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權路無疆
權路無疆 連載中

權路無疆

來源:google 作者:秦子瑛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周德雨 秦子瑛

【changdu】第16章1、就在周德雨在清平小學校召開現場辦公會時,大東市電梯安裝維修公司經理秦子瑛正坐在辦公室的微機前打寫文章秦子瑛五十歲的光景,高挑的個頭,端莊的容貌她給人的感覺是,飽經滄桑,但卻雍容華...展開

《權路無疆》章節試讀:


第17章

1、雨,還在淅淅瀝瀝地下着。清平小學校的現場會還沒有結束。

市規劃局的李局長委屈地向周德雨道周書記,您建議市委免我的職,我實在是委屈。

周德雨你還有什麼可委屈的?

李局長周書記,城市規劃的方案是作為大東市**的文件下發的,而且是發給了所有的市直機關和縣區**。清平街道辦事處沒有看到這個文件,和我們規劃局毫無關係。

周德雨楚市長,城市規劃的文件既然已經發給了清平街道辦事處所在的區,那麼,清平街道辦事處為什麼當時沒有看到這個文件?調查了嗎?

楚家風調查過了。清平街道辦事處和市規劃局出現矛盾後,市**就及時地進行了調查。調查的結果是,當時的區長和主管城市建設的副區長看到文件後,只是簽上了「已閱」,沒有讓秘書科向下傳達的意見。

周德雨這是他們失職。後來怎麼處理的?

楚家風沒有處理。

周德雨為什麼?

楚家風在調查此事時,他們兩位已經退休了。

周德雨無奈地搖了搖頭李局長,對不起了,我還得追問你,為什麼當時做規劃方案時不和清平街道辦事處溝通呢?

李局長我們只負責制定方案,沒有溝通的責任。

周德雨你不要推託。上下不通氣,也是一種失職!

楚家風向周德雨低語着關於追究李局長責任的問題,我看,咱們再考慮考慮。李局長也確實是有些話當你的面不太好說。

周德雨有什麼不太好說的?說吧,我這個人喜歡透明度。

李局長周書記,當時制定城市建設規劃時,是您的前任市委書記王明哲同志提出來的,要把果園規劃為綠地。

周德雨王明哲同志的意見沒有錯。錯就錯在我們的**工作缺乏透明度。

楚家風又向周德雨低語着周書記,當時是明哲同志不准許他們規劃局溝通,免得涉及的有關部門和單位在城市規劃方面各執一詞,互相扯皮。

周德雨好哇,怕扯皮怕扯皮,倒扯了五年的皮啊!

李局長周書記,當時王明哲書記也有明確的意見,規劃定了,就必須按規劃辦,任何人不準更改。這一點楚市長也是非常清楚的。

楚家風是呀是呀,並不是因為王明哲同志現在做了副省長,就是他在大東做市委書記時,我也是尊重他的意見的。

周德雨我不管誰做了什麼副省長,我現在需要的是清平小學校的教學樓怎麼辦!楚市長,在這五年期間,你和王明哲同志關於這座教學樓的問題是否都有過批示?

「哪年都有批示。可他們就是……唉!」楚家風無奈地望了望周德雨,然後對許長盛吩咐道許秘書長,你回市**一趟,去我辦公室把我這幾年的批示全部拿過來。這是我辦公室和柜子的鑰匙。所有的材料和批示都在中間那個柜子里。打開柜子就看到了。

許長盛接過鑰匙乘車離去了。

2、此時,熊廣正在他的辦公室里讓兩名工作人員往他的辦公桌對面的牆上裝掛一幅鑲嵌好了的大幅山水畫。

熊廣認真地指揮着那邊往上往上……好好好……稍高了一點兒,再往下稍來一點點……好,太好了,非常正。

工作人員熊副書記,沒事我們就過去了。

熊廣好好好,謝謝你們二位。

兩名工作人員離去了。熊廣喜不勝收地欣賞着山水畫,情不自禁地自語着越頹廢越好啊,整天地呆若木雞,多好啊!

這時,大東市副市長齊濟走了進來。

熊廣我說齊副市長,講點兒禮貌,敲敲門再進來不好嗎?

齊濟我不是沒有敲門的習慣,得看是誰的辦公室。

熊廣怎麼的,你小子眼睛裏沒有我這個大東市委副書記啊?

齊濟誰敢哪?

熊廣今非昔比嘍,現在,有的人看着我頹廢高興,有的人看着我頹廢生氣。

齊濟我就看你來氣,怎麼的吧?

熊廣不怎麼的,你要是氣死了可不準找我償命啊。

齊濟別廢話練習了。我問你,周書記到清平小學解決教學樓的問題去了,你知道不?

熊廣漫不經心的樣子知道哇。

齊濟你是分管文教工作的副書記,你為什麼不去?

熊廣我是市委副書記,你是市委常委,咱倆誰大誰小?我為什麼不去,需要我向你請示彙報嗎?

齊濟幹啥呀?像吃了槍葯似的?我是想和你一起分析分析,周德雨不是不想陷進歷史的舊賬裡邊去嗎?他怎麼去解決教學樓的問題去了呢?你分析分析,這是怎麼回事啊?

熊廣對不起,我沒那個閑心思。

齊濟好好好,算我白說。

熊廣這就對了……哎,欣賞欣賞我這幅山水畫,剛掛上去的。

齊濟沒有那個心思你呀,就沉醉於山水之中吧。

熊廣不應該叫沉醉,應該叫陶醉。這也是一種陶冶性情、凈化心靈的好辦法。你看,它就掛在我辦公桌的對面,沒事的時候,坐在那裡,久久地望着,望着……哇,境界就出現了,我就彷彿融入了那樣的山水之中,真真切切,和它完全成為了一體,猶如步入了桃花源,四周全是一片片的潔凈的綠洲。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

齊濟好好好,你趕緊陶醉吧。

這會兒,齊濟的手機響了什麼?工商局和防疫站的同志打起來了……楚市長讓我去協調?好好好,我馬上回**辦公樓。

3、齊濟簡要地聽了一下工商與衛生部門的情況彙報之後道工商和衛生部門的同志,能夠對有問題嫌疑的奶粉進行認真的檢查,這一點值得肯定。說明你們的監管是有力度的,也是負責的。但就為幾箱奶粉究竟應該由誰來查處,竟然在超市裡邊當著老百姓的面撕打起來,你們不覺得給**的形象造成了惡劣的影響嗎?關於這種有損**形象的行為如何處理,這是後話。工商局和衛生局的兩位局長都來了,你們都談一談,類似奶粉這樣的食品究竟應該由你們兩家誰來監管。

市工商局的劉局長應該由我們工商局來監管。

市衛生局長蘭樹樓不,應該由我們衛生部門來監管。

齊濟我不聽你們談什麼應該還是不應該,咱們得按規定辦。請你們按文件規定來說話。

劉局長從包里取出文件好,我來說。我這是大東市**的文件。

齊濟好,說吧。

劉局長晃了晃文件這是大東市**1999年的文件。我就照本宣科了,啊,免得走樣。《大東市人民**關於進一步加強食品安全工作的決定》中的第三條明確規定「工商部門負責食品流通環節的監管,衛生部門負責餐飲業和食堂等消費環節的監管。」

劉局長抑揚頓挫,重點突出。他望了望齊濟和蘭樹樓,抑揚頓挫地解釋道聽明白了吧?我們工商部門負責食品流通環節的監管。奶粉是什麼?是食品。副食超市是什麼?是流通環節。而衛生部門呢?是負責餐飲業和食堂等消費環節的監管。副食超市是餐飲業嗎?是食堂嗎?

市衛生局長蘭樹樓笑了笑對不起,我們衛生部門也是按文件規定辦的。我這裡也是大東市**的文件。用劉局長的話說,我也是照本宣科,免得走樣啊。

齊濟好好好,別賣關子了,快念吧。

蘭樹樓也是抑揚頓挫地念道大東市人民**轉發的市衛生局和市編辦《關於進一步明確食品安全監管部門職責分工有關問題的通知》中明確規定「衛生部門負責食品流通環節和餐飲業、食堂等消費環節的衛生許可和衛生監管。」聽明白了吧?這就意味着我們有權對流通領域食品進行監管。

劉局長笑了笑蘭樹樓局長,你的語文水準是小學一年級的水平吧?小學二年級都應該明白呀。

齊濟劉局長,少說些沒用的吧。

蘭樹樓劉局長說的對,我確實是小學沒畢業。

劉局長我看也是。

齊濟劉局長,你幹什麼?

劉局長方才蘭局長念的那段文件內容,誰都能聽明白。文件中對衛生部門職責的規定,是指衛生監管。衛生監管是指什麼?是指對食品流通領域場地的衛生、從業人員健康證的辦理等進行監管,而不是指對食品質量的監管。這回明白了吧?

蘭樹樓那是你的解釋。

劉局長再者說了,我那個文件是市**直接制定下發的。而你那個文件,是你們衛生局和市編辦制定的、由市**轉發的。

蘭樹樓笑了,譏諷道劉局長,你也犯常識性錯誤啊?市**轉發的文件和市**直接下發的文件有同等效力。別太小兒科,啊?

劉局長剛欲回敬,齊濟急忙向他示意行了行了,都給我打住。

這時,齊濟的手機響了什麼?楚市長在清平小學校召開市長辦公會……好好好,我馬上過去。

齊濟接完了手機說道既然這種職責還搞不清楚,我的意見是這樣,請市法制局把這兩份文件認真地研究一下,最後由市法制局做出解釋。如果楚市長能同意我的意見,明天我就向法制局交辦這件事。


《權路無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