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迷霧重重
迷霧重重 連載中

迷霧重重

來源:google 作者:水果糖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趙寶 鄭鐵軍

一個個看似人力無法做到的案件,一些蛛絲馬跡,都指向同一類東西,這些案件的背後究竟展開

《迷霧重重》章節試讀:

黑夜來臨,工地上只有零星的燈泡,閃爍着昏暗的燈光。
包工頭張大明,不斷的撥打一個電話。
鈴聲從頭上傳來,他一咬牙繼續往上走去。
施工之中的毛坯樓里,地面上到處都是爛泥和水污。
腳踩在上面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響,在樓道里回蕩着。
四下無人,顯得格外清晰。
他剛剛爬上三樓,一腳踩進了泥里,身體前傾,人就倒了下去。
接連緊跑了幾步,張大明終於穩住了重心。
樓道口怎麼會有那麼多泥和水?
他好奇回頭去看,手電筒昏暗的燈光,照在地面上。
一大片血肉模糊的東西,正擋在樓道口!
張大明只覺得渾身發麻,手腳冰冷。
手電筒的燈光在晃動之中,映射到了他的不遠處,此時一個死人頭正盯着他。
那血肉模糊的人腦袋,看得他三魂出竅。
「媽呀,媽呀。」
張大明瘋了似的,跑出了樓里。
…… 一陣電話聲響起,電話里是一陣胡言亂語的報案,報案的人正是復興公園德明小區的包工頭張大明。
據他描述,在復興公園的工地上,發生了殺人案。
接到報警之後,我招呼了一聲老錢,就出警了。
根據我的描述,老錢把情況彙報給了我們隊長,鄭鐵軍。
我叫趙寶,剛從警校出來的新兵蛋子,分配到市局之後,一直做一些收集證物和處理證物的工作。
對於刑偵和案件調查我十分感興趣,為此即便是在後方工作,我也多次提出一些建議,幫助刑J隊和市局解決了一些問題。
因此儘管我是個新人,大家也都不敢小瞧我。
北市區是**新訂的開發區,在這裡進行的建設業務很多,因為是**開發,周圍帶動了很多企業也加入了進來,到處都是施工的場地。
因為原著居民都搬出去了,附近只有各個工地上的人,活動的比較多。
其他的地方,則是荒涼無比。
到了之後,沒想到鄭鐵軍也來了,今天他不值班,聽完彙報他是可以繼續在家睡覺的。
現在他正進行詢問,周圍有不少的**,正在採取證據,拉警戒線。
我趕忙走過去,想聽聽具體的情況。
報警人張大明,他此時身體不停的哆嗦着,跟我們講述着具體的情況。
死者名叫郝強,是復興公園德明小區的監工,他臨死之前給張大明專門打了電話,說要去樓內施工現場看一看。
張大明是包工頭,最害怕的就是這些監工,他以為是夜晚突襲檢查,就趕緊跑上去伺候。
他剛跟着郝強進了樓里,郝強人就不見了,無論他怎麼喊怎麼打電話,也沒有任何的回應。
大半夜的,他也很害怕,想喊自己的手下人過來一起上去,又害怕郝強想索要好處的時候不方便。
他沒辦法只能自己跑了上去。
可就在他找郝強的時候,人就被郝強的屍體給絆倒了。
就是事情的全部經過,鄭鐵軍記錄完把本子合上。
問張大明需不需要休息一下,張大明說自己快嚇死了,睡不着。
鄭鐵軍問他能不能跟着去調查一下,張大明同意了。
鄭鐵軍見我站在邊上,就用本子戳了我一下「小趙,一起上去看看?」
我擺了擺手中的相機「等你半天了。」
因為到處都是垃圾,我們走到案發樓下,用了十來分鐘,還弄得褲腿和鞋子上到處都是泥。
往樓里一走,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湧入了鼻子裏面,等到了樓上的時候,看到屍體的那一刻,我只覺得有東西從自己的胃裡往上頂。
我趕忙掐住了鼻子,屏住了呼吸,好一會才忍住。
地面上一個人形屍體躺在那裡,皮全都被一條條的割開了,那一條條的肉往根根分明的朝外面翻開,骨頭整齊的露出來,內臟在骨頭架子裏面,包裹的筋膜凸了出來。
因為時間長了,有黃褐色的液體,在往外滲。
地面上的那個腦袋,此時眼珠子上已經形成了玻璃體。
我看了幾眼,感覺又有些噁心,趕緊轉身使勁兒的掐了幾下大腿。
疼痛讓我平息了下來,我這才發現,大腿根都冒冷汗了。
郝強的身邊,整齊的疊放着他的衣服,衣服上面是郝強的手機,想來這就是郝強通知張大明的手機了。
他的臉色極其的難看,我這樣的專業人員,都忍不住的想吐,他也好不到哪兒去,我讓他後退一些。
隨後我和老錢就開始取證和拍照。
只是在我取證的時候,我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郝強這情況,能認出是人都很牽強,這張大明為什麼能一口咬定這就是郝強呢?
我立刻把他叫過來進行詢問,他嚇得趕忙說他沒殺人。
我讓他好好說,他這才說自己當初一邊喊郝強的名字,一邊上來找的人,期間一直都能若隱若現的聽到郝強的手機在響。
一直到他發現死屍的時候,這手機除了他重新撥打的間隙,鈴聲一直都在響。
所以他才這麼肯定。
我覺得他沒說謊,從心理學和肢體語言來看,張大明騙我的幾率很小。
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這具死屍不是郝強的。
張大明尋找郝強用了將近十五六分鐘,在這段時間裏面,手機鈴聲一直在響。
而想要在十五六分鐘內,把一個人弄死,還弄成這一灘爛肉的樣子,這根本不現實。
要知道,這個死者從頭到尾都沒有求救過,畢竟他的後方是有張大明一直打電話的,他喊一嗓子救命,張大明可能就報警了,他也會因此而得救。
再從距離上來看,但凡上面有打鬥的聲音,張大明都可能聽得十分清楚。
如此一來,會不會是郝強殺了別人,他來這裡是拋屍的。
可他如果真的殺了人想要拋屍的話,也不會在這麼醒目的地方,還故意的打電話通知了張大明。
這到底為什麼呢?
這些都只是我的猜測而已,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沒有任何的說服力,具體情況,還是要等到驗屍報告出來才能判斷。
「小趙,你上來一下。」
老錢喊我上去。
我跑回了樓上,周圍的血跡很有規則,屍體的肉根根分明,像是僵化反應的結果。
讓我覺得這更像是一個拋屍現場,因為肌肉僵硬是在人死之後一到四個小時才會出現的現象。
但這個案件從報案,到現在還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
死者不是在這裡被殺的,我可以肯定。
那是在哪裡呢?

《迷霧重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