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夢境纏繞
夢境纏繞 連載中

夢境纏繞

來源:google 作者:月眠眠眠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夜眠 月眠眠眠 都市小說

一個關於即視感夢境的奇幻故事.新人開書,設定讀者說了算主角遊走於夢境之間,自我救贖順道拯救世界的故事諸君是否試想過夢中所是自己經歷過或未來必將經歷,亦或者夢中的經歷或多或少的引導,或反向引導着諸君的選擇,若世間的諸多苦難都有因起,皆因夢而來,若吾等在悲苦中有能力抉擇,世間又是否會更加善意的對待我們,眾生皆苦,苦海中的自我救贖又該如何實現,且看夜眠如何在黑夜中在都市生活中,體驗這夢中的大千世界展開

《夢境纏繞》章節試讀:

考慮到自己要在這個夢境呆上7天。夜眠反而有些放鬆了,如若這般就有大把的時間去分析自己目前身邊的情報,跟適應這裡的生活不至於被時間擠壓到連任務都縷不順就被世界瘋狂教育。唯一感覺不靠譜的事就是不知道現實世界又要過去多少天這樣子,自己回去以後萬一時間還是異常的流逝掉,學習進度沒跟上那可太完蛋了。不過現在想這些也沒有用,目前的最重點的事情還是先把眼前這關過了。雖然夜眠是晚自習的時候進入的夢境,但是現在,在這個世界裏是早上8點,夜眠稍微的收拾了一下。

早上9點便有人來探望他了。倒也是上一個夢境的老熟人了,王莊。王莊拎了一大一大籃水果愣在原地。「你小子之前包的跟粽子似的,現在居然已經治好了,完全的好了,一點暗傷都沒有嗎?那麼嚴重的燒傷,你居然一點事情都沒有。」王莊吃驚地說。

夜眠心想,我總不能跟你說我是被澆了龍血以後恢復得更快了吧。雖然這個東西也只是個猜想,不過應該八九不離十,畢竟尋常人哪有這種恢復能力。便胡謅道「這不是天賦異稟嗎?」開個玩笑也就這麼過去,也不會有人糾結夜眠究竟為什麼這麼快就好了,萬一真的體質異於常人呢,再說真的這麼快就好了,也能更快地回歸工作。這對部隊來說可是件好事,雖然多一個人,少一個人,部隊的工作還是正常在轉,但是總是多一個人工作地輕鬆一點。除了跟王莊一塊兒來的,還有一位排長。部隊的習慣是出營區最起碼雙人成行。所以連長便派了這位排長跟班級班裏面的隨意一位戰士來探望,沒想到探望的人剛到這邊的傷就好了。夜眠一上午辦好了出院手續,便開始回部隊接着工作。在回去的路上,王莊向他介紹了部隊目前對於他的態度,部隊統一認定夜眠是相當了不起的功臣,並且準備為他頒發一個戰時三等功。雖然具體能不能真的到手裡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情,不過聽說上面的審批馬上就要下來。

夜眠心想,反正我在這裡只待一個星期,就算你給了三等功臣的待遇,也不見得我回到現實以後會有什麼獎勵,便沒想那麼多。雖然他知道這是一個非常了不得非常偉大的成就,如果能拿到這種功勛,在現實生活中提幹當官,或是退伍部隊安排工作都是非常順利的事情,但是他也並不在意,當前的最重要的環境是先分析自己的處境以及自己需要完成的任務。跟王莊一塊來的那位排長姓吳,叫吳鵬大家都叫他吳排。

吳排這個人脾氣溫和大家都在部隊里生活,在那樣一個官兵分明的環境下,他並沒有非常大的架子,而且平時獨來獨往,其實是一個較為孤僻的人,所以他並沒有跟自己的上司有特別多的來往,所以他的升遷路也非常的難走,以至於被排擠到夜眠所在的驅鳥分隊做個隊長。

回到部隊後回到連隊後。由於早上又是辦理出院手續,又是從市醫院往郊區的部隊趕。等到了部隊的時候,已經是中午時分。夜眠也好好地感受了一下軍隊的氣氛,陪着他們一起集合唱軍歌、吃飯,然後午睡。倒是別有一番氛圍。此時的他確實是覺得部隊真是一個有意思的地方。當然,這個世界可沒有夜眠想的那麼簡單,畢竟既然世界上有龍,那麼有其他的東西也並不奇怪,就在這天晚上。他便會領略這邊光怪陸離的世界究竟有多麼的怪異。

下午時分。部隊以班為編製,開始進機場去幹活。要說部隊裏面幹活與現實到底有什麼區別,在機場維護工作基本都是由夜眠所在的連隊負責的。從維護保障飛行用的驅鳥設備,到維護飛機能順利起飛的機場跑道。當然飛機不歸他們管,那麼精密的儀器需要有更專業的人士去維護,夜眠他們只是承包了機場內最重的苦力活罷了。今天下午他便見識到了部隊的辛苦。不過好在龍血對它的強化為他省下了很多的力氣。多出來的精力,夜眠便花了一下午的時間去熟悉自己分隊的戰友們。幸好夜眠是一個適應力很強的人,很快就適應了這般的集體生活。這也許是他為數不多的優點之一。目前夜眠跟吳排住在一個房間里,另外一名戰友是跟自己關係很不錯的趙成。由於小趙年紀小,個子也小,所以大家都叫他小趙。兩個人真正是性格相似,愛好相同。並且能在困難的時刻,相互扶持的戰友。要說區區半天是怎麼能看出來這些的?這個應該就是所謂的人類的直覺了。部隊向來是有不成文的規定。一個義務兵,在你的下級到來之前,你是要服務好自己同宿舍中的上級的。夜眠就這般和小趙配合默契的同吳排一起生活,每天會一起打了熱水給吳排洗漱,還會幫吳排鋪床,據小趙所說即便是忘了幫吳排鋪床,他們的這位領導從來不說什麼,只是默默的自己將床鋪上就是了。

而就這半天的觀察來看,其實驅鳥隊的人們,對於吳排長只有表面尊敬,並沒有過多的交流只是工作上的配合。他們在私底下還是覺得官跟兵還是不一樣的,畢竟人家是正兒八經的軍官,他們覺得自己跟吳排並不是同類人,也不敢與其交好,但其實從小趙的描述和以自己這半天的觀察來看,吳排其實是一個很好相處的人。最起碼比他們背後議論的和善得多。在這裡只工作了半天,夜眠便能清楚地感覺到部隊這個地方就是一個經典的弱肉強食生態鏈。大家崇拜強者,力量至上,當你有很多的力氣去幹活,且工作能力過硬,你就會是大家推崇的人,大家最起大家會對你讚不絕口。但是如果你工作能力並沒有那麼強,你就會成為大家嘲笑的對象,這個毫無例外。但是其實人的個體都是有極限的,所以其實夜眠對於這種判定人的優劣方式其實並不認可。他在這裡的半天便看見了工作能力並不是很強,體能素質並沒有很並不是特別高的同年兵戰友,被班長嘲笑,被副班長嘲笑,甚至被另外一些並不具有同情心的人同年兵嘲笑,令人不禁感覺感嘆集體生活確實是可以製造惡魔。

不過話又說回來,真不愧是他們,真不愧是部隊。自己在王莊那裡得到的信息是自己昏睡了3個月,在上個夢境火龍那般猛烈的破壞下。機場居然已經被修復完整,雖然能看到四處修修補補的痕迹。但是據他們所說,當時僅僅是兩周內他們就完成了機場的修復,重新開始了飛行保障任務。收集這些資料非常的消耗夜眠的精力,僅僅是為了自己接下來能在部隊生活的更好,他收集了大多大量戰友們的喜好,當然就是收集他們喜好收集他們的喜好與名字、樣貌盡量的做到事無巨細,這讓他這讓他部隊生活的第一天非常充實。與其說充實,不如說整個人已經沒有力氣再想別的事情。但世界永遠不會,夢境的時間一直是在走的,它不會因為夜眠有自己的忙碌便放過他。這天晚上。天空開始下起暴雨。而為了慶祝夜眠正式歸隊。班長們也悄悄的叫了燒烤,幾名戰士在熄燈的時刻偷偷的坐在一起吃夜宵,這也算是為數不多無傷大雅的違紀行為了。但是這也是忙碌了一天的戰士們唯一的輕鬆時刻,其實夜眠所在這個連隊里的戰士們每天都是忙碌的,沒有一天他們是能正常的在9點鐘熄燈哨一吹,他們就能正常入眠的。總有各種各樣的政治任務,以及對於機場的繁重工作,還是集體生活的辦公室政治是否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但是這些戰士們依舊非常的堅強他們有說有笑的吃着燒烤說著歡迎夜眠的致辭。這時候不管部隊中有多少勾心鬥角,歡迎夜眠重新歸隊,也是他們現在的真實想法。畢竟這可是英雄回來了,這可是拯救了機場、拯救了周邊百姓的首要功臣回來。更何況夜眠現在被龍血浸泡後的身體更加強大。手腳也愈發利索。他們很羨慕這樣的夜眠,他們不知道為什麼在床上躺了3個月的夜眠反而更加有工作效率。他們還以為夜眠是在強撐着自己來彌補這三個月沒有幫戰友們一起幹活的補償。但其實這就是夜眠現在最輕鬆的事,用夜眠現在的感覺來說,自己僅僅是輕鬆的一拳像機場的這種圍牆,它可以打穿3堵也不出問題。說到底真不愧是獲得了龍血的體質。

今晚的雨夜並不安寧,夢境回應了夜眠降臨這個世界這件事。

吃完夜宵各回各的房間後,夜眠察覺到自己的戒指正在發燙,外面開始下起大雨,窗外隱約感覺到有些詭異亮光,夜眠望向窗外,這次清楚地了解到了世界的「惡意」生成的全部過程。那是漂浮在空中的藍色鬼火,分明在上次夢境中自己能獲得了龍血的加護,但今天所遇到的對手彷彿是世界的嘲笑一般,肉眼所見這就不是物理方式能對付得了的。遠處倉庫飄出淡紫色的能量,流入鬼火內焰,火焰劈啪作響開始快速膨脹,炸出的白色火花可以一瞬就蒸干半徑半米範圍的地面使其快速乾燥。僅僅過了數分鐘,連隊外的空地上就出現了好幾隻鳥頭人身的惡靈,嘴裏不時發出鳥類受傷時的慘叫,聲音雖然很大,但卻沒有任何人被吵醒,夜眠開始意識到這也許是針對自己的災厄了,如果自己才能聽到看到的話,也就只有自己才能應對這些惡靈了。

惡靈的來歷,夜眠多少是心裏有數的,為了阻攔低空飛行的鳥類威脅。機場四周會掛上4至5米的鳥網,將對飛機起落最容易造成威脅的它們攔在鳥網上。這些鳥網都是專業的捕鳥網,只要一不小心撞到網上就會越掙扎糾纏反而會越緊。根據小趙的說法,他們往往會把鴿子、麻雀之類的可以食用的鳥類抓下從網上解下來,帶回倉庫。拔毛後儲存在冰箱內等連隊加餐的時候,便拿出來給大家加個餐。

結合這些不難發現,這些鳥頭人身的惡靈的來歷便多少有數了。這便是弱小的生物與人類不可調和的矛盾。人們不可能放它們過往去威脅飛機的起飛。他們也不可能原諒人類將它們纏死在鳥網上,或是將它們抓住作為食物。這套恩怨論,在弱者擁有力量之前都是沒有意義的,恩怨論一定是兩個力量差距不大或是能夠持平的個體,否則弱肉強食的世界弱者可沒有反抗強者的資格。夜眠也開始意識到這些個體已經開始具有力量威脅人類了。然而它們卻卻並沒有進入連隊的宿舍。分明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對面卻完全沒有攻擊動作,每個個體只是聚集在連隊門口。想着既然沒有攻進來,那就有自己出擊試試深淺,打着這樣的想法,夜眠悄悄的溜出宿舍,打算與他們先來一次正面交鋒。

從2樓走廊的窗外跳出平穩落地後,便直接沖向其中一隻惡靈快速擊出一拳。然而這樣物理攻擊並不能傷害到惡靈分毫直接穿透了過去。惡靈並沒有對夜眠的攻擊產生任何反應,然而夜眠卻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受到了灼燒。攻擊惡靈的那隻手至胳膊突然火辣辣的疼,沒想到沒對惡靈造成什麼傷害,反而是讓自己疼得差點叫出了聲。因為叫出聲可能會把部隊里的會把連隊里的其他人吵醒,如果讓他們看到自己,對着半夜不睡覺在這裡跟他們看不見的空氣鬥智斗勇,自己準備拿到的功勛還有沒有先另說,他們會不會把自己送去神經病院這就是另一回事了。因此他咬着牙,忍着痛。打算先撤回宿舍。但是這一番疼痛刺激了他體內的龍血再次活躍,疼痛直擊肉體,也免不住有些應激反應,疼的夜眠用另一隻手搭在自己受傷的胳膊上,但此時他卻發現自己的手上多出了一些鋒利的倒刺,這分明是龍鱗,疼痛被激發的同時,巨龍的血液被徹底激活。夜眠被燒着的靈魂的形態也逐漸的出現了,不僅是葉棉的胳膊出現了鱗片。夜眠的靈魂形態也出現龍像。也許是惡靈的出現,夜眠開始能看到自己體內漸漸外溢的靈魂能量,雖然自己的肉體沒有發生特別大的變化,只是出現了些許鱗片,手也變成龍爪樣,但是其他的部位並沒有因此出現變化。可夜眠的靈魂已經明顯地呈現了龍化,他現在的靈魂狀態已經變成一頭直立的火龍。

這般燒灼靈魂的刺激下。夜眠的靈魂彷彿從本質上被改變了。他內心開始湧現魔獸的本性,火龍的凶性開始不斷衝擊着夜眠的理智,他現在已經沒有辦法保持與面前的惡靈的敵對了。雖然不知道惡靈什麼時候才會沖入宿舍,但是夜眠還是快速的奔向目前最空蕩無人的機場。疼痛,這是靈魂由內向外的疼痛,身體內彷彿有兩種靈魂正在對抗。一種是凶暴的惡龍,一種是為了維持自己人類身份理智的反抗。好不容易才獲得的如此強大力量。但如果就這樣連自己的靈魂也變成了野獸,連人的形態和靈魂都喪失這種事情我是絕對不會允許的。

夜眠這般想着,隨身攜帶的士兵用戰術小刀被他抽出,一把狠狠的在自己出現鱗片的右胳膊上划了一刀。他打算用疼痛來抵抗自己意識的魔獸化。身體、靈魂雖然在急劇的融化,但是在受傷的同時,龍的血脈也表現出來強大的恢復能力。夜眠剛才割了一道很大的口子,但只需一瞬夜眠的皮膚便恢復到了連疤痕都沒有的狀態。他今天才意識到自己的恢復能力究竟到達了多麼恐怖的狀態。但是不能停下來,一旦停下來,自己的理智就會被吞噬。而自己現在想做到不會吞噬,就要做到不斷的思考,不斷的用其他手段刺激着自己身為人類的事實。如果自己也變成了惡龍那樣的怪物,那就不知道又要犧牲多少人了。夜眠手裡一直沒停下傷害自己的刀子,卻又只能適當叫出聲,根本不敢大聲的叫喊乾脆撕碎自己睡衣的衣角咬在嘴裏,即便在機場也不能發出特別大的動靜,畢竟機場也有巡邏的值班衛兵的。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夜眠的狀態逐漸平穩下來,靈魂到了平衡的狀態後。再也無法顧及這麼多,倒在機場的空地上睡了睡死了過去。

倒計時「148:26:55」

《夢境纏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