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奈何嬌妻太會撩
奈何嬌妻太會撩 連載中

奈何嬌妻太會撩

來源:外網 作者:盛莞莞凌霄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盛莞莞凌霄 都市言情

「我愛的人一直都是白雪。」一句話,一場逃婚,讓海城第一名媛盛莞莞淪為笑話,六年的付出最終只換來一句「對不起」。盛莞莞淺笑,「我知道他一定會回來的,但是這一次,我不想再等了。」父親車禍昏迷不醒,奸人為上位種種逼迫,為保住父親辛苦創立的公司,盛莞莞將自己嫁給了海城人人「談虎色變」的男人。世人都說他六親不認、冷血無情,誰料這猛虎不但粘人,還是個護犢子,鑒婊能力一流。「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是什麼?」「哪怕全世界的人都說你不好,那個人依然把你當成心頭寶。」展開

《奈何嬌妻太會撩》章節試讀:

盛莞莞想起慕斯剛剛那番話,他說「莞莞,對不起,是我辜負了你,其實我愛的人,一直都是白雪。」

她陪伴了他整整六年時光,陪他瘋陪他狂,陪他熬過無數個黑暗與光明,到頭來只換來一句無關痛癢的「對不起」。

那些曾經她認為最幸福快樂的時光,如今看來,不過是一場場精心策劃的陰謀。

痛到極限,反而哭不出來。

盛莞莞凄涼的笑了笑,嬌嫩的唇早已經無顏色。

「莞莞。」

顧北城朝她伸出臂膀,眼底感情幾乎快滿溢出來「失去了他,你還有我們這些朋友,只要你想,我的臂膀隨時可以讓你靠。」

盛莞莞將頭靠在了顧北城的臂膀,疲憊的閉上了雙眼,「謝謝你北城。」

她好累,真的好累……

顧北城低頭看着眼前的女人,直到平穩的呼吸聲傳來,才敢抬起手指,憐惜的落在她的臉上,眷戀仔細的描繪起來。

盛莞莞做了個很長的夢,夢裡她和慕斯的過往就像一部電影,一幕幕在她腦海回放着。

那個生日宴後,被盛莞莞選中的慕斯成了盛家的常客,盛燦夫婦並沒有因為他的殘疾而嫌棄他,而是將他當成自家兒子一樣對待。

盛燦是個精明有遠見的商人,同時也是一個好老師,而慕斯天資聰穎,往往一點即通。

十八歲的慕斯比同齡人更加內斂沉穩,他脾氣好又上進有耐心,對待盛莞莞更是體貼有加。

兩年下來,慕斯就得到了盛燦夫婦的認可,替他和剛滿十八歲的盛莞莞舉辦了一場盛大的訂婚宴。

而盛莞莞呢,她終於不用被迫學習她不喜歡的東西,每當她有空,就喜歡拿着畫筆,畫天畫地畫慕斯。

慕斯瘋狂的愛着極限運動。

這個少年似乎迫切的想向世人正明,自己是個正常人,正常人能做的事,他能做,正常人不敢做的事,他也敢做。

於是盛莞莞就陪着他一起瘋。

跳傘、蹦極、潛海、衝浪、騎馬、射擊、滑雪、飆車……

那些曾經的美好啊,現在都變成了傷人的刀、刺人的劍,叫她痛不欲生。

這個夢繼繼續續的持續了一整夜,當美麗的噩夢清醒,不知何時枕巾已經被淚水所濕透……

慕斯逃婚的事,很快在海城鬧沸沸揚揚,一天內便路人皆知,甚至發展出好幾個版本。

一時間,身為海城第一名媛的盛莞莞,淪為了人們茶前飯後津津樂道的笑柄。

盛莞莞留在醫院照顧父母和妹妹,對於外界的傳言一概置之不理。

這一個星期,慕斯沒有來過一個電話,大有想要跟盛家斷絕一切往來的意思。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盛燦一直昏迷不醒的關係,這兩天盛莞莞總覺得盛母的情緒不太對。

這天晚上,盛莞莞剛洗完澡,便聽見盛母的慘叫聲從外面傳來。

她立即沖了出去,便見盛母倒在地上。

「媽,怎麼了這是?」

盛莞莞連忙上前想將盛母扶起來,手卻被盛母死死攥住「莞莞,杉杉被人搶走了,你快去把他找回來,快去……」

杉杉就是盛莞莞剛出生一個星期的妹妹盛杉杉。

「杉杉被人搶走了?」

什麼人這麼膽大妄為,居然敢公然跑到醫院來搶奪別人的孩子?

可盛莞莞沒有時間多想,立即起身想追出去。

就在這時,盛母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死死攥住她的手不放「阿燦……快,快去看看你爸爸。」

說罷,盛母將盛莞莞往前推去。

盛莞莞才站穩,便見一個頭戴帶鴨嘴帽的男人,低着頭疾步從盛燦病房走了出來。

「你是誰。」

盛莞莞臉色一變,大喊了聲「站住。」

男人立即拔腿就跑,盛莞莞反應過來想追上去,卻聽見盛母說「別追了,快去看看你爸爸。」

盛莞莞進去時,盛燦的氧氣罩已經被人扯掉了。

她趕緊拿起氧氣罩幫盛燦重新戴上,並按下緊急呼叫。

好在發現即時,人沒什麼大礙。

這兩件事連在一起,傻瓜也能看出來有人想搞盛家。

而盛母的剛才反應,顯然是知道些什麼。

在盛莞莞的逼問下,盛母說出了實情。

盛燦的表哥陳文興,也是公司第二大股東。

三天前,他得知盛燦的病情,想將他從總裁之位拉下去,自己取而代之。

他想以低價收購盛莞莞母女名下的股份,逼盛母簽同意書。

這分明就是趁火打劫,欺負她們孤兒寡母沒依靠。

盛母當然不可能同意,於是便有了今天的事。

「今天只是恐嚇,如果他得不到想要的東西,下一次你爸恐怕就沒那麼好運了,還有你妹妹……」

話說至此,盛母已經泣不成聲。

《奈何嬌妻太會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