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尊:我其實是流落民間的世女
女尊:我其實是流落民間的世女 連載中

女尊:我其實是流落民間的世女

來源:google 作者:桂花仙氣兒糕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庄青影 齊雲

世女和她的未婚夫互相隱藏身份偽裝成普通人談戀愛的故事青影幼年時就被父君帶離了京城,身為蘭王府嫡長女,未來的世女,就這樣隱姓埋名的在村子裏過了十年齊雲是齊家不受寵的嫡子,本該在成年後嫁給蘭王爺的世女當正夫,卻在離成年還有半年的時候遭人妒忌,流落民間,被路過的青影所救原本就有婚約的兩個人就這樣以一種意外的方式相遇了,彼時兩人一個落魄在外,一個隱居山村扮着農女他後來被齊府的人帶走,她追他而去,一朝恢復身份,萬人尊敬兩人再見,已是在皇宮裡的中秋夜宴上,青影以皇家身份出席,坐在屬於自己的席位上正巧遇見皇宮裡來了刺客,青影正與人過招,齊雲一眼就認出了那就是自己心上人,以為她是為了自己而身陷險境,他悄悄摸了摸懷裡她給的定情信物,下定了決心,青影回身見他,正想問他怎麼來了,卻見他故意撞到她懷裡,讓她挾持自己以求脫身青影笑而不語,只從懷中掏出一塊金制令牌,他仔細一看,瞪大了眼:世女令!她終於正式自報家門,在下是蘭王府的嫡長女,庄青影,齊五公子,你該管我叫妻主,不過……青影突然湊近了他的耳邊,低聲問:你我才不過半月未見,就對我投懷送抱?齊雲傻了,自己竟然是她從未謀面的夫郎?雙C和未婚夫用假身份相遇了展開

《女尊:我其實是流落民間的世女》章節試讀:

「你只需將自己家住何方告訴我便可,我會叫人送你回家。」

齊雲得到了一個自己未曾想到的答案,嘴上依舊不做聲,似乎是不知該說什麼,或是表達什麼。

不過還是跟着點頭,雖然她的表情和語氣都不由得讓人產生一絲信任,但這幾日的遭遇早已讓他初識了人間險惡,信任二字他不會再輕易交出去了。

青影看着眼前齊雲明顯未信的神態,倒也不解釋,只是又對着他承諾了一句。

「你放心,這段時日,我不會叫任何人再傷害你。」

青影提起這個,又想起這少年身上的傷,倒是有些擔心,不是擔心她自己,這少年身後的陰謀是否會讓她惹禍上身,而是不知這少年傷的是否嚴重,又是否已被他自己處理得當?

青影又抬頭看了他一眼,嘆了口氣,想來他是不願將傷口給她看了,不如她也先去休息了。

回屋的路上,青影心中想到,這世間不公之事甚多,怎的她就在這樣一個少年身上感覺到了自己的一絲心疼呢?

青影站在屋檐下,手拿着燭台靜靜地看了會兒,屋檐下儘是不停從上面跳下的雨滴,雨滴落在院內的青石磚地面上,有些順着地上原有的雨水流入水溝,有些卻又繼續調皮的往她身下的衣擺上擊去。

她望着這院子失神,一時想自己的未來該走向何方,一時又彷彿耳邊響起爹曾經的細細叮囑。

青影嘆了口氣,緩慢地轉身回房了。

而此刻已在屋內反應過來的齊雲正望着眼前的多盞燭火。

他看得專註又認真,四面八方的燭火將這間房給籠罩在了一片溫柔的橘色之中,偶爾會被從窗戶縫隙間偷溜進來風給吹得搖擺,帶動着屋內物件投落在地上的影子也跟着一起舞動,生動而溫馨。

又想起青影離開之前給他留下的話,只覺得心頭輕顫,齊雲覺得青影帶給自己的溫柔讓他有些無所適從,自小即便是在齊府也未曾有人這般放輕着嗓子去哄他,讓他放心,告訴他,會保護好他。

為什麼對他這麼好呢?還是這個問題,青影之前雖然是回答了,但好像又沒能解開他的疑惑。

看來,這個答案,只有在接下來的日子裏慢慢觀察了。

齊雲坐在柔軟的床上,伸手將床邊的帘子放下,將身子慢慢的朝後躺下。

雖然隔着帘子,但帳內依舊能感覺到燭光帶來的溫柔,輕緩地落在他的身上,似乎輕輕地披在他的身上一般。

燭光這般多,就將齊雲內心的害怕驅逐開了不少,心中沒了擔憂,也跟着放鬆了不少,僵硬的身子放鬆了,大腦卻又開始亂想。

齊雲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敢相信,昨晚上他還住在一間狹窄的黑屋子裡,和其他一同被賣到人販子手裡的男子們睡在一起,今日就躺在了錦被之上?

他不敢弄髒弄亂床上的東西,只是小心翼翼地貼在床邊清淺的呼吸。

心裏想着,若是這裡的主人回來看見他住在這兒,只怕是會不高興。

齊雲心想,住在這裡的男子,應該是她的夫郎?又或許是她的弟弟或是兄長?

看她的行為舉止,這家人應當是出身不錯的,許是落魄了才淪落至此。

這屋子裡的裝扮,京城的公子閨房也就這樣講究了,男子需要的都有,男子想要的,也有。

齊雲本以為今晚又會是如前幾晚一般難以入睡了,誰知道這屋外的雨聲雨聲助眠,氣溫又清涼舒適,再加上青影走之前給他點上的熏香,讓他越發覺得自己就要睜不開眼睛了。

他本是想多看一眼兒這間屋子,捨不得閉眼,可也沒撐上多久,終是熬不住,全身放鬆的入了睡。

夜晚的寂寥在朝陽初照於大地之上時便已經褪去,只餘下獨屬於早晨的勃勃生機,不論昨日發生了什麼事,樹上的蟲子們都在獨自唱着歡歌,不知人間悲喜得令人羨慕。

齊雲睜眼後,也沒有繼續躺着,他自小就沒有賴床的習慣,既然醒了便要起床,傷處似乎好受了些,去梳妝台旁尋了把看着便不是凡物的玉梳,將頭髮給理整齊後,又將雙手伸到腦後用髮帶重新束了發,這才推開門,走了出去。

誰知,一開門,就看見了正站在井邊洗漱的青影。

青影起的竟是比有着早起習慣的齊雲還要來得早,她隨她爹,皮膚細嫩,無需怎麼照顧這張麵皮,便已能保持着較好的容顏了,只需在清晨隨意的洗洗即可。

齊雲白日里看她,更是驚艷,那張精緻白嫩的臉上掛着她洗臉時在臉上留下的水珠,朝陽灑在她的臉上,平白地又添了一層光芒,青絲在身後隨意飄揚,只用了一根青色髮帶固定。

如此簡單隨意的農娘子裝扮,卻仍舊遮擋不住她一身的明艷。

青影是同時看見的齊雲,反應也不比齊雲來得快,一看見對方便愣在了原地。

二人眼中同時出現了驚艷的神色,都在心中讚歎着對方。

還是青影先一步反應過來這般盯着一個男子看有些失禮,急忙低下頭看着水盆里剛從井裡打上的水,晃了晃腦袋才反應過來。

「你起來了?」青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隨意的打了聲招呼,以緩解自己的尷尬。

齊雲更是不知自己該如何回復她,只是緊張的低垂着眼睛,微微點點了頭。

兩人再次相視無話,畢竟說起來,兩人之間並不了解,他也只算得上是個借宿於此的陌生人。

本是無人出聲的靜謐氣氛被附近樹上的頑蟲們一聲聲尖銳的叫聲給擊破,兩人反應過來。

齊雲左顧右盼,就是不敢看她,他白天才看見,這院子裏面種了不少花草,甚至還有個水質極為清澈的小池塘,院子里裝扮的如屋內一般的雅緻,一些小傢具零零散散的落在地上,可以想像得出這院子的主人悠閑地躺在躺椅上的樣子。

青影則是低下頭有些不適應,已是有半年這院子里沒有進過男子了,自從她爹不在了,這院子里的生活氣便開始日漸消失了,只餘下她一個單身女子在此處日復一日地重複着簡單的生活,再無新意。

齊雲不知青影內心的複雜,只是嘴角輕抿,在心裏為自己的失態而懊惱,可又不知該如何是好。

好在青影很快開口「齊雲你等等,我這就幫你打水上來,讓你洗漱。」

齊雲本想客套一番,又想到自己不會做這些活兒,只得有些拘束的站在原地看着她利落的倒水,洗盆,又再次打了一盆乾淨的清水上來。

青影打完就覺得自己不合適再呆下去了,看一個才剛認識一天的男子洗漱,不是一件禮貌的事,於是往廚房走去,打算準備早餐。

齊雲嘆了口氣,內心的尷尬也跟着少了不少,有些心不在焉的將一雙白皙如玉的手伸進盆中,登時被激得抽出手來往後一大跳。

這井水,好涼!

幾番小心翼翼的探手之下他才適應了水溫,用手舀起一些水便往臉上潑去。

這大清早來這麼一下,簡直不要太清明,齊雲瞬間覺得腦子裡通透無比,心裏想着,這井水,也不是那麼難以接受。

他眯着眼睛抬頭看,陽光彷彿照進了心裏,齊雲覺得自己今日的狀態好了許多,也精神了不少。

從小他衣食住行都是靠自己,半點沒有大家公子的嬌氣,所以,眼下這般的生活,也並非使他難以接受。

自己許久都沒有這般乾淨清爽了,心情還是好了不少,就如今日的好天氣般,經了昨夜的暴雨後,天上一絲雲也沒有,只餘下湛藍的無垠天空。

他爹去世前便說過,作為一個男子,要愛乾淨,要懂事,要照顧好自己,這樣他才能放心,這麼多年來,他一直認真地履行着他與爹之間的約定。

青影走出屋子,正打算往自家的菜地里去,沒想到,一打開木門,就有一個竹籃從門外猛地飛向她。

好在她不是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迅速的側身一避,又利落的一抬手就接了下來,籃里的東西沒有掉出分毫。

「身手不錯啊?看來你這些日子也沒有偷懶,我還以為你要扛不住了呢。」一個一襲藍衣的女子一邊說話一邊走了進來,語氣裡帶着明顯的打趣。

林聲,她師傅的女兒,也算得上是她的師姐,從小就一起習武,偶爾還會因為吃味和她打起來,可惜每次兩人都只是打個平手。

而她爹則負責教導兩人學文,這兩個師傅,一個嚴厲,一個則是溫和懶散,想教什麼教什麼,好在她爹從小接觸的都是名家大儒,滿腹墨水,比起那慶豐鎮上最好的夫子來說都要來的知識淵博,見多識廣。

兩人從小一起長大,所以說話間都是親近。

「師傅交代的事,我可不敢,你今日是來做什麼?」青影挑了挑眉毛。

「來看看我的好師妹在做什麼,那竹籃,你打開來看看。」林聲用眼神示意她打開來看看。

青影看着眼前的竹籃,揭開上面蓋着的那層布,一眼就看見了她心心念念的東西,內心驚喜,這東西處理起來頗為耗時,麻煩又是個細心的活兒,雖是到了季節,她也只能望着眼饞。

「知道你喜歡吃,特地將我親自種的給你送來了,我爹他也掛心着你,想着你一個人怕是生活得不夠仔細,便幫你摘好了送過來。」

青影滿口道謝,也不再招呼她,提着竹編的菜籃子就步履輕快的進了廚房。

「這傢伙,還是一樣的不把師姐放在心裏,眼裡只記得吃。」

林聲覺得無聊,抬腳走進院子里,一眼就看見了站在院子一側的齊雲。

她抬眼迅速地打量了他一眼,眼中自然,絲毫沒有因為他出眾的容貌而有所不同。

林聲如此反應也是因為自小接觸過的人都是青影和她自己一家,個個都長得又美又俏,自然見怪不怪了。

她倒是覺得兩人這般站着也不好,朝廚房裡喊道。

「青影,這是誰啊?你兄長?還是你弟弟?」

「哦,這是我昨日從鎮上接回來的堂兄,叫齊雲,他要在我這兒住上一段時日。」

事關男子的清譽,青影沒說實話,不打算讓任何人知道他的身份,只是給他編了個身份。

「哦,原來如此,難怪。」

林聲也知道青影的身世,雖然不知她說的真假,不過看這少年的長相,說是青影的堂兄,她覺得也是有可能的。

青影她爹,便是一位才貌俱佳的男子。

之前倒是沒想到林聲會突然進來,齊雲顯得有些緊張,青影見了,開口替他介紹。

「齊雲,這是我的師姐,林聲,你喚她『林娘子』便是。」

齊雲雖然內心有些不知所措,但也還是跟着屈膝行了一禮,然後喚她一聲『林娘子』。

「既然來了,不如就在這兒吃個早飯?待會兒我陪你在山上練練?」青影開口招呼。

「不了,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林聲看着是個大咧咧的女子,實則心細,看出了那少年的緊張,也不打算繼續待在這兒,打算日後再來看看。

齊雲望着那人的背影離去,心中只覺得這小山村頗有些不凡,這一連見到的兩個女子都長得如此驚艷出眾,比起京城裡的貴女們來都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氣勢上雖然沒有京城裡自小熏染出來的貴氣,但是卻有些山野自然里出來的特殊氣質,一個是有着一眼就能看出來的傲氣,一個是溫和中又帶着聰慧成熟。

等到青影將菜湯捧上桌時,已是一刻鐘之後了。

青影先是用湯勺給齊雲盛了一碗,然後朝他喊。

「快過來坐下吃,這個便當作是今日的早餐了。」青影見他還站在屋外,忙抬手招呼他過來。

齊雲有些不明白青影為何如此自來熟,兩人認識還不過一天,便對他如此熱情,難道她待誰都是如此的嗎?

「快吃,這個季節吃花最好了。」青影有些期待的分享,她如此高興,自然也忘了兩人之間的陌生與距離。

「這是什麼?」齊雲內心好奇。

見齊雲他微微睜大了一雙圓眼,青影的嘴角不自覺地彎起,只覺得自從爹不在後,這張桌子上已經是許久都沒人陪着她吃過早飯了。

「這是南瓜花和瓜苗,你快吃吧。」

說完也不等他回答,青影就迫不及待地給自己也盛了一碗。

聽到這個回答,從未吃過此類來自鄉間地里的新鮮食材的齊雲也是起了好奇心,低下頭去細細觀察起來。

只見手中的這碗湯,由綠色的菜梗和橙黃色的瓜花組成,混在一個精緻的瓷碗中,顏色鮮艷喜人,有些晨光照在湯麵,更引得人胃口大開。

齊雲勺起一勺湯往嘴裏送去。

心裏驚艷真是一道野趣十足的湯,湯看着清淡,實則入口就覺得鮮美,隱隱還泛着些清甜味兒,湯已被南瓜花里煮出的花粉給染成了橙色,看着更是別有一番趣味。

難怪這人之前那般高興期待的模樣。

齊雲又勺起瓜苗,細細看去,竟又有了新的發現,這也不知是什麼的東西,似乎煮後才捲起來的,看着頗為有趣,盤得緊緊的,變成了一個小圓圈。

一碗湯落肚,齊雲只覺得這他之前從未嘗試的湯,順着他的嘴,一路暖進了他的肚子,竟有了一種難以用語言形容的滿足。

許是之前幾日一直兢兢戰戰,此刻能安心的沐浴在晨光下,靜靜的用餐,與他而言,自然是萬分珍貴了。

嘴間依舊是殘留的清香,帶着瓜苗獨特的植物香氣,讓人彷彿由此感受到了植物帶給人的溫柔。

「怎樣,我看着摘的時間剛剛好,不會老吧?」

青影看着對方乖乖吃完了,這才安心的吃自己的,心裏暗嘆,這少年之前也不知是受了什麼罪,不過現在看他這樣,自己也是安心了不少,他現在孤獨無依的,自己自然是得要照顧好他的。

青影喝了幾口,抬頭往院子里的石榴樹看去,又盯着從鏤空雕花木窗照射進來的一束束晨光發了一會兒愣,好好感受了一下此刻難得的體驗。

見她不開口,齊雲也不敢發出聲響打斷她,只是也跟着往外面的石榴樹望去,兩人各想各的,卻也和諧安寧。

青影見少年的狀態好了不少,自己也跟着放心了,又想到這個年紀的男子喜歡的應該都是些漂亮的衣裳首飾之類的,待會兒還是帶他去買些好了,看看能不能讓他開心些。

這一日來,青影從未見過眼前的少年笑過,每次看見他,他不是面無表情,就是會露出滿臉的哀傷落寞,也不知是在想什麼傷心事。

所以青影之前才會三番五次的喚他,希望他的心思不再沉迷於過去的遭遇中。

想到男子素來脆弱,這個年紀的男子也不會如她爹那般成熟,還是得好好開解幫助才是。

《女尊:我其實是流落民間的世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