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人間再無白月光陸知宴小說
人間再無白月光陸知宴小說 連載中

人間再無白月光陸知宴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陸知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沐秋煙 現代言情 陸知宴

腥臭的雞蛋液從她的頭髮上,一路蔓延到她的臉頰、脖頸,衣服「什麼意思啊,殺人犯?」「靠,不會吧,這個女的是殺人犯?」...展開

《人間再無白月光陸知宴小說》章節試讀:

沐秋煙已經決定和陸知宴離婚,離婚協議書也已經郵寄過去。
但是,當和陸知宴四目相接時,她竟然還會心動。
就好比機械人的出廠設置一樣,改不了。
會心動,那麼,就一定會心痛。
沐秋煙真的恨透自己,她不明白,為什麼被陸知宴傷害到這種地步,這顆心仍舊沒有死。
難不成,真要她死掉,或者換掉一顆心嗎?
「喂,我說,你自己在那兒咕唧什麼?
趕緊的,快賠錢。
想坐牢,是吧?」
沐秋煙沒管一旁追着要她賠錢的買家,她知道,這個人一定是被陸知宴收買的。
因為陸知宴想看她痛苦、看她受盡折磨的凄慘模樣。
她越慘,陸知宴就越是愉悅。
只有陸知宴心情好,媽媽的住院費才會有着落。
參透這一點,沐秋煙笑出聲。
她越過身邊那些看熱鬧的人,一步步步伐沉重地來到陸知宴車前。
陸知宴的車高貴奢華,專屬車牌號彰顯他高高在上的身份。
而沐秋煙,身上被扔了臭雞蛋、菜葉子,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他們兩個人,一個如腳踏清暉的神,一個是被人踩在塵埃里的泥土。
首發於是,看戲的路人開始竊竊私語,「什麼鬼,真不愧是殺人犯,沒錢還債,居然不要臉仗着自己有點姿色當街勾搭有錢人,啊呸!」
聲音不高,卻足以令沐秋煙聽到。
沐秋煙努力挺直腰桿,但在潛意識裡,她卻總想着找個地方把自己藏起來。
她壓低聲音,「陸知宴,我要怎麼取悅你,你才能讓我賺錢攢夠我媽的住院費。」
陸知宴一身筆挺西裝,清冷貴氣,他閉目養神,冷淡開口,「上車。」
沐秋煙原本以為,陸知宴會逼她在街上下跪,藉此折辱她的人格。
她停頓兩秒,抿唇打開車門。
無論是刀山火海,她跳就是。
車子一路行駛,最終,停在陸知宴的住所、也是當初陸知宴和沐秋煙的婚房,汀園。
不過,汀園現在不叫汀園,它被改了名字,現在叫清苑。
一個「清」字,代表着這裡是沐清清的家。
沐秋煙到底還是被這個變化刺到心痛。
她努力握住手,一遍遍在心裏告訴自己,沒關係,她的離婚協議書已經寄出去,她和陸知宴快離婚了,陸知宴是否思念沐清清都和她無關。
沐秋煙跟隨陸知宴的腳步進入客廳。
客廳正**的牆壁上,擺放着一幅巨大的婚紗照。
那是曾經沐秋煙和陸知宴的婚紗照,陸知宴在陸家老爺子的逼迫下才拍下這張照片,但他極端厭惡,從不允許掛出來。
沐秋煙一怔,她不由得思考,陸知宴現在懸掛出來是什麼意思。
直到她看清楚婚紗照片上女方的臉,她所有的思考戛然而止。
有什麼需要思考呢?
她的臉被p掉了,p成沐清清的臉!
一股噁心感,頓時從沐秋煙心口湧出,她想吐!
「你敢吐,我就敢讓你在乎的人,全部都悄無聲息地死掉。」
頭頂,陸知宴森森的聲音傳入她的耳畔。
沐秋煙心跳慢了一拍,臉色發白,她被嚇唬住了,「不要!」
「那就趕緊跟上,別拖延時間。」
撂下這句話,陸知宴當即收回視線,繼續向前走,彷彿多看沐秋煙一眼,會髒了他的眼睛。
沐秋煙短暫閉了閉眼,藏起眼裡的痛色,跟上去。
最後,她和陸知宴進入主卧。
沐秋煙覺得奇怪,她不明白陸知宴為什麼要把她帶進卧室。
畢竟陸知宴恨透了她,根本不可能碰她。
然而她沒想到,她想錯了!

《人間再無白月光陸知宴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