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再看我一眼
你再看我一眼 連載中

你再看我一眼

來源:google 作者:焱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月清 現代言情 顧封邑

嫁給他之後,沈月清非常開心,可成親後的三年里,她也體會到什麼是絕望愛他,沈月清展開

《你再看我一眼》章節試讀:

寒冬臘月,天寒地凍。
北齊王府一個偏僻的柴房裡,一個衣着破舊單薄的女人正顫巍巍的拿着一個包子,慢慢的吃着。
這個包子是沈月清求了好久,才有一個丫鬟好心給她的。
自從顧封邑把她廢棄丟到這裡之後,她每天的伙食都只是一碗帶着冰渣的稀粥,可最近恰逢她的月事,她疼的厲害,這才不得已求來一個熱包子。
然而,下一秒手中的抱着被人用力打掉。
「沈月清,你還有臉在這裡吃東西,還不趕緊把你偷梨白的九芝草拿出來。」
愣愣的看了會兒地上的包子,沈月清遺憾的嘆了口氣,「我說過了,我沒見過什麼九芝草。」
顧封邑怒氣更勝,轉眸看向一旁的丫鬟,「你敢私自給她送吃的的,來人,拖出去打四十大板,丟出府。」
「不要……王爺饒命啊……」 縱然拚命掙扎求情,小丫鬟還是被無情的拖走了,看着小丫鬟眼睛裏的仇恨和恐懼,沈月清無力的跌坐在地上,聲音都有些顫抖「你就這麼恨我,連這樣無辜的人都不放過?」
顧封邑俯身,冷冷的看着她「與你有關的人,都死有餘辜!」
意味不明的話,讓沈月清心中的不安驟然擴大。
「你做了什麼?」
隨着她的話,之間顧封邑拿出一張布告丟到她腳下。
看到白紙上森森的黑字和血印,沈月清腦中轟的一聲,震得她無法思考。
上面寫着,沈長庚謀逆,昨日沈府上下賜死抄家,九族流放。
顧封邑笑得殘忍「可憐沈家父母,生養了女兒,倒被女兒牽累了性命。」
「你個混蛋!」
沈月清心肝劇裂,瘋了一般衝上去,卻連他一片衣角都沒摸到,就被他一腳踹到牆角,身體狠狠砸到了牆上。
後背痛,心肺脾胃到處都痛,卻沒有哪裡痛過她的心。
如果可以,她多希望當年沒有愛上他,沒有偷偷跟着他去戰場繼而機緣巧合救了他,結果落個斷送了全家人性命的下場。
她用力將自己蜷縮起來,卻無法減少絲毫心中的抽痛。
「啊!」
撕心裂肺的嘶喊聲,再也剋制不住脫口而出。
顧封邑愣了,這麼多年,無論他怎麼對待她,她都高傲到讓他恨不得折了她的脖子,竟然從沒見過她如此絕望悲慟的樣子,好像所有的生機都瞬間從她身上抽離了。
看着她的樣子,他心裏無法控制的又生出異樣的感覺,手指慢慢攥緊了袖裡的半截短笛。
這短笛是救他的人留下來的,他記得昏迷間,反覆聽到那個人吹一首曲子,當無意間在一間小酒館聽見楚梨白吹出這段曲子的時候,他就知道,他幾年來魂牽夢繞,苦苦尋找的那個人,終於找到了。
而現在,因為沈月清偷走了她救命用的九芝草,導致她生命垂危,他可能再次失去她。
他沒守住她一次,怎麼可能讓這種事發生第二次?
想到現在虛弱蒼白的躺在病榻上的梨白,他的心又硬了下來。
「你的六弟還沒死,你不想救他嗎?」
聲音冰冷。
沈月清渾身一震,猛地睜大眼睛,她的六弟,那個才五歲的弟弟,沒死?
「你要什麼?」
她一開口,聲音是自己都嚇了一跳的粗嘎。
「梨白病發了,大夫給她新創了一副葯,但是毒性可能太大,怕有什麼不妥,需要人試藥。」
原來,又是為了那個女人。
心裏痛得撕心裂肺,沈月清卻笑得肆意「好,我同意了。」
 

《你再看我一眼》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