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沒錯我就是莽夫
沒錯我就是莽夫 連載中

沒錯我就是莽夫

來源:google 作者:筆如刀鋒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筆如刀鋒 郝孟

[靈氣復蘇穿越無女主偽無敵文]當一個勵志成為聖賢輔助者的系統遭遇了一個滿腦子只有莽的宿主,然後提桶跑路的故事靈氣復蘇,規則體肆意殺戮,人人自危之下,郝孟莽出了一片天,然而跑路的系統居然又回來了且看郝孟醉卧女人膝,笑談滅強敵展開

《沒錯我就是莽夫》章節試讀:

郝孟的雙手握拳,指關節發出了清脆的響聲,整個人微微低伏,身上的肌肉高高隆起。

楊天看着郝孟盯着台上舔嘴唇的模樣,一個不好的預感浮現在他心頭。

「郝孟,孟哥,孟爺你不會想衝上去吧?這麼多把槍會把你打成篩子的。」

「不會的。」

郝孟轉頭露出了爽朗的笑容,然後繼續說道「只要我速度夠快,就不會被打中。」

嘭的一聲,郝孟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了兩個深深的腳印。

「莽夫啊! (*꒦ິ⌓꒦ີ)」

楊天無力的坐在了地上,他已經可以猜想自己因為是這莽夫的室友,被清算的場面了。

這時候突然衝上去不是被污染者都被被當成被污染者處理了。

郝孟如旋風般掠過操場,不到幾秒就已經跳上了講台,這一幕被所有人看見了。

「這不是2班的睡神嗎?他就是被感染者?」

「卧槽,這是人能爆發的速度?」

「完犢子了,校長沒了咱都的死這兒啊。」

「保護校長!」

一瞬間操場的其他學生沸騰了,他們已經把郝孟當成了要襲擊校長的被污染者。

而一旦校長被殺,那麼按照清理規則,他們這群學生不死也得脫層皮。

所以無奈之下,為了活下去都掏出了自己的武器沖了上去。

校長看着突然出現的郝孟臉色微變,他沒想到被污染者居然自己跳了出來。

「開槍!」

一時間,講台上的守衛人員掏出了槍械進行了射擊。

可沒有一發子彈能蹭到郝孟的衣角。

「死來!操影!」

林澈的影子忽然拉長連接在了郝孟的影子上。

這一刻郝孟感覺到似乎有人在拉着自己的四肢,只是拉扯的力道有那麼些弱而已。

「我已經控制他了,快射殺他!」

然而林澈剛說完這句話,就感覺到憑空出現一道恐怖的巨力降臨在他身上。

槍聲依舊響起,而郝孟似乎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依舊靈活的躲避着。

反觀林澈這邊,他的四肢已經被折斷成了麻花一樣,巨大的疼痛讓他當場昏厥過去。

操影,是林澈的駕馭途徑之一,可以通過自己的影子操縱超過自身力量三倍以內的目標,然而對方力量遠超於他的時候則會被方向控制。

曾經林澈用這一手能力,陰死了不少人,可現在他失算了,他沒想到郝孟的力量居然如此恐怖,連一點阻攔的作用都沒起到。

「黑夜!」

「迷亂!」

「力量削弱!」

......

一瞬間,郝孟身上套上了十幾個debuff,如果在網遊里他妥妥是個BOSS,不然誰能享受這待遇。

然而在他們眼裡郝孟似乎只是視野受到了一定影響,他攻擊的目標變成了在校長邊上的徐黃。

嘭的一聲!

徐胖子渾身的泥土鎧甲碎裂破損。

郝孟和徐胖子兩人看向對方的眼裡都充滿了驚訝。

「他怎麼能打碎我的鎧甲?」

「咦?一半的力道沒捶死他?」

就這麼遲疑了一下,周圍防衛人員的各種攻擊悉數登場。

「快!加大攻擊力度,不要怕誤傷我!」

校長沒有絲毫退後的打算,反而讓所有人不要顧及他。

一個壯漢模樣的學生突然翻上講台,趁校長不注意扛起來就跑了。

林澈也被悄摸摸摸上來的楊天拖了下去,他就想刷點好感度減少一下被清算的可能性。

本來他是想去撈校長的,可被人搶先了一步。

「郝孟應該是沒被污染的,畢竟他那腦子被污染了我早就死了,也就是說他真的發現了那個被污染者?」

背着林澈跑到一旁的楊天看着講台上躲避各種攻擊的郝孟思索着。

「好煩啊!」

嘭!郝孟一聲大吼,一拳轟在牆壁上。

下一秒講台上上的水泥天頂轟然垮塌,巨大的沙土高高揚起。

一時間,所有人都被遮擋住了視線。

哐啷!一聲,廢墟中突然飛出一個圓乎乎的人影,砸落在操場上。

這個人赫然就是徐胖子,此時他的胸腔已經凹陷進去了一大片,臉上浮現了出了黑色的紋路。

剛想過去幫忙的學生,看見徐胖子臉上的詭異花紋立馬就明白過來了。

「卧槽!被感染的是徐老師!快撤快撤!」

一瞬間,邊上的學生亡命的跑開了,他們又沒駕馭途徑也沒武器,不跑留着被當小雞崽子一樣碾死嘛。

「還真是這樣?這莽夫直覺這麼准?」

楊天看着詭異起身胸腔凹陷復原的徐胖子目瞪口呆。

畢竟老師們的駕馭途徑並不是什麼秘密,像徐胖子駕馭的就是大地之鎧,絕對沒有自我治癒的能力。

現在站起來的徐胖子其實已經死了,在被郝孟全力一拳砸碎鎧甲轟在他胸口的時候就死了。

而現在還能站起來,是因為他是被污染者,被污染者死後就會快速成為規則體眷屬。

虛胖的皮膚快速脫落,一半身子的血肉膨脹鼓起,一個巨型眼球出現在他的右肩上。

他的右臂化作了一個猩紅的觸手在那裡隨意扭動。

似乎是因為污染不深的緣故,徐胖子死後變化的眷屬也不完整,依舊保留了一部分的人形。

「咯咯咯咯咯~」

徐胖子的人形那半的眼睛只剩下的白色的眼仁兒,嘴裏無意識的發出了卡痰一樣詭異的聲音。

呼~的一聲人頭大的磚塊砸在了徐胖子身上,頓時血肉橫飛。

然而下一秒散落一地的血肉,宛若有生命一樣重新回到了徐胖子的身上。

郝孟**着上半身衝天而降,流線型的肌肉充滿了力量的美感。

「給爺死!」

一拳又一拳帶着無可匹敵的力量砸在徐胖子身上,頓時血水四濺染紅周圍的一片地。

郝孟似乎又找到了之前捶屍僵的手感,越打越興奮,雙拳快的化作了殘影。

化身為眷屬的徐胖子連像樣的反擊都做不出來,身體被郝孟捶的左右有晃,身形越來越矮。

「睡神在夢中得道了?」

「這...我是在做夢?」

「要不要上去幫一下?」

「幫誰?幫規則體眷屬?你不怕被一起混着揍啊!」

一時間圍觀學生喉嚨發乾,那可是眷屬啊,規則體眷屬被你一個學生這麼捶它不要面子的嗎?

守衛人員也早已反應過來誰是被污染者了,想要幫忙但看樣子暫時還用不上他們,還不如先把埋在磚頭下的同僚先刨出來吧。

這一刻,拳拳到肉的沉悶打擊聲在操場上回蕩着,在場所有人都莫名的為這個規則體眷屬升起了一點同情心,但不多。

《沒錯我就是莽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