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人盡皆知的喜歡
人盡皆知的喜歡 連載中

人盡皆知的喜歡

來源:google 作者:絕非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時鹿 林深 現代言情

在眾人以為林深找不出他新交的女朋友之時,他只用了一步,便找到了他的女孩時鹿第一次見到林深,是在大街上,只是一眼,她便被他給迷住了她追上去,攔下他要走的路,她都沒有注意到她的手抓着他「我能問下你叫什麼嗎?」時鹿看着他入了迷,她第一次見到不笑,也能這麼好看的男孩子「你長的好像我喜歡過的一個人」時鹿又開口說,走近了一步,仔細端詳了起來他溫柔一問:「是嘛,那他叫什麼?」「他叫?」時鹿突然失憶「林深」他說時鹿呆在那,他是在回答她問的,你叫什麼名字嗎,還是他在?她驚喜看他:「對」「不過你怎麼知道的?」只聽見他緩緩開口:「我就叫林深」時鹿懵懵的,怎麼都叫這個名字,她開口問:「他叫林深,你也叫林深,你們是同一個人嗎?」「應該是吧」他說「那你們為什麼不一樣,他喜歡笑,可你沒有笑,為什麼呀?」他眼裡無光,亦無笑,淡淡的開口問:「那你喜歡那一個?」她笑的很甜:「會笑的林深」原來從過去到現在,你喜歡的一直都沒有變變的是時間,不變的是我們的愛情展開

《人盡皆知的喜歡》章節試讀:

腦子裏面乾淨的,只有昨晚走進去後暈過去的畫面,其他的,啥也沒了。

半點印象都沒有,她衣服誰換的,她怎麼會跟他睡在一張床上。

誰來給個答案。

時鹿欲哭無淚了,現在只想找根麵條上吊。

「冰姐,我沒了,我人沒了。」

「我以後怎麼面對他?」

秦冰看她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這是去捅了馬蜂窩了。

還是把誰家給炸了?

「你咋了?昨晚耍酒瘋了?」

時鹿搖着頭說「沒有,比這個更可怕。」

「我可能不小心睡了個人。」她立馬心虛低頭。

秦冰輕描淡寫「你睡了個人。」

「你說啥子?」

秦冰不淡定了,拉起她質問。

「你剛說什麼?再說一遍。」

「剛剛風大,沒聽清。」

時鹿心累啊「睡了,我把人給睡了。」

秦冰差點被氣過去,掐着人中說「你把誰給睡了?」

「林深。」她說。

「你把林深給睡了?」

秦冰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管理了,該目瞪口呆的目瞪,該不可置信的不信,都安排上了。

秦冰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你昨晚不是在你鄰居家睡的嗎?」

「你咋睡的林深?」

「你發燒了,腦子給燒糊塗了?」

「你鄰居不是一家子嘛?你昨晚到底睡哪了?」

時鹿想哭了,她自己都半清不楚的。

上哪給你解釋去。

「我昨晚在隔壁睡的,原先那家搬走了,現在裏面住的是林深。」

「我就是,昨晚停電了,手機也沒電了,我想求助你也求助不到,他人好,就收留我一晚,可誰知道,我第二天剛醒來,就發現我們睡在一張床上,姿勢還特別的曖昧,就像是熱戀中的情侶。」

「就那種雙手緊抱在一起,恨不得把自己焊死在人家身上。」

時鹿說不下去了,她哪裡知道會這樣,還以為是一人睡一間,互不打攪的過完一晚,明天就相安無事了。

她都不知道昨晚自己是怎麼過的,她會不會扒拉着林深,嘟嚷着要一起睡。

秦冰已經傻眼了,她家這個藝人不簡單,連最有錢的男人都敢上手。

她都不知道昨晚,他們究竟都幹了什麼,不過又好像啥都猜的到,衣服都換了,睡完不負責,提着褲子走人。

秦冰手動給她點贊「鹿鹿,你真行,我救不了你。」

「我覺得你還是自己去負荊請罪吧。」

「說不定人家林先生大度,原諒你了。」

時鹿看着她着急讓自己去送死的眼神,這是親的。

時鹿抱着她的手,咧嘴笑「冰姐,問一下,他沒有老婆或者女朋友吧?」

秦冰搖着頭說「沒有吧,他沒有這方面的緋聞,沒聽說過他談戀愛,或者結婚的消息。」

時鹿鬆了口氣「那就好。」

「算了,既然都睡了,那就只好。」

叮咚~叮咚~

時鹿站在門口,心裏想了一萬遍他質問的場景。

「時小姐,你來是為了昨晚的事情?」

「我先說好,昨晚是你主動的,我擬了一份說明書,你看下。」

「裏面有我的初夜費,精神損失費,傢具損壞費,借住費,還有你穿了我睡衣的費用。」

「總共是90萬,現金還是刷卡?」

時鹿看着手中這個,當場去世。

「時小姐,昨晚我們發生過什麼,都是成年人,我想你應該不會不知道。」

時鹿裝失憶「我們昨晚,有發生過什麼嗎?」

林深的臉瞬間黑了「時小姐,你想賴賬?還是你不打算負責?」

「我沒有,我不是。」

「我就是,我沒有,我…。」

時鹿覺得自己要瘋了,這都什麼酷刑。

為什麼這種事情要發生在自己身上。

要死還是要死,給個痛快話吧。

「鹿鹿,鹿鹿,你站在門口做什麼?」

林深的問話讓胡思亂想的時鹿嚇了一跳。

她抱着自己,護在胸前,警惕的看他。

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鹿鹿,你怎麼了?很冷嗎?」

林深看她不舒服,還把自己抱的那麼緊,伸手要去探她的腦袋。

時鹿立馬叫起來,捂住額頭。

「我沒事我沒事我沒事。」速度快的驚人。

林深看她那麼神經大條,問「你確定?」

她還是堅持「我沒事,沒事。」

林深笑着看她,那麼緊張,還那麼怕自己碰觸,是發生了什麼。

「鹿鹿,外面站着累了吧,進來說。」他問。

時鹿沒有行動能力了,由着他扶着自己走進門。

時鹿坐立不安,如坐針氈,眼神飄忽,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說話,如何開口才不尷尬呢?

心裏面想的那些畫面,又開始了。

「鹿鹿,先喝點水。」

林深的話,又讓她起了大反應,時鹿嚇得起立。

「我怎麼辦,被問到怎麼答?」

「誰來救救我?」

時鹿怕急了,這是什麼修羅場,吃干抹凈後逃跑,又自動送上門來。

林深都不知道她反應過激是怎麼了,自己難道跟昨天不一樣嗎?

不還是這樣,一身輕鬆裝,只不過是做了頓早飯,身上有點汗味。

「鹿鹿,你在怕我嗎?」

他突然來這麼一句。

時鹿被問的,不敢說話,也不算怕吧,就是怕你跟想像中一樣,那麼凶,還要求那麼多。

90萬吶。

林深再靠近一步,小心點開口「你吃過早飯了嗎?我做了一些,你要是不嫌棄,吃一點再走吧。」

「好啊。」

時鹿應了下來,有吃的,就不用說話了。

反正從早上到現在,因為睡了他這件事,把吃早飯都給拋之腦後了。

不吃白不吃,正好嘗嘗他的手藝。

林深讓她到餐桌坐好,自己到廚房裏面拿早餐出來。

南瓜粥,小米粥,生煎包,小籠包,還有點心。

時鹿看這麼一大桌,全是他一個人做的,心裏不免心疼。

時鹿看着他問「林先生,你一個人吃這麼多?」

林深笑着搖頭,眼裡含笑說「不是的,我平時吃的少,這些都是我女朋友愛吃的。」

一句話,讓時鹿備受打擊,他有女朋友,她還睡了他。

這是什麼狗血電影。

她把別人的男朋友給睡了,直接榮升小三。

這要是萬一哪天死在了街上,都不是沒有原因的。

時鹿心裏一萬點的暴擊,這都什麼事。

女朋友,喜歡吃的。

時鹿羨慕了,好男人都是別人家的。

「林先生,你對你女朋友真好啊。」

「她應該很愛你吧。」

「我想你應該也很愛她,為了她做了這麼一大桌子飯菜。」

心裏苦的要命,上輩子鐵定是做了太多傷天害理的事情,不然這輩子,也不會讓她來承受這些。

睡了別人的男朋友。

林深就着她說「我女朋友她不記得我了。」

「不記得?為什麼?」她問。

「她出了車禍,忘了我。」

林深說完又開始自責,當初如果自己不離開她,若是一直守着她,她也就不會因為,為了找自己而喪命了。

歸根結底,這一切的錯誤,都是因為他太沒用,保護不了她。

時鹿想安慰他,但又無法開口,他現在應該很難過吧。

愛的人忘了自己,還有可能會愛上別人,他的內心得多煎熬。

時鹿真想撕了自己這張嘴,說什麼不好,直戳人家傷心處,真的是,禍從口出。

《人盡皆知的喜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