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旅行的銀色十字星
旅行的銀色十字星 連載中

旅行的銀色十字星

來源:google 作者:Louyio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特里克斯

西方魔幻風格的輕小說存在魔法,冒險,多種族,多文明的奇妙世界新任大魔女特里克斯小姐將在埃斯諾大陸開始她的旅途,沿海繁榮的小鎮,巨龍墜落的峽谷,一望無際的凍原等都將成為她的回憶她將見證傳說史詩的開始,也將見證無聊演出的落幕「即使是身為大魔女的你也未必可以輕鬆探索那片大陸」「四面楚歌的情況,人性的最黑暗的一面,不可能做出的抉擇,這些都將是你會直接面對的」「你的自大只會將你拖入絕望,神明亦是如此,請牢記這一點……」她決心出發,前往那片謎一樣的古老大陸,帶上她的勇氣和利劍於是乎,在一切開始的港口,她踏上了自己的旅途把他帶回來,一起回到那個名為「家」的地方,我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再失去的了,到時候,就讓我來守護你吧,不會再讓那種事情發生了展開

《旅行的銀色十字星》章節試讀:

「特里克斯小姐,那邊就是索拉爾了。」

年輕的騎兵指着不遠處的城牆轉頭對特里克斯說道,茶色的眼睛裏閃着興奮的光。

特里克斯微笑着點頭回應,這兩天的奔波使她感到有點疲憊,但好歹是趕上了索拉爾的賞詩節。

「聽說這裡的詩人消息都很靈通,一定可以打聽到特里克斯小姐想要找的人的,這些詩人就像可以從風中聽到消息一樣,有什麼事情他們總是可以最快的知道然後把這些事編成詩歌。」這名年輕的騎兵從出發開始就一直在和特里克斯聊天,內容大多是他在托瑞斯里執法遇到的趣事和一些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學來的冷笑話,但偶爾也會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雖然特里克斯並不排斥和別人聊天,但這一路上他就像一隻剛學會說話的鸚鵡一樣嘰里呱啦地講個不停讓特里克斯感覺到有些厭煩,不過她並沒有表現出來。

在一起走了一段路之後,特里克斯決定在離城門不遠處的小樹林里開始徒步,自己走進城門才有感覺嘛,而且讓兩名全副武裝的騎兵護送着進城容易引來讓她感到不自在的目光。

「祝您旅途順利,特里克斯小姐。」

特里克斯揮了揮手,告別了這兩個騎兵後轉身向著索拉爾的城門走去。

在進城之前,很多經過特里克斯身邊的商隊都提出要捎她一程,但都被特里克斯婉拒了,這些商隊大多拉着從因希里亞運過來的各種酒,估計是為了節日做準備吧,既然要聽詩人們文采比賽,那當然少不了用來助興的酒了,特里克斯這樣禮解。

從哥哥的信里特里克斯大概可以知道這個節日大概的形式整個節日會持續三天,在這三天里除了酒館外的大多數店鋪都會選擇歇業來享受這場狂歡,在節日期間所有酒館的酒水都會打折,詩人們會受到酒館老闆的邀請在酒館駐唱,沒有被邀請詩人就在大街上表演自己的詩歌,他們的聽眾則會圍在他們的身邊傾聽他們的演奏,餐館或是其他售賣食品的店鋪則會把自家的招牌擺在門口的大桌子上供參加節日的人品嘗,並藉機宣傳一波,在這三天的時間裏,來索拉爾的人都可以盡情狂歡,在節日的最後一天,所有的聽眾都會給自己中意的詩人投票,並在最後選出在節日期間的最受歡迎的詩人。

特里克斯一邊回憶着哥哥對節日的描寫,一邊沿着大路向城門走去。

「祝你在索拉爾度過一個愉快的賞詩節!」

城門駐守的士兵十分熱情地和特里克斯打招呼,剛進城就有濃烈的節日氣息撲面而來,蘭卡蒂亞風格的建築整齊地排列在大街兩側,瓦片鋪設的房頂上都掛起彩旗和由巴蘭蒂草編成的巨大圓環。已經有不少的詩人開始站在街上演奏開場前的小曲了,大量的音符充斥着四周,為明天的狂歡先擺上一盤開胃的小菜。

索拉爾的整體布局和托瑞斯差不多,唯一的區別就是這裡的酒館多得不像話,沒走兩步就會遇到一個瘋狂招攬顧客的酒館員工,有幾次特里克斯都差點被拖進去,雖然她也很想試試讓哥哥在信里花了整整一頁讚揚的特調,但眼下還是先解決住宿的問題吧。在這三天的時間裏,特里克斯打算一邊參加這場狂歡一邊打聽哥哥的下落,他在這塊大陸上也呆了好幾年了,多少也積攢了一些人脈雖然不算出名,但這裡的詩人應該會有那麼一兩個認識他的。

旅店大多集中在商業街的後半段,更接近城市中心的位置,前面是專門出售探索工具的商場,後面是治安隊的辦公樓。索拉爾的旅店並沒有像托瑞斯那般豐富,大多是那種普通的小旅店,裏面裝修簡單甚至沒有單獨的浴室,客人要洗澡的話只能在一樓的公共澡堂里洗,而且只提供住宿不包括三餐。

在去找旅店的途中,特里克斯被探索工具專賣店的新品吸引住了目光,那是一個可以套在手上的抓鉤發射器,根據老闆的描述,這款產品要比其他的抓鉤發射器來得更輕,發射的力度也比其他的大,可以把抓鉤射到更遠的地方,回收的時候也會快很多。老闆的一通描述成功把特里克斯說心動了,雖然她的浮空魔法可以達到同樣的效果,但上頭後的特里克斯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現在的她只想把這個東西搞到手,並好好研究一番,至於錢的問題,特里克斯並不差錢,還在學院當大魔女時的積蓄就夠她吃一輩子的了。經過簡單的交涉,這個抓鉤發射器最後被特里克斯以八十枚銅艾古多的價格買下,看着老闆奇怪的表情她一時間沒反應過來自己是虧了還是賺了。

太陽已經明顯偏西了,特里克斯還沒有找到一家可以休息的旅店,大部分的旅店因為臨近賞詩節而爆滿,前面的十幾家無一例外,客人大部分是從外面回來的詩人和愛湊熱鬧的探索者,看來這場狂歡真的很值得期待啊。特里克斯整理了一下大衣的衣領和帽子,繼續前往下一家旅館,如果真的沒有房間的話,只能在小廣場的長椅上對付一下了。

「這邊還剩下一間雙人房間,如果……」

「我要住到賞詩節結束,費用是現在結算還是?」

「一共是一枚銀艾古多十二枚銅艾古多,另外還要一枚銀艾古多作為押金。」

壞了,被狠狠地宰了一筆,但也總比睡在長椅上強。

「在三樓的右手邊第二間,這是鑰匙請拿好,祝您有一個愉快的賞詩節。」

特里克斯付完錢後帶着她的裝備頭也不回地上樓去了,雖然這些錢對於她來說只是修修指甲的程度,但在發現自己被宰後的心情比生吞一條鼻涕蟲還難受。去酒館嘗嘗特調吧,說不定可以掃空那些不好的情緒。

她帶着這樣的想法來到了那條充斥着酒香的大街,她抬着頭目光不斷在各個招牌間跳躍,湛藍色的眼睛像鐘擺一樣有規律地來回擺動着,在一眾特色鮮明的招牌里,一個顯得有些土氣的招牌出現特里克斯的視線里,「銀十字星酒館?」她一字一句地念出酒館的名字,一股無形的力量促使她走進這家酒館,在她和酒館之間似乎存在着某種引力。

「歡迎光臨『銀十字星』,請問您要喝點什麼?」站在吧台後老闆用帶着卡因納特口音的通用語問道,他正低着頭仔細地清洗着一隻杯子。

「布倫迪亞斯雪山的落日。」這是在卡因納特的貴族聚會上的人氣飲品,是以薄荷酒為基底調製的酒精飲料,因為酒精含量不高而且冰涼的口感會短暫地麻痹神經,所以適合在經歷一天的勞累後慢慢品嘗。

「聽語氣是遇到什麼煩心事了嗎?」老闆放下手裡的杯子,轉身在櫃檯上尋找起調製「布倫迪亞斯雪山的落日」的材料。

「剛剛在旅店被狠狠地宰了一筆,多花了不少錢。」特里克斯坐在吧台前的座位上一隻手撐着腦袋,像是一朵打蔫的花。酒館裏沒什麼人,就算講出來也不會被嘲笑。

「畢竟是這樣的節日嘛,大家都想多賺點。」老闆快速地搖動手裡的搖壺,用一種平靜的聲音回應着特里克斯,像是寧靜的大海,溫柔而有力。

特里克斯把摘下的帽子掛在法杖上,開始觀察起這個似乎和自己是老鄉的老闆,他大概四五十歲的模樣,淡黃色的鬍子和頭髮都已經白了一半了,但渾身的肌肉依舊散發著不輸年輕人的活力,臉上的皺紋像是刀刻一般清晰,為這張看起來有點兇惡的面孔增加一點威嚴。

調好的「布倫迪亞斯雪山的落日」被一隻粗壯的大手推到特里克斯面前,薄荷酒的清涼混着冰塊的寒氣鋪面而來,雖然之前特里克斯偶爾會帶着愛芙偷偷溜進新貴族的聚會體驗一把卡因納特上流社會的生活,但她一直沒嘗試過這種飲料。只是輕輕的抿了一小口,彷彿來自雪山的寒氣瞬間將特里克斯包圍,酸漿果汁的味道完美地和薄荷酒融為一體,像是真正躺在布倫迪亞斯雪山山峰的積雪上,看着太陽一點一點地落下去,餘暉的溫暖與積雪的冰涼混合在一起,同時給予味蕾兩種截然不同的體驗。她放下杯子,感受着這種奇妙的融合。

當特里克斯沉浸餘韻里時,老闆發現了她右耳上的銀色耳飾——一個銀色的十字星耳飾,上面還刻着清晰的車矢菊圖案。

「特里克斯?你是特里克斯家族的人?」老闆用卡因納特語向特里克斯問道,語氣中帶着一點驚喜。

「你怎麼會知道特里克斯家族?」特里克斯反問道,她已經感覺到眼前這個男人和一定知道點什麼東西,居然連一個已經沒落好久的舊貴族都知道。

「林尼特·特里克斯。」

特里克斯抽搐了一下,「你知道他?」她的聲音略帶顫抖,「你知道他在什麼地方嗎?」她在很努力地壓制自己內心的激動,不讓自己失態。

「我也很久沒看到他了。」老闆攤了攤手。

「這樣啊……」特里克斯的表情很是失落,措不及防的落差讓她備受打擊。

「他是你的什麼人啊?」

「我的哥哥。」

「你的哥哥?你就是那個在基蘭對抗海怪的時候凍結海面的那個魔女?」

「是的。」

「真厲害啊,林尼特那傢伙每次來我這裡都要炫耀一番,說他的妹妹在城牆上怎麼怎麼厲害……」

特里克斯笑了笑,慶幸自己強大的力量確實給哥哥漲了不少臉。

「多虧那傢伙像個詩人一樣一直講你的故事,吸引了不少酒客,才拯救了我這家差點關門的小酒館啊,銀十字星這個名字也是在那時候改的。到頭來我還得謝謝你呢,這杯我請了,過節這幾天記得賞臉再來光顧啊。」

……

回到旅店的特里克斯一頭悶進被子里,心情有點複雜。雖然沒有得到有關哥哥下落的信息,但卻意外收穫到了他在信里沒有提到的故事,喜憂參半吧。

離開因希里亞也快有一周的時間了,是時候給愛芙寫一封信了,太久沒回信會害她擔心的。特里克斯走到寫字檯前,從挎包里拿出一張魔法信紙平鋪在桌面上,拿起桌上的羽毛筆開始在書寫這一個星期以來自己在埃斯諾大陸的經歷。

《旅行的銀色十字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