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穆春江扶着一個碧色的身影
穆春江扶着一個碧色的身影 連載中

穆春江扶着一個碧色的身影

來源:google 作者:顧坤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穆春江 鄭監市

我是個大花貓我吸了吸鼻子,準備將他們都趕走,卻突然瞥見穆春江扶着一個碧色的身影,離我越來越近他那樣專註,那樣堅定,連風都溫柔了幾許我從未覺得如此狼狽,只覺展開

《穆春江扶着一個碧色的身影》章節試讀:

我是個大花貓。
我吸了吸鼻子,準備將他們都趕走,卻突然瞥見穆春江扶着一個碧色的身影,離我越來越近。
他那樣專註,那樣堅定,連風都溫柔了幾許。
我從未覺得如此狼狽,只覺得心都空了一塊。
原來過往的那些溫柔,不只是屬於我。
我躲進小巷子里,哭得不能自已。
恍惚間,我忽然覺得,曾幾何時,也有人這樣溫柔地護着我,與我定下一生的約定。
我頭痛欲裂。
有個陌生又讓人心安的聲音叫我的名字「明月。」
「明月。」
「莫哭,我會等着你。」
可我如何能不哭呢?
我才發覺,我錯得離譜。
那些失去的記憶,如同潮水般湧進我的腦中。
我以為我不願往生,是為了穆春江。
但其實,我是在冥府等人。
等我的愛人—瀋海平。
他與我青梅竹馬,從小就將我保護得極好。
哪怕後來我的父兄被人構陷謀反,牽連到我這個出嫁女,他都從未起拋棄我的心思。
他那樣風光霽月的人,甘願為我上下鑽營,只為了將我父兄救出牢獄。
他被下獄的時候,抓着我的手,語氣里滿是心疼又愧疚「明月,對不起,我不能再護着你,也未能救出你的父兄。」
他死在五月初八。
躺在我懷裡,流了那樣多的血。
我也隨他而去。
我說好要找到他的。
如今,我食言了。
我忘掉了他,甚至愛上了別的男子。
他定是對我太失望,所以才久久不願相見。
甚至在回憶里,連正臉都不願意留給我。
我的心揪在一起,疼得幾乎窒息。
我不知如何面對瀋海平,也不知如何放下穆春江。
我是個罪人。
..
醒來的時候,是第二日下午。
門口有細碎的響動,鄭監市將一碗葯放在我的床頭。
見我醒來,鄭監市鬆了口氣「菩薩保佑,你終於醒了。」
我勉強扯了扯嘴角。
鄭監市又變戲法一般,從身後端出來一碟子玫瑰酥「你喝完,吃塊玫瑰酥便不苦了。」
我捧着葯碗,淚水不受控制地滾進苦澀的葯汁中。
鄭監市將一旁的熱毛巾擰乾水遞給我,突然問我「小何,值得嗎?」
值得嗎?
我也這樣問自己。
可是誰能給我答案呢?
我壓抑許久的情緒終於決堤,一邊啜泣,一邊將我的愧疚說與他聽。
「海平因我而死,我卻帶着本屬於他的滿腔熱情...

《穆春江扶着一個碧色的身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