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取個書名這麼難
取個書名這麼難 連載中

取個書名這麼難

來源:google 作者:柿子不吃辣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柿子不吃辣 陳晨

新手不會寫,評論區指導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在這光怪陸離的世界,陳晨,仰望星空,黑暗的星空深處,那個水藍色星球,在哪!展開

《取個書名這麼難》章節試讀:

人總是健忘的,在經歷過一段人生後,總會不自覺停下來,整理一下,前段時間的經歷。在這個時代飛速發展的今天,我們的生活節奏越來越快,對於婚姻,往往都充斥着非常多的物質因素,導致了我們對於婚姻的觀點有了非常大的改觀。

陳晨一個人在沙漠中旅行,很疲憊,他躺在黃沙上,烈日的照射下,眼睛疼的無法睜開。一望無際的沙土,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離開這片沙漠。

數日前他剛和前任分手,心中鬱悶之氣久久無法消散。

青青草原需要澆水,半年前,陳晨不過回老家辦白事一個星期而已,她竟然就和她們公司的小二代混在了一起,還特喵懷孕了。半月後兩人本就要回老家辦婚宴了。親戚朋友請帖都已經發出去了,真特喵太險了。

分手後,他就辭職離開一個人一個包出來旅行。

陳晨做起來喝了一口水,感覺精力恢復了不少,平時堅持去健身房鍛煉的不錯,體質非常好,疲憊漸漸消退。

站起來看了看,一望無際的黃沙,心中很是苦澀,自己給自己加油打個氣,或許再走一段路程就能見到本地牧民和駱駝,他決定繼續前行

一路向西,他在沙漠中留下一個又一個很長很遠的腳印。

無聲無息間,身體竟然感覺到了涼意,陳晨驚訝,竟然起霧了,這在沙漠中非常罕見,不知不覺,朦朦朧朧,這霧竟然變成了藍色,籠罩了這片沙漠。

快步走了一段路程,前方落日都顯的有點詭異了,漸漸的染成了藍色,化成一輪藍日,有種詭異的美。

陳晨皺眉,雖然聽說過沙漠天氣是多變的,但眼前的這種景色實在很不正常。

一片寂靜,他停下了腳步。心中有種奇怪的感覺,沙漠中除了多出了一層朦朧的藍霧,並沒有其他變故發生,陳晨加快了腳步,太詭異了,他只想快速離開這裡。

在沙漠中,海市蜃樓那樣的奇異怪景多發生在烈日當空,眼下這太陽快下山了,情況明顯不符合當代青年的常識,這不像什麼海市,蜃樓。

陳晨的速度越來越快,開始奔跑,他不想呆在這種詭異、而又充滿不確定的地方。

突然,前方傳來清響,像是有什麼東西破土而出,不對是破沙而出,而且聲音很是密集,此起彼伏。

陳晨嚇的立馬停下腳步,盯着前方地面藍光星星點點,像是散落一地的藍色金剛石,晶瑩剔透,在落日的餘光下閃耀着藍色光芒。

天邊,藍日下沉,即將消失,藍色霧氣籠罩在浩瀚的大漠上如同披上了一層詭異的藍色輕紗。

「啵!」

那是一顆又一顆花骨朵,不足一寸高,帶着美麗的光澤,在夕陽消失的剎那,綻放出成片的花海。

大量的藍花,猶如夢幻,有些迷人,盛放在沙漠中,遍地都是,非常不真實。

陳晨退後一步,然而,身後也已經滿是這種花朵,通體透亮,花瓣一條條,妖艷迷人,帶着一種魔性美,吸引人的心神。

他很驚悚,仔細看了看,努力辨認,腦海中飛速轉動,這是什麼花,一條條花瓣展開,又向後彎曲,極其神秘好看。

陳晨用力搖搖頭,沒見過這種花,也沒聽說過,沙漠中乾燥,缺水,只有極其稀少的耐旱植物偶爾可見,這麼美的花,不應該在這裡出現,不想了,趕緊走。

小心避開這些花,他發現只有一個地帶沒有這種植物,那就是一個微微凹陷的古道。

這是傳說中的黃河古道嗎!貫穿這片大漠的也就聽說過這一個,陳晨站在古道上心中無法寧靜,但是他也不停留,沿着河道邊快速奔跑着向前進。

天色漸暗,他終於走出來了,清晰的看到了土地。

「咦!」

陳晨跑到前方,不對勁,這裡怎麼會有這麼多樹木,高草,靜靜的走向前方,藉著天色還有點光亮,他看見參天大樹,蒿草有半米高,一句卧槽我這是到什麼鬼地方了,回頭一看,來的那條道上已經漆黑一片,完全看不清了。

陳晨知道今天找不到人家了,只能就地生火過夜了,也不知道這裡夜晚溫度能不能受的了。

從背上卸下背包,在微弱的星光下看到自己嫩白的手,我去,我的手怎麼變小了,比以往自己的手小的整整一圈,這根本不是一雙成人的手,剛剛在奔跑的過程中他就發現了這個問題,衣服越來越寬鬆,只是沒來得及停下來看看。

陳晨搖了搖頭,揉了下眼睛,看了下手,再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心如死灰,躺在蒿草上看着滿天星辰,心中想着怎麼回事,是剛剛那詭異的花海?還是那神秘的古道?

天氣漸漸涼了,陳晨突然凍的一個激靈,趕緊起身,不管怎麼樣,生存是第一位的,剛剛那詭異的地方都跑出來了,別特么凍死在這。

在背包里翻出軍用匕首把四周蒿草割出一片兩平方的空地,這時候腦袋瓜好像轉的很快,動手能力也挺快,再在空地四周連根帶拔的拔出一小塊空地,點火,燒剛剛拔出的草,還好背包里有點跌打酒,可以助燃,在火堆附近清理出點空地,別晚上把自己也火葬了,打着手機電筒,又去旁邊的樹下撿了些柴火維持火堆時間。

帳篷支起來,四周留點空隙,檢查一下裝備後,陳晨長舒一口氣,坐在帳篷里休息,感覺還是很冷,沒辦法只能在四周都生上火堆,不然這個夜晚的溫度會凍死人的,一切弄好之後,陳晨進帳篷吃了點餅乾後,把頭埋在雙膝間,恐慌,心亂如麻,說不出的難受,就這樣眼睛閉上睡著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取個書名這麼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