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黑白
末世黑白 連載中

末世黑白

來源:google 作者:神經牧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牧邊 趙光榮

《末世黑白》港口的午夜總是那麼令人迷醉,一望無際黑色波紋深邃而迷惘微微的海風,吹得二狗子嘴上的煙頭愈發紅燙二狗子坐在海邊的圍桿上,一個手拎着不知名的酒瓶,等待着今天的買家而瘸子並不是真的瘸了腿,只是有一次玩鬧中意外摔斷了第三條腿引擎的機械轟鳴音越來越近,二狗子單手撐起圍桿,乾淨利落地翻身跳下「給我盯好了,一丁點不對勁就趕緊給我打信號,要不然今天咱們都得栽倒這」二狗子拿着對講機嚴重地說道一道刺眼的白光把二狗子打的光亮,一輛機械猛獸帶着與地面刺耳的摩擦聲隨即戛然而止從車裡陸續下來七八個高矮不一男人,從站立姿勢看得出來不是什麼好鳥「喂,我要的貨帶來了吧,可別讓我失望,你們這些雜碎知道的!」戴着黑框眼鏡,把身上穿的西裝撐的幾乎要撕裂的壯漢開口說道「帶來了,老闆」二狗子深知道這些人都只是幕後老闆的打手,輕軟怕硬得很,所以二狗子一點不虛地回應着「瘸子,上貨!」二狗子對着對講機喊着,突兀地破音在港口的夜晚顯得格外的詭異,可二狗子卻絲毫沒覺得今晚的交易有什麼不同分界線-------------------------------------二狗子牧邊在顛倒黑白的世界又有怎樣的妖孽人生展開

《末世黑白》章節試讀:

二狗子看着前方一幅世界末日的景象,街道上撞得橫七豎八的汽車,時不時冒出爆炸的火光,到處都是像無頭蒼蠅一樣四處亂竄奔逃的人類,有的被撲倒在地發出恐慌痛苦地嚎叫,幾息之間便沒了聲響,有的被一群怪物啃食得沒有一點人形,那些怪物完全就是跟電影裏面喪屍的樣子一模一樣,白色的眼膜沒有血色沒有瞳孔,臉上的面部肌肉萎縮,像是乾癟人皮貼在骨頭上,嘴巴一直裂開到耳根,增生的牙齒沿着原來的齒位邊又長了一圈,露出的皮膚是乾燥灰白的。看着外面慘烈的景象,胖子不由得感嘆道「還好跑出來了,哥你這車真得勁啊」。

胖子繼續說道「哥,我叫趙光榮,大家都叫我胖子。接下來咱們去哪」二狗子現在心裏也是一陣迷茫,估計全世界現在都是這個鬼樣子了吧,希望牧野能夠活下來。開口說道「不知道」。胖子說「那就去我家吧,我家在洛城邊上,是開豬肉鋪」。二狗子一口答應「行」。

胖子繼續說道「從洛城大道一直走,看到一個水潭,右轉就到了」。在胖子的指引下兩人一路上也沒碰見多少喪屍,零零散散地冒出來幾隻全部被撞成碎肉。

二狗子把車停在水潭旁,看着前面一片一片平房,都沒個人影,覺得十分怪異。便問道「胖子,你們這村裡有多少人常住,這大白天的怎麼沒看見一個人影」。胖子說道「這是正常的啊,哥,咱們這村裡基本都是老人,小孩都很少,離城裡比較近,年輕力壯的都去城裡打工,有的乾脆就不回來,所以這片好多都是空房子」。二狗子應道「你下去帶路」。胖子沒聽懂地說道「哥,不用啊,我家就在公路旁邊,前面一腳路就是的」。胖子往他說的方向指了指,二狗子看了看沒說啥,便踩下油門向胖子的家開了過去。映入眼前的一個粗大的鋼結構框架兩扇厚重實心的鋼製大門,墨綠色門上貼着倆門神。二狗子把車停在院子里,四處打量了起來,把手裡的土銃打開了保險,胖子見到急忙說道「哥,我這屋,平常就我一個人,我老頭他們走得早」。二狗子讓胖子打開所有房門,一眼看去確實只有他一人。胖子說「哥,進屋裡坐」。二狗子端着土銃背着菲克的黑色背包隨胖子一同進到了屋內,一個大男人把屋子收拾得還算乾淨,兩人坐下,不等胖子開口二狗子便開口說道「你叫我狗哥就行」。胖子說「狗哥,今天我就出去送個貨,咋就到處都是吃人的怪物」。二狗子說「我也不知道,我剛來洛城沒多久」。二狗子繼續說道「現在不是管怪物是怎麼來的了,是我們要怎麼活下去」。

胖子應聲說道「是啊,狗哥我以後就跟你混了」。二狗子嫌棄地說道「我不要一頭豬跟着我」。胖子說「我雖然胖了一點,但是我可以瘦的」。二狗問道「你家裡有多少存糧,有沒有農用工具」。一個計劃在二狗子心中升起。胖子聲音拉高了幾分道「有的,有的,我家什麼都不多,吃得最多」。二狗子想想也是這麼回事要不然這眼前三百多斤的肉是怎麼長的,胖子拉着二狗子就去看他家庫房,一進門二狗子還是被這滿滿當當一整間房的食物儲備給驚喜到了,房間有三十來個平方,有礦泉水,零食、泡麵、火腿腸、巧克力、都是一大堆的,更誇張的是這貨還在房頂掛了30多條熏肉、羊腿,角落裡還有三個大冰櫃,走近一看裏面也裝得滿滿的。二狗子開口問道「這些你都吃得完嗎?」胖子說「我平常就是從城裡到村裡來回倒貨的」。二狗子說「難怪有這麼多的,食物短時間不用發愁了,走去準備點傢伙搞事情」。胖子一臉呆豬樣說道「狗.狗子哥,你會要去找那些喪屍干架吧」。二狗子說道「不解決那些喪屍,你丫的睡得着嗎?」胖子弱弱地說道「狗哥,我其實睡得着,我可以不去嗎」二狗子沒好氣地說道「不去今天就殺豬」。胖子無奈地說道「別啊,狗哥」。在二狗子的威逼下,兩人便開始了武裝,二狗子拿了一個鐵鍋蓋當盾牌,另一個手裡握着足有1.2米長的實行鋼筋,土銃則是別在腰帶上,手背上綁着用細木頭做成護腕,二狗子看準備得差不多便喊道「胖子你搞完了沒有」。胖子說「快了,快了,狗哥,你再堅持一會」。二狗子一臉黑線,只見胖子渾身下上密密麻麻地綁着干樹枝,一隻手拿着農村土灶的大鍋蓋,另一隻手也拿着根更長的鋼筋。胖子說道「狗哥,我搞好了」。二狗子不耐煩地說道「你帶路,今天先清個一半出來,明天清完」。胖子咋舌地說「狗哥,我這村子雖然人不多,但是一兩天走不完啊」。二狗子說「別廢話了,趕緊的」。對於這個村子到底有多少人,二狗子也沒底。胖子在前面帶路邊走邊說道「狗哥,這前面有三戶人家平常有人住,有兩個老頭,一個老太婆,還有一個胖妹,你看先去哪一家」。二狗子說道「先去老頭的家裡」。二人大白天偷偷摸摸地順着水泥混着泥巴路摸到了老頭的家門口,這老頭的房子更老,大門口兩根老舊的木頭圓柱頂起門梁,門柱上黑紅色的油漆早就裂開了皮子,風一吹些許碎皮掉落,胖子用鋼筋推開老破木門,發出摩擦的嘎嘎聲,胖子見沒什麼動靜便伸頭看了起來。轉頭對二狗子說道「狗哥,裏面沒人,要不要進去看看。」二人在院里打量起來,準備分頭行動,二狗子說「你去左邊看看,我去右邊」。胖子苦笑地說道「能一起不」。二狗子說「你以為是拉屎,還要一起」。二狗子自顧自朝堂屋裡走去,這間老宅是按照古法建造的,中間是堂屋,兩邊都是廂房。二狗子一進來便聞到一股血腥味,二狗子取下土銃,看了看房子里,牆地面都沒有打鬥的痕迹,也沒有血跡,怎麼會有血腥味,二狗子繼續朝門廳背後的內屋走去,血腥的氣味越來越濃,撥開門帘,一具老人的屍體躺在地上。屍體極度消瘦,表皮好像是緊緊貼在骨架上,乾屍的肚子被破開,裏面的內臟被啃食一空,從破開的傷口上來看不像是人類的牙齒咬的,更像是野獸用爪子撕開的一道口子。二狗子看着眼前沒有發臭的屍體,直覺告訴他,這人剛死沒多久,死狀慘烈,此地不宜久留。在二狗子轉身的同時,他隱隱感覺身後有什麼東西死死地盯住他了,二狗子想都沒想撒腿就跑。邊跑邊喊「胖子,快跑」。

胖子這會剛從西屋出來看見奔來的狗哥,胖子想都沒想一溜煙地跑向門外去。

當二人一路狂奔回來,在院子里大喘氣的時候,剛剛那個老宅子里一個黑色的身影從屋頂跳下,在空氣中嗅了嗅,緩緩走到老宅子的大門口,看着前方慌逃的路徑,一個閃身便跳到了旁邊的灌木叢里。二狗子這會才緩過了氣,剛剛那種死亡的壓迫感久久縈繞在心頭,像是被死神盯上,知道自己必死無疑,卻不知道死亡是在何時終結自己。二狗子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沒管胖子在一旁是如何嘰嘰喳喳,自顧的思索起來,剛剛如果我轉身今天絕對回不來,還有胖子也得死,那東西真是恐怖至極,看來後面不能再出去了,說不定再出去就得死在外面。二狗子抬頭看了看這滿是破綻的院子,唯獨就只有房子比較結實,是那種鋼筋混凝土結構的,房門還是那種老式的木門,多來幾個喪屍完全都扛不住,現在這個食物足夠我跟胖子兩個人吃好久了,等喪屍都走了,在做打算吧。二狗子上前拍了拍乾嘔的胖子說道「胖子,你知道剛剛我為什麼要跑嗎?」胖子一臉獃滯的看着二狗子說道「不知道,反正狗哥說的都對,我知道狗哥不會害我的。」二狗子繼續說著「剛剛我在那個老宅子里,發現了一具被破開肚子的乾屍,正準備叫你過來的,突然我的背後有有種如芒在刺的死亡一點點逼近的感覺。」胖子驚恐的說道「這麼說那玩意,還可能不是喪屍?要是喪屍不早就吧唧吧唧的啃過來了。」二狗子說道「那是,這玩意我也說不清是什麼,反正我感覺我哪怕用了土銃也不一定打得過,再說了我沒多少子彈了,就只有10來發了。」胖子可是見到過土銃的威力的,一槍能把喪屍蹦個老遠,在身上開無數個洞,再近一點直接給轟爛。胖子急忙的說道「那狗哥,咱們後面怎麼辦啊。」二狗子說道「能怎麼辦,涼拌唄。」二狗子看着胖子一臉爛泥樣便說著「就算沒得土銃了,咱們還得要活是不是。」胖子的豬頭點的跟小雞啄米一般二狗子繼續說著「咱們這段時間都不出去了,當務之急就是把庫房的牆跟咱們卧室的牆打通,在把這兩個房間的用鋼板加固,另外在在庫房那邊得開一個後門,方便隨時跑路。」胖子一聽到不用出去了頓時來了精神說道「我去加固門,我去砸牆,狗哥您就在屋裡給我把風吧。」二狗子心裏想着瞧你那出息,嘴上說著「好,現在就開始干。」二狗子對剛剛的老宅還是心有餘悸。胖子那邊忙的熱火朝天,一會跑到屋裡拿工具一會釘釘子,一會又是去砸牆,二狗子拿着房間牆上取下吳江省的地圖在桌上慢慢研究起來,這趙家莊後面就是一連綿一片小山包,名字倒是叫的奇怪叫黃土坡,越過黃土坡便是吳江省的沙市,如果順着洛城大道筆直往前走就是吳江的省會城市祁陽市,祁陽市三面環湖背靠天青山,只有穿過天青山才能到達下一個城市,心中苦悶到,這去淮南省的路途極為遙遠,而且路上危險重重,不知道哪天就掛在了路上,二狗子這會打開運動背包,取出衛星電話的零件拼裝起來,嘴裏嘀咕着「也不知那個老不死怎麼樣了,算了,給他打個電話報個平安吧。」二狗子似乎一點也不擔心劉老那邊。

《末世黑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