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喬安的奇妙冒險
喬安的奇妙冒險 連載中

喬安的奇妙冒險

來源:google 作者:艾歐里亞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喬安 奇幻玄幻 安德烈

富家子弟喬安在一次外出打獵時認識了來路不明的安德烈兩人交了朋友後來火災帶走了安德烈的家人和住處於是安德烈便投靠到了喬安家但這其實是一個隱秘的計劃安德烈想奪走喬安的遺產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發現自己喬安家地下室的吸血鬼面具戴上面具後的安德烈變成了吸血鬼最後所導致的世世代代的糾纏抗爭故事展開

《喬安的奇妙冒險》章節試讀:

「下雨了 少爺」

天空中飄起了些許雨滴 天空烏雲聚集 確實像要下大雨的樣子 管家福瑞提醒道喬安 還是趕快回去吧 不然又要被罵

「不用着急 我正在興頭上呢 你看東南方那隻麋鹿 又健碩又肥美 那對大角剛好可以拿來掛在客廳的牆上」喬安指了指那隻麋鹿 邊說邊舉起了弓

正瞄準時 麋鹿旁邊的草叢裡突然竄出一個人 把麋鹿撲倒在了地上然後拔起獵刀猛刺麋鹿的脖頸

「嗨呀呀 這可是破壞了我的雅興啊 福瑞 跟我一起去看看 是哪兒來的野夫」喬安說完便一夾馬肚 飛奔而去 不多時便來到了那個人的面前

「野夫 你可知道這是我的目標」喬安上來就開始質問

「這片草原 可不歸你家管 喬大少爺 我已經蹲了半小時了 你遲遲拿不下來 我可不能等到手的獵物逃離呀 我不是很相信在那邊瞄準都需要很久時間的你」安德烈抬起了頭 渾身是麋鹿的血液 眼睛裏閃着狩獵者獨有的漆黑火焰

「有趣 真是有趣 一介村夫也會有這等目光」喬安回答道

這種眼神 在父親的角斗場他看見過 那是將死之人垂死掙扎時 眼睛燃起的火焰 父親說這種眼神是被稱為「漆黑意志」的存在 那是一種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惜一切代價的覺悟

「喬大少爺 並不是每個人都和你一樣活在天地間做任何事情都會得到理解和尊重 我們這種人 能活着都用盡全力了」安德烈說完便把麋鹿扛在了自己的肩上 準備離開

「雨下大了 快回去吧」福瑞這時提醒道

喬安把帽子壓低 然後朝着遠去的安德烈大喝一聲

「誒!」

「怎麼了 喬大少爺」安德烈聞聲轉過身鞠了個躬

「你叫什麼名字」

「安德烈 在你的大莊園以西兩公里的位置 有空可以來喝杯來自貧民窟的牛奶」

雨在片刻後便下得很大 喬安被這個同齡男人迷住了 他決定有可能的話 一定要和對方交個朋友 隨後便和福瑞回到了家裡

喬安的家 在那邊草原以東三公里的位置 按照安德烈所描述的 安德烈的家應該離那片草原更近 而喬安的家確實如同大莊園一般 進門是一片花園 估摸着佔地大概一百平左右 然後是一個寬約三米的大台階 越過中間的噴泉後 便來到了台階下 這時喬安的父親從門口走了出來

「天空剛有烏雲聚集之勢的時候 為什麼不趕緊往家裡趕」喬定質問道

「我與一草夫在爭一麋鹿 被那人搶走了」喬安答覆道

「少爺和那位安德家的孩子 起了些衝突」福瑞也附和道

「衝突?我可沒那樣覺得 我覺得那人怪有意思的 他有着爹在角斗場描述的漆黑意志一樣的眼神」喬安趕忙糾正

「安德家嗎 在我事業上升期時 我們在一個雨夜趕路去角斗場 當時角斗場發生了小型暴亂 雨勢異常兇猛 在走一條泥間小路時 一個顛簸便摔倒在旁邊的灌木叢里 由於我當時兩天沒睡覺了 那一磕便暈倒了過去 還是安德魯路過救下了我」喬定突然講起來這麼個故事

「這麼說 那安德家和我們還是有關係的 那可是我父親救命恩人的孩子」喬安聽完也笑道

「不說了 喬安跟我進來 我看看你最近的體術有沒有長進」喬定一把抓住喬安的手便把喬安甩進了大廳

安德烈家

「爹爹 爹爹 我們今天晚上有大餐吃啦」安德烈扛着麋鹿狂奔到自家門口 敲了敲門又大聲喊道

「我兒長進了啊 今日居然可以帶如此體型的野物回家」安德魯慢悠悠的打開門 隨後驚呼道

「這還得虧喬大少爺幫我控制住了局面 我才能有機會一躍拿下這隻麋鹿」安德烈回應道

「什...什麼 詳細說來」安德魯知道喬氏的生意以及喬定的手段 如果要報復他們安德家 恐怕今天晚上都活不過去

「當時我在那片草原的一個灌木叢發現不遠處出現了這隻麋鹿 然後我便起了心思 但大概過了五分鐘 從那隻鹿的正前方 出現了喬安和他的管家 他們吸引了麋鹿的注意力 我趁不備 便飛撲按住麋鹿 使勁往脖頸處插了幾刀 便得到了這個戰利品」安德烈手舞足蹈的描繪起了當時的場景

「從你的描述來看 這隻鹿屬於你無任何非議 但作為回報 就把鹿角送回去吧 這對鹿角很漂亮 他們家的做事風格你也知道」安德魯勸道

「行 都聽爹爹的」安德烈說完便背着麋鹿進門 扔在地上拔出獵刀開始切肉

「安德烈 在大約三個月前 喬定不知道趕往什麼地方的路途中 我碰巧看到了喬定的馬車翻倒 我便趕過去查看 當時我看到的是不可一世的喬定和他的馬夫躺在了地上 我看到了喬定手上的那塊價值不菲的表 打算取下來帶走 但在我拖拽的過程中 喬定被我拽醒了過來 於是便誤打誤撞對他有了一次救命之恩」安德魯講道

「也就是說 我們家和他們家還算是有了那麼一段淵源」安德烈沒有回頭 還在切肉 解刨麋鹿的身體 聽着故事隨意回應道

「所以我覺得 還是把鹿角還給人家 喬定人不壞 只是有點暴發戶的那種自傲 人還是蠻好相處的」安德魯說道

「吶 你拿着看看要怎麼樣拿去合適一點」安德烈把鹿角舉起拿給了安德魯

「如果喬定還記得那次事件的話 我順便可以提一下你上學的問題」安德魯接了過去 順口提了一句

喬安家

「體術 是人不利用任何武器 僅僅靠自身的一種戰鬥方式 我們體內存在一種能量 取決於你的精神力 我們稱之為燃量 精神力越是強大的人 燃量的量就越大 你先讓我看看你目前燃量的掌握狀態 爆燃一下」喬定雙手背過去 態度平靜的指導道

「迸發!」只見喬安立地不動 雙手放於腰間 緊握拳頭 然後架起馬步 從身上燃起了一圈血紅色的烈焰 不過火勢並不是很大

「血紅色?」喬定見喬安的燃量顏色為紅 不由心裏一緊 脫口而出了血紅色

「爹 血紅色代表着什麼」喬安不解 便問道

「血紅色是一種很特殊的顏色 他被稱為最強的燃量 但也是最不幸的燃量 擁有之人的一生甚至後代都會被捲入一件事情當中」喬定解釋完 從胸包掏出半根煙 點了起來

「這或許就是我們喬家世世代代都應該肩負的責任吧」

《喬安的奇妙冒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