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逆耳
逆耳 連載中

逆耳

來源:google 作者:森嶼呀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森嶼呀 陸瑾憶

從小就能看見鬼的周瑾憶,懷着一腔熱血進入A市重案四組;沒想到第一天便遇見了一起凶殺案,痴傻的犯罪嫌疑人,消失的警員,以及遊盪在太平間被割去舌頭的被害人鬼魂;一切都讓周瑾憶毛骨悚然,更讓他沒想到的是,自己的隊友,居然都不是什麼正常人;展開

《逆耳》章節試讀:

A市公安局內,刑偵隊重案四組,組長陸明皺着眉頭看着手裡的檔案,而後抬起頭又看了看面前一身警服,站的筆直的男子。

「你叫周瑾憶對吧,刑事警官學院畢業的?」陸明問道。

「是,長官。」周瑾憶中氣十足地回道。

陸明一拍腦門,看着一旁正在喝茶的副組長白軍,有些頭疼地道「咱們有說要人嗎?」

白軍搖了搖頭,抿了一口茶道「你沒有,我有。」

陸明一時噎住,白軍站起身拍了拍周瑾憶的肩膀,嘖一聲道「嚯,一身肌肉,是個好小子。」

陸明看着白軍氣急敗壞地道「咱們組這一周都快忙死了,哪裡有時間帶新人?」

白軍端起茶杯,罷了罷手,轉身走掉。陸明暗罵了一聲混蛋,看着周瑾憶道「你自己找位置坐吧。」

周瑾憶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眼睛裏閃過一絲不安,點了點頭,看了一眼辦公室,找了一個空座位坐了上去。

「喂,小子,新來的吧,那位置有人的。」一個約莫一米八左右,膚色黝黑,身材健碩的男子對周瑾憶道。

周瑾憶連忙起身,一邊收拾東西一邊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黑臉大漢拍了拍周瑾憶的肩膀笑了笑伸出手道「沒事,我叫高飛,在重案組已經三年了。」

周瑾憶連忙將手伸出去,有些窘迫地道「我叫周瑾憶,今天剛來,畢業於刑事警官學院。」

高飛點了點頭,鬆開手,指着一個堆滿文件的桌子道「那裡沒人,我幫你收拾收拾。」

周瑾憶連連道謝,陸明撇了一眼,看着辦公室內其餘幾個盯着手機聚精會神的人,大聲吼道「起來,來新人了不知道嗎?幫忙收拾。」

一時間辦公室哀嚎一片,「組長,咱們好不容易才歇一天,讓我們打完遊戲不行嗎?」一個娃娃臉,長相陰柔的男生說道。

陸明扯了扯嘴角,看着那男生沒好氣地道「趙天,我沒記錯的話,你小子是技術組的,快快快,給我動起來。」

趙天撇了撇嘴,掏出口袋裡的口香糖塞進嘴裏,轉頭撲向那張辦公桌。

周瑾憶拘謹地看着一幫男人火速將堆滿文件的辦公桌清理出來,感激地對着眾人連連道謝。

趙天走到周瑾憶背後,捏了一把周瑾憶的胳膊,而後喃喃自語道「長得倒是和清彥有的一拼,就是還是沒有清彥壯。」

周瑾憶正想問清彥是誰,便發現辦公室里的人都一臉落寞的看着那張空掉的辦公桌,就連陸明也眼眶微紅。

這時,電話響起,陸明接完電話後,一臉沉重的對眾人道「走吧,出任務。」

眾人立馬起身,火速往外沖,只留下一臉怔愣的周瑾憶和陸明和癱倒在辦公椅上的趙天。

陸明看了一眼一臉迷茫的周瑾憶,沒好氣地道「愣着幹嘛?走啊!」

周瑾憶這才回過神,火急火燎地往外跑,陸明暗罵一聲菜鳥,對趙天道「一會兒回技術組去,天天在重案組獃著幹什麼?」

趙天點了點頭,陸明也跟着往外走。

A市郊外,一個廢棄的工廠外,陸明等人趕到時,現場已經拉起了警戒線,陸明邊走邊戴上手套,拉起警戒線走了進去。

「什麼情況?」陸明轉頭問一旁站着的女警員,女警員一臉蒼白地道「接到報警,報警人稱附近有人械鬥,趕到時只發現了這具屍體。」

周瑾憶跟在高飛身後,看着陸明神色凝重地掀開屍體上的白布,滿臉不適地閉上。

那是一具沒有頭的屍體,穿了一件嶄新的白色連衣裙,沒有穿鞋,雙手平放在胸前,手臂已經有了屍斑,而脖頸處的傷口已經有些腐爛。

陸明邊查看屍體邊道「女性,二十歲左右,雙手有束縛傷,**有咬傷,屍臭明顯,有屍斑,有輕微腐爛跡象,推測死亡時間超過24小時,頭顱消失,還有補充的嗎?」陸明望向後面站着的隊員。

高飛蹲下仔細地看了一遍後道「組長,她的手指甲很乾凈,腳趾甲有淤泥,腳底卻很乾凈,說明兇手對屍體進行了清洗。全身除了**和手腕,並無其他傷痕,致命傷應該是在頭部,而脖頸處的傷口無血凝,可以判斷是死後割頭。」

陸明點了點頭,眼裡露出一絲讚賞,而後看向周瑾憶,周瑾憶一時有些發懵,見陸明始終盯着自己,頭皮發麻地蹲在地上也開始查看屍體。

陸明抱着手臂等着,眼裡閃過一絲促狹。周瑾憶強迫自己盯了半天后,捂住嘴跑到一旁吐了起來。

另一邊,手中拿着一個奇怪探測儀的女隊員對陸明點了點頭,陸明眼裡閃過一絲異樣,轉瞬又恢復成笑眯眯地模樣。

高飛滿臉同情地看了一眼吐的昏天黑地的周瑾憶,想起自己曾經也被組長這麼整過,有些無奈地走上前,遞給了周瑾憶一瓶礦泉水。

另一邊,偵查四周的隊員對着陸明大喊道「組長,有情況。」

陸明趕忙趕了過去,看着地上那枚殘缺的腳印,拍了拍那隊員的肩膀道「行啊,李奇,又是你第一個。」

那警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陸明看着那枚腳印道「奇怪,這好像是女人的腳印。」

另一邊,在工廠內偵查的警員也喊了起來,陸明等人過去時,發現了大片血跡,還有一口用簡易的磚石搭起來的鍋,還在冒着熱氣,一旁的警員扶着牆,拿着口袋,吐的歇斯底里。

陸明探頭一看,那鍋里正煮着一個黑乎乎的東西,儼然是一個人頭。

陸明頓時覺得胃裡有些不舒服,轉頭看向了工廠內大片大片的血跡,和雜亂的腳印,眉頭皺起,高飛跑過來時,陸明正蹲在地上看腳印。

高飛也跟着蹲下,有些好奇地看過去,這裡的腳印約莫有二十多人,雜亂無章,好在工廠被廢棄後,遍地都是塵土,腳印都很清晰,其中最多的是一個小巧的腳印,沒有穿鞋,現場遍地都是。

陸明看了一眼身後吃着棒棒糖的組員沐瑤,沐瑤點了點頭。

周瑾憶也蹲下查看,越來越覺得奇怪。

現場這麼大片的血跡,若是嫌疑人要將屍體移到工廠外,腳底勢必會染上血,可工廠內的腳印沒有一個是帶血的,哪怕兇手戴了鞋套,現場灰塵這麼大,也應該留下一些痕迹。

畢竟按照現場的情況,兇手是先砍下頭再轉移屍體,高飛突然想到屍體上也沒有一絲血跡,轉頭看向陸明。

陸明看了一眼一旁的周瑾憶,眼裡閃過一絲異樣道「這裡不是第一現場,兇手偽造了一個現場給我們,法醫還沒來嗎?」

「老子早就到了。」陸明話音剛落,一個穿着白大褂的男子走了過來說道。

「死何深,嚇老子一跳。」陸明罵道,何深也不生氣,看了看鍋里的頭,嘖了一聲對高飛道「你剛才判斷的很對,屍體被清洗過,里里外外都清洗了。」

高飛一臉懵,何深笑了笑道「簡單來說,就是兇手給屍體洗了胃,還灌了腸。」

《逆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