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門錦路
農門錦路 連載中

農門錦路

來源:google 作者:夏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翡 夏絨

【fqxs】當見到院中場景第一眼時,夏絨只覺得這一刻的記憶令她不管經歷多久都再難以忘懷墨翡的院里有兩棵樹,一棵桃樹,一棵杏樹,一棵開滿粉花,一棵開滿白花,蓬鬆如浮雲三月的花開得很滿,彷彿要溢出枝頭,從夏...展開

《農門錦路》章節試讀:


雖然知道那人是夏絨,但他並沒有叫她出來,只當做沒有看見。

而那剛追着墨翡的女孩見他如此拒絕,心中對夏絨甚是嫉妒,可心裏又放不下墨翡,偏偏他要與一個那麼不堪的女人結為夫妻,墨翡有才華,如果他娶了自己,等到哪天他功成名就高中狀元,自己豈不就狀元夫人,名利雙收,比起滿身銅臭味的公子哥不知道好多少。

於是仍不死心道「你不要那麼快拒絕我,即便不能是正妻,我還能……我會一直等你的!」先放低身份,真到了那一天,誰是夫人還說不定呢!而且她這般真情流露,哪個男人不喜歡,面上說著,她其實心裏已經有了計較。

女孩自言自語的話,墨翡選擇無視,完全沒有把她放在心上。

腦子裡一直在想,夏絨躲在樹後又想做什麼,只覺得這女人變來變去的,讓他難以捉摸,之前見面對他不理不睬,磕了腦子後對他滿眼愛慕,形象氣質完全像變了一個人,莫非真是腦子磕壞了?還是女人都如此?墨翡納悶不解,有機會讓賈大夫給她瞧瞧,只要她是夏絨就行……眼中一道暗流閃過,快得彷彿錯覺。

樹後面的夏絨聽着墨翡離開的腳步聲,他並未往她們這邊走。

現在夏絨心中有兩個小人在爭鬥,使她很難下決定,一個說:「快出去啊!當做偶遇,不論是采蘑菇,還是采果子,趕緊出去,在那個女人面前大秀一陣恩愛,讓她死心!」

另一個在說「別出去,如果在那女人面前秀恩愛,且不說墨翡會不會配合,萬一她覺得你是一個心機女就慘了,你要樹立清純可愛聰明善良親和無敵美少女的形象就毀了啊!在心愛的人面前怎麼能表現心機呢,要表現也要在人後嘛!」

一個又說:「你沒聽到她說什麼嗎?她說會一直等着墨翡的,這不是明擺着讓他采野花的嘛!現在出去,趕緊將她剛剛冒頭的念想掐死在搖籃里,回頭說不定還會有小紅小青小紫來呢!畢竟你看上的人,你還沒攻略,怎麼能再養後宮?」

上一個聲音仍氣勢不減說「出去吧!這麼躲躲藏藏不是你的風格,別忘了,你是穿越來的,你有二十多年的教育,你曾上知天體運行原理,下知有機無機反應,前有橢圓雙曲線,後有雜交生物圈,外可說英語,內可修古文,求得了數列,說得了馬哲,溯源中華上下五千年,延推赤州陸海百千萬,既知音樂美術計算機,兼修武術民俗老虎鉗,你怕什麼,哪怕裝個X也是有底氣的,有氣勢,有理由的,去吧,去吧!」

兩者間的交纏只在一霎間,夏絨的腦子裡便迴響着「去吧去吧」的聲音。

於是,墨翡剛邁腳走了兩步,夏絨的聲音就從那邊突然傳來,便停下腳步看向那邊。

「阿契,看那,竟然是羊肚菌!趕緊采點拿回家,那麼多,竟然沒人采。」夏絨找借口偶遇,正好看到腳邊生長的羊肚菌,這可是有營養的植物。

原本被她硬拉過來捂住嘴偷聽墨大哥跟人說話已經夠驚心了,誰料她姐又讓他采蘑菇,還是毒蘑菇,他姐腦子真被磕傻了吧!

趕緊制止她的行為,以免在墨大哥面前鬧笑話「姐,別碰!那是毒蘑菇。」

「呵,是不是毒蘑菇,你姐我還不知道嗎?你姐我當年嘗遍美食,羊肚菌這麼好吃又營養的東西當然也是吃過,順便一提,我還會做,快采,回頭給你做好吃的。」夏絨當做沒有看見墨翡還有那一臉心驚的女子,跟阿契說起話,鼻子翹得有點高。

「姐……姐……你當年……嘗遍……吃……毒蘑菇。」夏絨這句話含的信息量太大,自從姐姐磕了腦子,有時說話讓人再難聽懂,他磕磕巴巴也沒能說完。

反應過來現在她是夏絨,不能亂說,要慢慢讓他們適應,夏絨含糊道「哦,那啥,沒什麼,我小時候見到一位雲遊的人,他吃過,告訴我的,我當時也吃了,還不錯。」編起來話跟寫書似的。

不打算跟阿契再糾結這個問題,身後還有人呢!不能讓他們等太久。

象徵性地扭頭看一眼,「咦,墨翡,你也在啊!背着背筐,剛從山上下來嗎?」

墨翡看她裝得面不改色,彷彿真的剛來一樣,「嗯,你跟阿契來這……采蘑菇嗎?」說著看了眼她手中的蘑菇,這種蘑菇長相奇怪,一看就像毒蘑菇。

「是啊!我說這裡那麼多羊肚菌,為何沒人采,原來你們把它當做毒蘑菇了,確實,它的長相奇怪,但並不能證明它不能吃,它可好吃了,回頭我做,你嘗嘗便知。」夏絨笑着向他解釋好一會兒,才想起後面的女孩,「這位姑娘,你也是來采蘑菇的嗎?」

「呃,是的,夏絨姐姐。」女孩手裡攪着手帕,一臉柔弱溫柔。

夏絨見她裝得白蓮花的形象,內心翻了個大白眼,只當沒聽見剛剛那句姐姐,對她一臉友善道「哦!這樣,那要小心了。」

「為什麼?」女孩輕言輕語地問,墨翡在這,她要與夏絨比較一番,看誰溫柔可人,善解人意。

「你可知這蘑菇可不是隨便採的,比如我手中的羊肚菌,樣子奇怪,像毒蘑菇,所以人們不採它,但殊不知它是可以吃的,而且還很好吃。」抬手將羊肚菌在女孩面前晃晃,忽略女孩抖動的身體,繼續說「而有的蘑菇看起來與可食用的蘑菇無異,卻含有劇毒,比如,死亡帽,比如秋日小圓帽,再比如死亡天使蘑菇,僅是食用一點,輕則長期昏迷,全身潰爛,重則致命死亡,無藥可救,你可一定要小心啊!」夏絨友好不能再友好地看着她。

在夏絨瞳孔的注視下,女孩背後涼颼颼的,身子搖搖欲晃,雖然夏絨說的那些她都沒有聽過,但想到若是以後自己真進了墨家門,她會不會輕易就殺了自己。

「這些都是小時候一位大師給我講的,確實是真的,要注意呀!」夏絨隨便搪塞了個借口,自己以前是個植物學家,用點專業知識嚇唬嚇唬她完全沒問題。

墨翡看着眼前的女子神采飛揚地說起蘑菇,眸色逐漸變暗。

這才是真正的你?或者說以前的你一直在裝模作樣,更或者現在的你根本不是夏絨……

夏絨未看出墨翡的神色,笑容越來越深地對着女孩。

她知道說出這些話後墨翡會懷疑,她要的就是讓他起疑。


《農門錦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