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仙俠修真›呂石
呂石 連載中

呂石

來源:外網 作者:九州神醫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九州神醫 仙俠修真

呂石來到北山市只是想報個恩,沒想到把自己搭進去了,對方不但硬塞給他一個絕世大美女當老婆,還給億萬家產做陪嫁......展開

《呂石》章節試讀:

第八章的確夠花樣的

一陣呼喊聲越飄越遠,正是劉君祥。

定睛一看這傢伙臉色已經煞白,而且渾身上下都在劇烈抖動,明顯是撐不住了。

萬一真的徹底沒了力氣,腦袋就可得像皮球一樣在地上滾來滾去。

年若詩伸手指着他。

「聽到了沒有?你有把握救人嗎?」

呂石淡淡一笑。

當那匹汗血寶馬衝來之時。

他眼疾手快,一個閃身便衝到馬邊,看準機會一把拽住了韁繩!

猛的一用力,那汗血寶馬便緩緩停下。

「劉少爺,我真佩服你,用命進行表演,你絕對可以載入史冊。」

劉君祥看了一眼身旁眾人。

「還愣着幹什麼?先把我拉出來呀!」

十幾秒鐘之後,劉君祥這才一瘸一拐走到了呂石面前。

「感激的話就不必了。」

呂石此話一出,可劉君祥卻臉色一變,猛地伸手一指他的鼻尖。

「快說!你剛剛絕對動了手腳才讓馬驚了,我可是市級冠軍!什麼樣的馬沒見過?快說,你到底用了什麼手段?」

劉君祥表情難看至極,可能是因為剛剛的驚嚇還沒有緩過勁兒來。

其他人轉頭對視了一下。

「我覺得劉少爺說的有道理,畢竟人家可是冠軍啊,馬術高超,怎麼可能會出這種意外。」

「就是!莫非真是這個鄉巴佬動了手腳?他可真陰險!」

「一定是他,剛剛讓他救人時還在那裡冷嘲熱諷,怎麼心眼這麼小?」

呂石聽到這些人的話,只是笑了笑,抬頭看着劉君祥。

「我並沒有動過手腳,你愛咋想就咋想,我沒什麼好解釋的。」

「你!」

劉君祥被氣得鼻孔冒煙。

至於年若詩倒是沒說什麼,她不懂這些,也拿不出證據。

只好說道「好了,呂石你先走吧,我們先帶劉少爺去醫院,一直這麼拖下去,萬一傷到骨頭就不好了。」

「對對對,年小姐說的有道理!」

眾人摻扶着劉君祥就準備離開,不過在臨走之時,這傢伙卻伸手一指呂石。

「你確實夠厲害,有些手段,我今天也算是真正認識你了。」

眼看着眾人將他簇擁而去,呂石只是笑着搖頭,「技不如人罷了。」

年若詩走到他身旁,表情寫滿了尷尬。

「那個……你先回去吧,我陪他去醫院看看,別擔心。」

話罷便匆匆離開。

呂石只是覺得那人實在小心眼,自己明明救了他,非但不感激,反而還要倒打一耙。

這一刻他還真的有些想念島上那些民風彪悍卻淳樸的人們了。

最起碼是非對錯分的很清楚。

其他人都圍着劉君祥去了醫院,而他自己則走到馬場一側的衛生間,只不過一個熟悉的身影卻緊隨其後。

呂石正在放水,身後就傳來一陣激動的聲音。

「呂神醫!真巧啊,沒想到在這還能碰到你?」

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大叫,直接讓剛剛卸閘的洪水再次堵住。

呂石都懵逼了,緩緩轉過頭,這才看到來人正是沈堂明。

「沈董,你怎麼在這兒啊?」

沈堂明嘿嘿一笑「要麼說真巧,上廁所都能碰到一起,你說咱倆這緣分得多深啊。」

「那你先忙,我出去了。」

本來以為沈堂明也是來撒尿的,可誰知他卻一把拉住自己的胳膊。

「呂神醫,你看能在這裡碰到也算是緣分,我開心的很呢。」

呂石是什麼人啊?

怎麼可能看不出沈堂明的小心思。

「沈董,你要是想跟我敘舊,咱們可否換個地方?你難道不覺得這裡口味太重了嗎?」

沈堂明愣了愣,這才尷尬的摸着腦袋。

「你說的有道理,走走走先出去!」

「你不上廁所嗎?」

「這不是見到你太激動了嗎?所以心情大好,就不想上了。」

兩人一前一後走了出去,只不過他一直都在扯些無關緊要的東西,就差追問昨天晚上自己吃的什麼了。

「沈總,有什麼話就直說吧,你這樣我挺不習慣的。」

沈堂明尷尬道「呂神醫,實不相瞞我這裡有個病人,家境殷實,絕對是個大戶!所以我就想問問你有沒有時間,過去幫他診治一下?」

「就這事兒啊?有錢賺當然行了,病人在哪兒呢?」呂石無語,這沈堂明拐彎抹角的他還以為啥事兒呢。

「他今天跟我一塊來的!這邊請……」

兩人左繞右繞,幾分鐘以後便來到一處小洋房門前,這也是度假村的產業。

兩人剛剛打開大門,吳行長便正襟危坐在沙發上,說實話就是屁股一直若即若離的,完全是因為太緊張。

畢竟自己這病實在是……難以啟齒。

「我介紹一下,老吳這位就是我跟你提過的呂神醫!別看他年紀輕輕,可醫術超群!我爸也是通過呂神醫的治療,病情這才好轉。」

「呂神醫,這位是我朋友吳澤雄,就是他要來找您看病。」

一看呂石到來,吳澤雄趕忙起身熱情的和呂石握手。

「你好呂神醫!沒想到年紀輕輕就這般厲害,吳某真是佩服啊。」

聽到沈堂明這麼說,他也就放心了不少,畢竟沈家老爺子的病情他們都知道,醫院都沒辦法。

「吳先生不必客氣,你這是要治熊貓眼嗎?」呂石看着他的兩個熊貓眼,好奇的問道。

身為一個男人,眼圈這麼重,似乎並不是啥好事兒,容易惹人誤會。

吳澤雄連忙搖頭,「呂神醫說笑了,我這眼睛治不好,況且大老爺們兒也不在乎這些,其實我想治療的是……」

吳澤雄支支吾吾了老半天,可就是連個屁都放不出來。

「老吳!你怎麼這會兒慫了?趕緊說呀,呂神醫平時很忙的。」

沈堂明自然害怕呂石一個不高興撂挑子。

畢竟這種身懷絕技之人,自負是很正常的。

「唉,我就實話實說了,不怕呂神醫笑話,其實我想治治腎……最近似乎有點腎虧。」

呂石抬頭反問了一句。

「為什麼要笑話呢?既然是病,就沒有高低貴賤之分。」

這句話算是給吳澤雄爭回了一些臉面。

「呂神醫,我這人不太會說話,但還是想詢問一下,您能不能看這種頑疾?」

「實話告訴您,我之前去過不少醫院,西醫中醫以及各種偏方都試過了,可就是沒啥效果。」

呂石倒是沒着急,可旁邊的沈堂明卻腦袋嗡的一聲,「老吳,我爸的病他都能治,你就是個陽wei,難得倒他嗎?」

「是是是,你看我這破嘴,真不該問這些。」

沈堂明咳嗽了一聲,「我跟你是朋友,可親兄弟也得明算賬,呂神醫出手不凡,治好你的惡疾自然不是什麼問題,不過這醫療費你準備出多少?」

吳澤雄一聽這話,咬了咬牙。

「呂神醫!只要你能治好我的病,十萬塊立馬入賬,絕不含糊!有老沈做中間人,你儘管信我!」

吳澤雄覺得十萬塊已經不少了。

可誰知呂石剛聽到這話,便緩緩起身對着沈堂明淡淡一笑。

「沈董,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

《呂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