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美女總裁的神醫狂婿
美女總裁的神醫狂婿 連載中

美女總裁的神醫狂婿

來源:外網 作者:凌天蘇清雅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凌天蘇清雅 都市言情

凌天奉師命下山報恩,成為美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從此左手救蒼生,右手通幽冥,在都市縱橫逍遙展開

《美女總裁的神醫狂婿》章節試讀:

「宋神醫,您快救人啊!」蘇清雅急得大喊。 宋濟世冷汗直流,他現在都懵了,哪知道該怎麼治啊? 「老夫,老夫無能為力啊。」宋濟世絕望道。 他知道,今日之後,他的一世英名,將付之東流了。 「一針刺百會穴,一針刺檀中穴!」 「快!」 就在這時,凌天突然開口。 「你閉嘴吧,都什麼時候了,還添亂!」蘇清雅氣得喊道。 然而,宋濟世卻是一驚,凌天既然能說准癥狀,說不定真知道怎麼治。 來不及細想了,宋濟世一咬牙,趕忙取出兩根銀針,按照凌天所說,刺了下去。 他現在除了選擇相信凌天,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了。 希望他,不是信口雌黃吧! 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蘇振坤吐血立刻止住,呼吸也順暢了起來,臉色逐漸恢復了正常。 「咳咳咳!」 一陣咳嗽,蘇振坤睜開了眼睛,身體前所未有的舒服。 蘇向東和蘇清雅大喜,朝着宋濟世,不住的道謝。 「多謝宋神醫!」 宋神醫卻擺了擺手,神態震撼,有些失神。 「宋神醫,你又救我一命啊。」蘇振坤感激道。 宋濟世這才回過神,老臉一紅,苦笑道。 「蘇老先生,救你的不是我,是這位小友啊。」 宋濟世看向凌天,目光複雜,有羞愧也有震驚。 「哦?」蘇振坤一愣,詫異看向了凌天。 剛才,他已經昏迷,完全不知道中間發生的事情。 凌天憨厚一笑,說道。 「蘇爺爺,是這位宋神醫用針灸之術救的你。」 「我只是在旁邊,動了動嘴而已。」 宋濟世一愣。 他本以為,凌天會當仁不讓領下這份功勞,再對自己好好羞辱一番。 然後,將今天的事情大肆宣揚,踩着他這個神醫的名號上位,一舉成名。 數不盡的好處,也會紛至沓來。 他堂堂神醫,也將一世英名盡毀,淪為凌天向上爬的踏腳石。 可沒想到,凌天不但不貪功,還為他保留了顏面。 宋濟世真是又感激又慚愧,甚至還有一絲深深的尊敬。 「不敢不敢,若不是小友從旁指點,今日宋某就釀成大禍了,豈敢貪功?」宋濟世趕忙道。 凌天笑了笑,說道「其實,這事也怪不得你,你的治療沒問題,你錯就錯在,沒有看出蘇爺爺是中邪了。」 「你的治療,逼得邪氣無處逃竄,反而全部朝着心臟匯聚,這才加重了病情。」 蘇向東在一旁,頓時嗤笑一聲,不屑道。 「真是越說越玄乎,封建迷信都搞出來了。」 宋濟世卻是一驚「小友是巫醫門的?」 「不知師從哪位大師?」 凌天搖了搖頭,說道「我並非巫醫門,只是略懂而已。」 還有句話,凌天沒說,天下醫門,就沒有他不懂的。 蘇振坤在一旁,則是眉頭緊鎖,有些吃驚。 「凌天啊,我真的是中邪?」 中邪這種事,聽起來太玄乎了,若是別人說,他定然嗤之以鼻。 可凌天是那位老神仙的徒弟,就由不得他不信了。 「蘇爺爺,你確實是中邪了。」 「不過你放心,邪氣已經祛除了。」凌天朝着蘇振坤身上的銀針一指,說道。 眾人朝着銀針望去,頓時露出震驚之色。 「這針,怎麼黑了?」只見之前的銀針,此時已經被一層黑氣纏繞,說不出的詭異。 凌天朝着宋濟世一笑,說道「宋神醫,這針送我吧,上邊沾了邪氣,你處理不了。」 宋濟世趕忙點頭「小友請便。」 凌天上前,出手如電,將九根發黑的銀針拔出,讓保姆拿來一塊布,包了起來。 「蘇爺爺,最近去過什麼陰氣重的地方嗎?」凌天向蘇振坤問道。 蘇振坤想了想,隨後說道。 「沒有啊,我最近一直在家,很少出門。」 凌天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只不過,眼中卻閃過一絲深深的疑慮。 蘇振坤這次中邪,看來有點不尋常啊。 又聊了一會,見蘇振坤已經沒有危險,宋濟世起身告辭。 只不過,那一百萬的診金,卻是說什麼也不好意思要了。 「凌小友,若是有空,可來我濟世堂坐坐。」 「老夫隨時歡迎大駕光臨。」臨走前,宋濟世朝着凌天邀請道。 「一定。」凌天笑着點頭。 送走了宋濟世,蘇振坤一番折騰也累了。 下人伺候着洗了澡,便回屋睡覺了。 直到這時,蘇清雅才奇怪看着凌天,驚訝道。 「你懂醫術?」 「學過一點。」凌天一笑,說道。 蘇清雅俏臉一寒,冷聲道。 「不要學了一點皮毛,就自以為是。」 「今天是你運氣好,歪打正着,才沒釀成大禍。」 「下次,就沒這麼走運了,知道嗎?」 凌天笑了笑,嘿嘿道。 「知道了,老婆。」 「天色不早了,要不咱們回屋休息吧?」 蘇清雅的小臉,瞬間通紅,咬牙道。 「你別得寸進尺!」 「啊?那要不我找蘇爺爺睡去?」凌天弱弱道。 正好,他還想研究一下蘇振坤中邪的事。 「你!」蘇清雅氣的銀牙緊咬,這混蛋,竟然威脅自己。 如果讓爺爺知道,她不讓凌天進屋,弄不好又得氣病了。 蘇向東在一旁,沉着臉道。 「小子,你給我聽好了,你和清雅,是不可能的。」 「我蘇向東的女兒,不是你高攀的起的。」 「你最好不要亂打主意。」 「否則,就算有老爺子護着,我也饒不了你。」 「你懂我的意思嗎?」 「爸,我懂。」凌天笑呵呵,點頭說道。 蘇向東被凌天一句爸,叫的血壓直線飆升。 「記住,不要對清雅,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在雲海,我蘇家想讓一個人消失,還不是什麼難事。」 「你好自為之!」說完,蘇向東氣呼呼的回屋了。 岳秀霞嘆了口氣,看看女兒蘇清雅,又看看凌天,欲言又止。 「你們,也休息吧。」 說完,岳秀霞也跟着蘇向東走了。 「哼!」蘇清雅氣惱,卻沒有辦法。 冷哼一聲,起身回屋,凌天趕忙跟上。 一進屋,香氣撲鼻,讓凌天一陣陶醉。 這就是女孩子的閨房嗎? 比老頭子那破房子,真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蘇清雅沉着臉,將床上多出來的被褥,扔給了凌天。 「別以為爺爺開口了,我就會答應你。」 「我睡床,你睡地。」 「好啊。」凌天一點也不氣惱,笑呵呵的將被褥撲在了床下。 隨後,脫鞋躺了上去,露出享受的神情。 「真舒服啊,這被子可真軟。」 「比村子裏的土炕,舒服多了。」 「鄉巴佬!」蘇清雅暗罵一聲,氣呼呼的躺在床上,背對着凌天。 心裏,卻緊張到了極點。 長這麼大,她還是第一次與一個男人,同睡一屋。 半夜裡,他該不會對自己......蘇清雅心頭一緊,睡意全無。

《美女總裁的神醫狂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