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女主容妃翠香男主楚嬴
女主容妃翠香男主楚嬴 連載中

女主容妃翠香男主楚嬴

來源:外網 作者:棄子成皇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棄子成皇

一覺醒來,穿越古代,成為被打入冷宮的皇家棄子。囂張跋扈的奴才,陰險毒辣的妃子,冷漠無情的帝王……楚嬴劍走偏鋒,好不容易掙脫冷宮枷鎖,轉眼又被發配到邊疆苦寒之地。什麼?封地太窮,行將崩潰?什麼?武備廢弛,無力抵擋北方賊寇?什麼?朝廷不予援助,百姓要舉家南逃?危機環伺,人人都覺得他已窮途末路,然而……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紹,哥前世應用技術專業畢業,最強特種兵出生,種種田,賺賺錢,打打仗,還不是手到擒來?!展開

《女主容妃翠香男主楚嬴》章節試讀:

「嬴兒,你不會是……真要殺人吧?」

容妃一聽兒子這麼說,臉上頓時浮現驚慌之色「不可以!絕對不可以,你這樣做,豈不是給了那些人把柄?」

容妃並不是一個宮斗小白。

別看他們如今身處冷宮,但,想要楚嬴命的人,依舊大有人在。

作為母親,她自然不希望,楚嬴因為一兩個下人的挑釁,就鋌而走險。

「呃……兒臣剛才只是嚇唬那個翠香,你怎麼當真了?」

楚嬴露出一絲窘迫,安慰道「母妃放心,兒臣又不是蠢貨,這種自掘墳墓的事,兒臣才不會做。」

「那就好。」

容妃鬆了口氣,隨後又蹙起眉頭「可是,除此之外,你難道還有其他應付之策?」

「母妃無需當心,只管靜等他們到來就好。」

王安並沒有說出自己的計劃,但他鎮定的神情,多少給了容妃幾分信心。

不到半炷香的時間,翠香果然帶人殺了回來。

這次來的人,多了瑨妃的內務太監李福海,還有三個人高馬大的雜役太監。

這樣陣容,對付病弱的母子二人,綽綽有餘。

李福海長相有些陰鷙,一見面,便扯着公鴨嗓喝道

「你們兩個,好大的膽子,連瑨妃娘娘的命令也敢違抗,還打了她的貼身丫鬟,咱家今天,少不得要為娘娘討一個公道。」

「李公公,都是誤會,嬴兒剛蘇醒過來,腦子還不太清醒,才會一時糊塗,冒犯了翠香姑娘,還請公公……」

容妃才開始求情,就被楚嬴打斷「母妃,和他們費什麼話。」

說著挺身上前一步,看着李福海「沒錯,命令是我違抗的,人也是我打的,你們想怎麼樣?」

「嘿嘿,看不出來,你這廢物,竟也有血勇的時候。」

李福海斜眼看着楚嬴,皮笑肉不笑「這樣才好,等下動起手來,咱家的人才不會手下留情。」

「不要啊,李公公,求求你……」

容妃嚇壞了,忙上前求情,卻被李福海一把推開,差點栽倒在地,還好被楚嬴忙及時扶住。

但見李福海毫無愧色道「現在才想幫你兒子求饒,晚了,連瑨妃娘娘的身邊人也敢打,簡直無法無天!」

「你容妃不會教兒子,咱家來幫你教,也好讓這廢物東西,長長記性。」

翠香頂着一個豬頭,趁機道「公公,讓你的人快點動手,我要這廢物,至少在床上躺一個月!」

「你確定一個月夠嗎?」

李福海陰惻惻笑道。

不等翠香開口,楚嬴忽然接過話「當然不夠,你最好讓我躺一輩子,這才算是本事。」

「嘿嘿,大皇子說笑了,你再不濟,畢竟也是陛下的兒子,咱家可沒這個膽量。」

李福海這話並沒有說謊,哪怕身處冷宮,楚嬴畢竟還是皇族。

只要有這層身份,這些下人,就不敢隨意殘害他,至少明面上不敢。

最多,只能讓他吃一頓皮肉之苦,就這還得遮遮掩掩。

不然,一旦傳出去,哪怕皇帝不管,滿朝言官,也不會輕易饒過他們。

「原來你們也有沒膽量的時候。」

楚嬴嗤笑一聲,握拳邁步上前「可惜,你們沒有,本宮卻有這個膽量。」

「你……你想幹什麼!」

李福海看着他的拳頭,厲聲喝道。

他不相信,這個往日的窩囊廢真敢動手打人。

下一刻,他就為這個想法付出了代價。

只見楚嬴沒有任何停頓,以極快的速度,直接一拳,狠狠打在他的肚子上。

「哎喲……咳咳,你……」

這一群差點讓李福海閉過氣去,慘叫着彎下腰,就像煮熟的蝦子,一邊乾咳,一邊指着楚嬴想往後退。

「李公公?!」

翠香也變了臉色,完全沒料到,慌忙朝那三個太監吼道

「還愣着幹什麼,還不上去救人。」

三人出夢初醒,這才齊齊衝上去。

只是,他們快,楚嬴也不慢。

直接怒吼一聲,撲到李福海身上,如兇狠的野獸,發瘋一般拳打腳踢。

「哎喲喲……他瘋了,快拉住,拉住他!」

李福海被打得抱頭鼠竄,衣服破了,帽子掉了,連頭髮也散了,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不過,多方畢竟人多勢眾,況且,楚嬴這具身體也遠不如前世。

僵持了片刻,還是被三個雜役太監按在桌子上。

「呸!你特么是瘋了,還是屬瘋狗的!」

脫離苦海的李福海,怒火中燒,狠狠吐出一口牙槽血,隨手掄起胳膊,命令道

「你們三個,給咱家按住了,嘿嘿,小子,你不是喜歡打人嗎,咱家陪你慢慢玩。」

「不要啊!」

這時,容妃又衝上來,李福海冷聲道「給我把這女人拉開!」

三人中的一人,頓時丟開楚嬴,去將容妃攔住。

沒人干擾,李福海回過頭,對着楚嬴露出殘忍的笑「打過癮沒?該咱家了。」

說完甩手就是一巴掌。

眼看就要招呼到楚嬴臉上,卻見他嘴角一挑,似乎早有預料,全身突然發力。

三個雜役太監,本就少一人,又是猝不及防,立刻被他掙脫一隻手,抓起桌上那把刀子,往上一划。

李福海反應不慢,趕緊收回手掌。

饒是這樣,還是被劃破了掌心,當即嚇出一身冷汗,忍不住破口大罵「娘希匹,你在找死……」

他的聲音突然戛然而止,整個人都僵住了,隨後臉色沉了下來,變得無比難看。

一旁的翠香,和那三名雜役太監,也好不到哪去,一副見鬼的模樣。

滴答……

鮮紅的血液,源源不斷從楚嬴的手腕流淌而下,很快便在他腳下匯聚成一小灘。

他竟割破了自己的手腕。

突如其來的一幕,連時間都被凝固。

良久,容妃才發出一聲尖叫,抓住楚嬴的胳膊,聲淚俱下

「嬴兒,你割腕幹什麼,為何這麼傻,你要活不成,娘也不活了,嗚嗚……」

「母妃別擔心,暫時死不了。」

楚嬴安慰了一句,扭頭看着李福海等人,挑釁地笑道

「你們不是要教訓我嗎,來啊,繼續……身為奴才,欺君罔上,逼得當朝皇子自殺,你們說,你們會有什麼下場?」

《女主容妃翠香男主楚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