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擾龍
擾龍 連載中

擾龍

來源:google 作者:張匪石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劉循 柳輕裘

雲從龍,風從虎,寵辱枯榮塵與土數蒼生,眾相苦,天道殘缺匹夫補夫者,濁也,龍乃汲天地清氣度化而生,以濁御清,必禍之擾龍既御龍,相傳是由上古豢龍氏所創,並在龍冢之地留有不世之秘劉氏一族師承豢龍氏,學以擾龍,之後卻因王室迫害,不得已喬遷隱居劉循年少歷經厄變,受盡坎坷磨難,成年後探出身世淵源,卻又宿命般捲入上代紛爭遺留下的仇怨之中展開

《擾龍》章節試讀:

把守獄卒見到二人,上前詢問,季奇應道「奉大王詔令,帶囚犯進宮問罪。」獄卒不敢阻攔,開門放行。

一路無礙,出得獄司,季奇打開鐐銬,兩人向城門疾奔而去。來至城門下,守城將士認得季奇,問道「季將軍何去?」

季奇應道「大王命我出城辦事,事態緊急,請速速開門!」

將士疑慮,望向劉鈺清,又問道「夜間出城,可有大王牌令?」

「有。」季奇向前跨出兩步,佯裝在懷中摸索,卻倏然從腰間抽出長劍,將將士砍翻在地。

季奇突襲守城將士,驚醒了城樓上守衛,一時間警號聲大作。兩人慌忙打開城門,逃命出城。頓時城樓上箭矢齊發,只聽得劉鈺清一聲悶哼,不幸中箭,季奇返身死命救回劉鈺清,只見她腰部中箭,血流如注。

劉鈺清皺眉咬牙,痛楚難當,季奇道「姑娘權且忍耐,等甩開追兵,再尋醫救治。」說罷折斷箭矢,背負起劉鈺清,繼續向前逃命。

夜色沉迷,季奇背負劉鈺清摸黑逃亡,只挑馬蹄難落的荒野小路而行,身後追兵呼喊聲時斷時續,也不知逃了多遠,天色慢慢變亮,季奇只覺得氣衰力竭,再也不能行進一步,只得在一塊山坳後,放下劉鈺清,稍作歇息。

此時劉鈺清已是面如白紙,氣若遊絲,傷口滲出的血已將衣服染紅大半。季奇心中暗叫不妙,卻聽見劉鈺清孱弱的聲音響起「將軍,我怕是不行了……」

「姑娘切勿多言,休養身體為重。」

「我一直以將軍相稱,也不知將軍姓誰名甚,今我命……命在旦夕,還望將軍賜告。」

「我叫季奇,和你一樣,同是苦命之人。」

「季……大哥,你的大恩我無以為報,我臨死前還有一事相托,還望季大哥答應。」

季奇稍作猶豫,劉鈺清吃力說到「我知大哥是忠……忠義之士,所託之事並非刺殺景王……」

季奇心中悸動,連忙應允「我答應你。」

「距王城向西五十里處有一五槐坡,家弟寄養在此處一獨眼夫人家中,懇求大哥將他帶離這是……是非之地。」劉鈺清用儘力氣從懷中掏出一手掌大小之物,「待他成年後……將此物交付於他,告訴他……陰陽分割之時帶着此物去葫……葫蘆渡口,到時候……自然有……有……」

說到這裡,劉鈺清已然雙目合攏,了無聲息。

季奇厲聲大吼「到底有什麼?」

死人是不會說話的,季奇費盡心機,終於從劉鈺清口中探得劉氏之秘的線索,可這線索並不完整,讓他很是惱火,如今劉鈺清已死,他面目猙露無遺。

他拿起劉鈺清手中之物,藉著破曉曦光仔細觀摩。此物狀如樹葉,呈暗綠色,質地堅硬,非金非石,外側兩端扁平,中部呈線條狀突起,前端微微上翹,內側灰白色,光滑如玉。

季奇越看內心越是震驚,難道這就是龍鱗,可這似乎小了點,正當他妄自揣測時,身後追兵已至,吶喊聲大噪。他看了眼橫屍在地的劉鈺清,心中卻也愧恥不已,劉鈺清雖不是自己所殺,但也是因自己而死,又想到了河東郡二十三條人命,心中一橫,罪人就罪人吧,只要能達成心中圖謀,殺再多人也在所不惜。

他無暇細想,縱身躍起,幾番起落後,消失在密林深處。

處翟國東北有一諸侯國,名曰婁煩。婁煩起初由戎人所建,立國後不服教化,數度侵擾中原,周穆王時曾屢次派兵征討婁煩,最終將其臣服。

平定婁煩後,穆王念其部將季支慶征討有功,便賜予子爵,讓其留駐婁煩,治理國政。

這季支慶便是季奇祖上,從此,季氏一族便落根婁煩,自成一方諸侯。

直到季奇之父親政時,周室已微弱不堪,婁煩朝內便有佞臣密謀起事,趁機反叛作亂。季奇之父被刺死於王座之上,季奇幸得父親部將拚死相護,逃離了婁煩。至此,婁煩易主,季奇流落無倚。

季奇自小天資聰慧,心機過人,家仇國恨未曾敢忘,時刻銘記於心。成年之後,他流落翟國,素知翟國與婁煩向來不和,便有意接近翟景王,示其所長,博得景王青睞後,便想從中作梗,挑撥兩國關係,以借翟國之力,匡辟復國。奈何翟景王心系黎民疾苦,不肯輕啟戰端。季奇心中謀劃擱淺,鬱鬱寡歡,至今已四年有餘。

後來,他數次聽得人言,翟國河東劉氏一族有不世之秘,其祖乃上古御龍氏劉累公之後,家有御龍之術,可驅龍御空,通天徹地。他聽罷,哂然一笑,山野精怪他倒相信,可驅龍一事實屬民間野談,就算真有御龍之術,又到哪尋得真龍。

他雖是不信,可民間野聞自是相傳不斷。後來,又聽人說東夷海濱之地,有一奇人,御下有一白龍,時常駕龍而行,穿雲駕霧,仙氣凜凜,專為民除害去凶,誅殺各類山精妖物,因時常身着白衣,被人喚作錦衣行龍客。

季奇數次聽得奇聞,不覺心動,心想,如果世間真有御龍一說,我若習得此術,覓得真龍,到時匡複故國豈不是輕而易舉。於是假奉王命,帶人將劉氏一族團團圍住,逼其交出御龍之秘。

以死相逼之下,劉氏族人僕役竟無一人得知其族之秘。季奇惱怒,不分老幼,下令大開殺戮,最後只剩劉老太公一人。劉太公怒聲大罵我族之秘,豈能讓你們這幫狼心狗行的賊人知曉。遂撞向季奇手中長劍,貫穿心肺,倒地身亡。

未曾探出劉氏之秘,季奇心中鬱悶,卻又不得按耐住心中不快,將手下眾人引誘到一酒樓。席間,趁機向酒中施以毒藥,殺人滅口。又怕有漏網之人,又縱火將酒樓燒毀,方才安心離去。

就在季奇逐漸將劉氏之秘淡忘,重新謀劃復國之事時,劉鈺清突然夜襲景王,被季奇制服後,言語相誘之下,竟窺得劉鈺清是劉氏之後,季奇便趁機虛與委蛇,終於探出劉氏秘密的線索。

《擾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