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彌留之國
彌留之國 連載中

彌留之國

來源:google 作者:許凜風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九黎 軍事歷史 軒轅

神,死了被那個自詡為人的劊子手斬殺於茅房當中不知道這是神的悲哀,還是那個劊子手的悲哀,他居然被糞蛆腐食了靈魂與皮囊於是自此而起,這個茅房更臭了,到處都充滿着人的味道展開

《彌留之國》章節試讀:

天子府雕樑畫棟,金碧輝煌,可看上去卻顯得冰冰冷冷。秋陽飛照間,漆光晃眼,似想融化這冰這冷。但奈何壁石磚瓦太無情,縱然燒得面熱,心卻依故涼得緊。

偏殿內,帳前帶刀侍衛溫良,聞聽武稷也知大公子武晟是被冤枉,不禁好奇問「主公,你既已知大公子是被人栽贓陷害,那為何要當著文武朝臣的面斥罵大公子?還有,為何要杖責二百和打入天牢?直接替大公子洗清冤屈難道不好嗎?何用讓大公子受這般苦罪?」

「溫將軍,主……咳咳,」柳長風咳嗽兩聲,接著說「主公其實是在保護大公子。」

「保護?」溫良懵。

「溫良啊,你跟了孤這麼久,為何還不知孤意?」武稷用責愛的眼神看着溫良,苦口婆心解釋道「孤西征在即,這時候栽贓陷害於晟兒,所為何求呀?擺明了是想破壞孤的西征之行嘛!如今晟兒在明,賊人在暗,若孤直接拆穿,那些賊人必定還會繼續加害晟兒。你別忘了,晟兒可是孤最好的先鋒大將,不容有個三長兩短。」

「哦屬下明白了!」溫良茅塞頓開,說「主公把大公子關入天牢之後,縱使那些賊人再怎麼手眼通天,也絕不可能再傷到大公子分毫。畢竟,天牢守衛森嚴,非得主公令者,半步不可靠近。」

「孤的溫良大將軍終於開竅了,哈哈,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呀!」武稷站起身,拍了拍溫良肩膀,然後走到旁邊,拿起兩墊子遞鋪到柳長風近前,示意溫良一同坐下後,道言「至於打晟兒那兩百軍棍嘛,哼哼,跟了他兩年多的兵卒都能鬧事,說明什麼?說明晟兒監管不力,軍教不嚴,打他不冤。」

「那……」溫良凝思一陣,問「究竟是何人陷害的大公子?屬下查過了,那四十七個刺客都是前年蚩河之戰時跟的大公子。他們出生入死兩年多,能驅使他們叛變之人,屬下實在想不明白會是誰。」

「溫良此言不錯,這廝幕後賊人實在狡猾得很吶。」武稷頓了頓,轉頭問柳長風道「長風君,你覺得會是誰呢?若不將這廝賊人揪出來,西征之行孤不心安啊!」

「敢問主公,」柳長風反問「今日朝堂之上,都有誰在為大公子求情?」

「哼!說到這我就來氣。」溫良氣急敗壞道「除了葛痕、聶廣、周衛、王寒四人之外,其餘文武朝臣都為大公子求情了。依我來看,陷害大公子的賊人定是他們四個。」

「誒!溫良不可胡說,」武稷話裡有話說「他們可是孤的結義兄弟,此次西征之行,還得全靠他們幫襯。」

「主公,可是他們四個……」

「噓!溫良休再多言。」武稷打斷溫良,然轉身看向柳長風,問「長風君,你以為此事當如何處理?」

「臣下以為,此事,」柳長風稍稍壓低聲音,說「不妨將計就計,先找幾個替死鬼殺掉,裝作已上賊當,然伺機而動,看暗處賊人怎般行事。」

「好!長風君此計甚妙。」武稷大讚,轉頭對溫良道「溫良,現在就去裝模作樣調查一番,然後以謀反之罪,把晟兒身邊那些親信全都砍頭啰。切記,務必要拖到菜市口去殺。」

「是主公!」溫良領命,轉身而走。

「把門帶上。」武稷喊道「外面的人都趕走,一個不許留。」

「是!」溫良笑答「主公!」

「長風君,」武稷一臉嚴肅,問道「你覺得昨日那些刺客,會不會真是葛痕王寒他們派去的?長風君大可直言不諱。」

「臣下不敢妄斷,但!」柳長風半撐起身,道言「自去年東征大勝歸來,四位侯爺便日漸膨脹自大,常常欺男霸女,搞得九歌城裡城外怨聲載道。據臣下觀察,恐怕,四位侯爺已是有了異心。故,不可排除收買刺客伏擊主公,與及栽贓陷害大公子之嫌。」

「嗯,長風君所言極是,孤也心知肚明。只是……」武稷頓了頓,道「只是他們四人手握重兵,此次西征,還得靠他們去拚命。如果現在鬧翻,豈不得不償失?」

「主公思慮的是。」柳長風說罷,忽唉聲一嘆,自怨說「都怪臣下無能,只曉權術謀斗,不懂行軍打仗之韜略。否則,定為主公想着一兩全其美之策。」

「長風君言重了。」武稷安慰道「人各有長,技精一門則為上上人也。孤往後這皇位呀,還得靠長風君撐托。」

「多謝主公賞識抬愛,可是……」柳長風故作為難之色,一頓,才道言「可是若楓林伏擊一事真與四位侯爺有關,那西征之行,大危矣。」

「這也是孤在擔心的。」武稷問「那依長風君之見,當如何為好?」

「依臣下之見,主公西征,一,切不可再用以往戰術。二,得設法牽制四位侯爺,必要時甚至……」柳長風話至此處而止,但手卻用力按了武稷手臂一下。

武稷看着柳長風,柳長風看着武稷,四目相對,久不聞言語。不知過去多時,武稷才道「長風君,你且在此好生養傷。西征之事,孤,這就去找屠人九和孫德修商量。無論有甚結果,孤都先人一步傳與長風君思量。」說罷起身欲走。

「等等主公,」柳長風連忙喊住,說「還有一事亦然重要。」

「哦?」武稷坐回去,問「何事?」

「子尚公。」柳長風答道。

「魯子尚?」武稷笑言「一個死人罷了,還有何重要?」

「主公,咳咳……非也。」柳長風咳咳兩聲躺下去,細細話道「臣下思慮之後覺得,子尚公不能白死。若稍加利用,不僅可讓主公楓林七請魯子尚一事名傳天下,博得仁愛德君之名,還可為主公招攬來不少人才。」

「長風君你說,」武稷不苟言笑,問「此良策是甚?」

「主公去找孫上卿商量軍機要事時,可讓他多寫一道詔文,廣發下去。至於內容嘛,就寫……」柳長風想了想,說「就寫子尚公圖謀不軌,與大公子密謀鬧反,欲於乾元楓林伏擊主公。」

「待此詔文頒佈之後,主公再讓一些信得過的將士扮作平民百姓,四處撒播風言,說主公惜才如命,肯屈尊七請魯子尚,足見賢德之心。現在,只要是肯為主公效力的,必得重賞,甚可封侯拜相,位極人臣。」

「哈哈哈,長風君此計甚妙,此計甚妙啊!孤得長風君,如得天玉。」武稷大笑道「孤,這就去按長風君說得辦。」

《彌留之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