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日預感
末日預感 連載中

末日預感

來源:google 作者:幼齒且格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向准 奇幻玄幻 蔚芝

女主蔚芝突然發現夢境具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並在後續通過夢境預知世界即將迎來世界末日本文描寫蔚芝在末日前的自救準備,以及在末世中的遭遇與生存應對展開

《末日預感》章節試讀:

【2024年5月21 星期二】

又過了幾天。

校園裡都是午飯後散步的學生。

學校後山草坪上,一個手機鏡頭正對着唐兌顏,顯示視頻正在錄製。

蔚芝充當攝像師,平靜地喊出倒計時。

「3、2、1,開始。」

「大家好,我是你們的校園記者小唐。」唐兌顏站在鏡頭前,像一個落落大方的主持人。

「今天是1024年5月21日,近年來自然災害頻發,網絡上關於世界末日到來的討論愈演愈烈。現在我們隨機採訪幾位校友,看看他們對此持有怎麼樣的看法。」

唐兌顏走向四個躺着曬太陽的女生。

「您好,我是校園記者小唐,可以耽誤您一分鐘,採訪您一個問題嗎?」

「可以。」

一個披長發的女生坐起,眼睛眯着,防止陽光刺眼。

唐兌顏順勢坐在她身邊。

「面對越來越頻繁的自然災害,許多網友認為這是世界末日的前兆,對此您怎麼看呢?」

女生思索幾秒,回答道,「我是不相信的,不過可以理解他們的想法。」

唐兌顏追問,「可以講講具體的理由嗎?」

「對現實不滿吧,又無力改變,所以希望一切被推倒後重來。」

女生說話時,其他三人從地上慢慢蹭起,默默注視着,滿腹欲言。

唐兌顏積極捕捉到其他人想要交流的信號,流暢地將身體向另一邊傾斜。

「您好,您有什麼見解呢?」

女生說,「我覺得沒這麼簡單。赫金、紐頓這樣的大科學家也預言過世界末日,不能說他們也是失敗者吧。」

唐兌顏順着她的答案提問,「哦?那你怎麼想呢?」

「嗯……世界末日是有可能的,災害說不定就是在發出警告,只是沒有人能真正讀懂罷了,所以大家都是猜,漫無邊際的猜。」

被采對象說話時,唐兌顏專註地傾聽發言,並在適當是時機輔以點頭和微笑。

上一個被采女生剛剛講完,旁邊一個女生主動示意有話要講。

「我想的可能有些不同。」

蔚芝將鏡頭轉向另一位女生。

「討論世界末日和討論明星、討論電影一樣,就是個人愛好。生活太枯燥了,總想在網上找點樂子吧。」

「嗯嗯,我認為你說的也很有道理。」唐兌顏回應着,轉身將話筒遞交最後一位女生,「你有什麼不同的想法嗎?」

這位女生有點羞澀,說話溫溫柔柔的。

「她們說的都有道理。不過我認為預測世界末日是科學家的責任,普通人過度關注只會活得像驚弓之鳥,沒必要,我們要享受當下的美好生活。」

「比如此刻的好天氣。」女生指了指天空,幾人會心一笑。

「非常感謝你們能接受採訪,不打擾你們享受日光了,祝你們度過快樂的一天。bye bye~」

唐兌顏可愛地作別,蔚芝暫停視頻錄製。

唐兌顏回到蔚芝身邊,兩人朝無人處慢步走去。

「蔚芝,採訪對象選得好吧,一舉搞定。快給我看看剛才拍得怎麼樣。」唐兌顏喜笑顏開,差點蹦起來。

蔚芝播放着剛才錄製的採訪視頻,淡淡地說,「需要采個男生嗎?平衡性別。」

「也對哈。還得錄個結尾,剛才太激動給忘了。」

唐兌顏笑盈盈的,挽起蔚芝手臂,四處張望尋找目標,突然,像看到了什麼寶藏,驚喜地說,「有個老熟人!」

蔚芝定睛一看,是向准。

「向准,在這兒幹嘛呢?等女朋友呢?」三人會面,唐兌顏打趣向准。

「別瞎說。」向准回答。

「幫我個忙唄,錄個採訪視頻。」

「好。」向准一口答應,不假思索。

兩人稍稍整理儀態,蔚芝找到合適的拍攝角度,按下視頻錄製鍵。

「3、2、1,開始。」

「你好,我是校園記者小唐,如今網絡上都在討論世界末日,對此你有什麼看法呢?」

唐兌顏話還沒說完,蔚芝像手機黑屏般,突然失去意識,直挺挺倒了下去。

再醒來,蔚芝已躺在醫院病床。

「蔚芝你醒啦,嚇死我了。」

唐兌顏雙手攥着蔚芝的手,眼裡都是關切。

向准在旁邊站着,流露出想關心但不知所措的神情, 然後轉身去尋醫生。

蔚芝問「我怎麼在這兒?」

「你剛剛暈倒了,剛剛採訪的時候,人直接就倒地上了,怎麼叫你都沒反應,差點把我們嚇死,向准背上你就往校醫院來了。」

唐兌顏說得着急,聲音不自覺地放大了。

蔚芝不明就裡地點頭。

唐兌顏接著說「放心吧,已經幫你請病假了,我也請了假在這兒陪你。」

蔚芝努力回想剛才為何暈倒,思前想後還是沒有絲毫頭緒。

「現在幾點了?」蔚芝問。

唐兌顏看了眼手機,「兩點零三分。」

此時向准帶着醫生回到了病房,蔚芝看着向准,道了聲,「謝謝。」

向准禮貌點頭回應。

醫生簡單觀察蔚芝狀況後,判斷可以進行問診。

在問診的中,醫生初步排除既往病史、物品過敏、食物中毒、放射性物品接觸、疫苗接種、不良生活習慣等致病原因。

初步確認沒有近期體重明顯變化、睡眠質量下降、大小便情況異常、飲食胃口削減等現象。

初步確認蔚芝蘇醒後沒有頭暈頭痛、噁心反胃、意識混亂、口齒不清胸悶氣短、四肢無力、發熱畏寒等情況。

醫生百思不得其解,在場三人也非常困惑。

醫生對蔚芝講「你的情況暫時不能下定論。」

「雖然出現了昏迷現象,體溫略有下降,呼吸輕微減弱,但都屬於正常範圍,沒有雙眼上翻、牙關緊閉、肢體強直等典型的暈厥癥狀,並且醒來之後也沒有任何的身體不適,意識清醒,面色紅潤。」

蔚芝問,「所以需要進一步的檢查對嗎?」

「需要,待會兒我會給你安排基本的體格檢查和輔助檢查。」

說完,醫生遲疑了半晌,補充道,「不過……你的癥狀,更像是睡眠,而不是暈厥。」

一句話提醒了蔚芝。

「對,我剛才做了一場夢。」蔚芝告訴醫生。

「這是很正常的,夢是大腦皮層深層的活動,如果大腦皮層未完全抑制,都有可能做夢。」

醫生的回答並未完全打消蔚芝的疑慮。

蔚芝追問,「我這段時間每天中午和晚上都會做夢,這也正常嗎?」

「最近有什麼事讓你感到非常的有壓力嗎?」醫生問。

蔚芝反覆思慮後給出了答案。

不過這句話更像是自言自語。

「也許是對什麼都不感興趣。」

《末日預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