。」老者說道。

「我知道學武要長年累月,等我學好了武功,猴年馬月了。還救什麼戰友啊,他們可能早就犧牲了。」

「傳承我的衣缽,也用不了多長時間。不過百日而已。」老者捋捋鬍鬚說道。

「百日學成武功?你老人家別騙我了。」龍俠不屑一顧地說道。

「你這癟犢子還別不信,我不是教你武功,是傳授你衣缽。」老者說道。

「衣缽是指和尚的袈裟和飯盂。你傳授我的衣缽難道比唐僧的衣缽還要好?」龍俠笑着說道。

「哼!唐僧的衣缽雖然算得上是寶物,哪有我的衣缽更實用?我的衣乃我的名龍門隱俠。我的缽乃我的武功能夠讓你上天入地。得到我的衣缽,是你的造化。」老者說道。

於是,老者向龍龍講述了龍門的故事。

龍門,是一個華夏的古老武林門派。龍門傳承了幾千年,在武林默默無聞。有兩大原因一是龍門向來是單傳的,龍門認為只是修鍊武功心法,要長年累月修鍊,進展緩慢,所以龍門實施單傳,傳承的是衣缽。二是龍門武功高深,為避免驚世駭俗和龍門傳承人被害,龍門傳承人只做隱俠。所以在華夏眾多的武林門派中,龍門名不見經傳。

「難道龍門的規矩不能更改嗎?」龍俠問道。

「龍門有什麼規矩啊?又怎麼去更改?」老者不解地說。

「現在華夏社會都改革開放了,龍門的一些規矩也應該改變了,吸取精華,去除糟粕,龍門自然也能發揚光大。」龍俠說道。

「龍門怎麼做,那是你傳承了衣缽後的事情。」老者說道。

龍俠思索着老者的話,好像龍門並沒有什麼硬性的規定,那為什麼龍門一代代都沒有更改呢?

吃了湯藥,龍俠的身體很快復原了。他就來到洞外走走,發現這裡山壁萬仞,甚至飛鳥都無能為力,何況人呢?

「唉!看樣子即使我傳承了老人家的衣缽,也難以飛躍這龍門山了。我這不叫跳龍門,而是確確實實墜入龍門了。」龍俠嘆息地說。

「小子,灰心喪氣了?」老者竟然聽到了龍俠的自言自語「傳承了我的衣缽,不要說這樣的小山,即使喜馬拉雅也如履平地。」

「呵呵,這小山頭既然這麼不受待見,你老人家倒上上給我看看。」龍俠當即想讓老者證實一下。

老者笑笑,忽然雙腿一曲,挺身而起。只見老者手腳並用,藉助手腳與山崖的接觸,不停地向上攀登。

龍俠抬頭看着身影越來越小的老者,像只山鷹逐漸接近峰頂,在峰頂一棵樹上盪了一下,竟然大鵬展翅一樣,四肢伸張,向下撲來。。。。。。

這讓龍俠想到電視上看到的跳傘人員在打開降落傘前在空中像鳥一樣飛行的畫面。人家是專業人員的空中表演,而今竟然是老者的隨意的下山動作。


《龍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