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人在大唐開飯店:第一食客竟是李世民
人在大唐開飯店:第一食客竟是李世民 連載中

人在大唐開飯店:第一食客竟是李世民

來源:google 作者:柳軒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李世民 柳軒

【changdu】第7章咣當!咣當!連續兩聲之後,只有程咬金現在還站着別說五杯了,光是這一杯,他感覺自己面前的世界,似乎在倒着轉……「好……好烈的酒……好酒!」咣當!大壯站在一旁,貓着身子,在三人身上...展開

《人在大唐開飯店:第一食客竟是李世民》章節試讀:


第7章

咣當!

咣當!

連續兩聲之後,只有程咬金現在還站着。

別說五杯了,光是這一杯,他感覺自己面前的世界,似乎在倒着轉……

「好……好烈的酒……好酒!」

咣當!

大壯站在一旁,貓着身子,在三人身上捅了捅。

「少爺,他們睡著了……」

柳軒點點頭,朝着外面瞄了幾眼。這三人不出意外,那就是朝堂瞪眼懟人中二三人組了,但出門不應該有侍衛在暗中觀察,隨時伺候嗎?

「阿耶,我餓……」

丫丫抓着柳軒的衣角,不停的擺動身子。

「大壯,收拾一下桌子,給你們做好吃的!」

大壯點點頭,嘴裏嘟嘟囔囔的「這三個人把盤子都舔乾淨了,也不給我留點……」

就在這時候,飯店門外,幾道身影魚貫而入,為首之人一身平民裝束,卻佩戴腰刀,眼神凌厲。

正是金吾衛中郎將劉仁願,李世民的貼身護衛。

目光掃過飯店中的三人,劉仁願不動聲色,揮揮手,身後的幾人就架着李世民三人離開了。

柳軒鬆了一口氣,有人管就行,只要他們不在自己飯店搞幺蛾子,比什麼都強。

袖袍之中的袋子里,還有不少沉甸甸的銅錢,丫丫和大壯,包括柳軒自己,也已經餓壞了。

看了看外面,天色還早,距離長安城裡能吃得起午食的人出來消費還早。

「大壯,你在外面看着,我去做飯!」

大壯用力點頭,一屁股坐在了板凳上,開始數桌子上的紋路。

柳軒嘆息一聲,記憶裏面,大壯本來是個正常人,但一場高燒,沒有得到醫治之後,就像是燒壞了腦子一般,變得有些遲鈍。

都是可憐人啊。

原主一家人也不是什麼富貴人家,柳軒更不是什麼富貴人家的公子哥,在京城討生活的人裏面,一家子也在可憐人之列。

京都對誰都好,就是對可憐人不好。

此時大唐,民生剛剛得以復蘇,大唐糧食匱乏,百姓那口氣還沒有喘上來;商路未通,豪門士族和皇權鬥爭還在暗中角力,想在長安做生意逆天改命?你上面有人嗎?

「少爺,酒……」

「收起來存着,下回他們來了繼續賣。」

五百文開瓶,你們沒喝完,那怪不了我吧?

柳軒蹲下身子,在丫丫的頭頂上觀察了一陣,雙手飛速的舞動着,片刻之後,丫丫頭頂的羊角辮,就變成了一柱擎天犀牛角。

丫丫蹲在水盆跟前,看着倒影里的自己,嗷嗷叫「阿耶,我不好看了,我丑了。」

「我不要這個大辮子,我要小羊角……」

柳軒雖然不會哄孩子,也沒有帶孩子的經驗,但柳軒知道,但凡小孩兒鬧騰起來,那得給他們找點事情干。

「丫丫,你看這個盆,裏面那麼多水,但木桶里就沒有水。」

「勤勞的丫丫是不是應該把水倒進木桶里呢?」

丫丫一聽這個,立馬挺起了胸膛,大眼睛裏面充滿了明亮「阿耶,我幫你!」

柳軒點點頭「丫丫真棒,來,給你個小碗,你力氣小,拿不動木盆,用這個小碗正合適……」

小碗跟丫丫手掌差不多大小,木盆裏面的水,不知道要舀到啥時候了。

搞定了鬧騰的丫丫,柳軒隨手抓着倒下的廚房門。

這一刻,柳軒體會到了什麼叫力拔山兮氣蓋世。

一股無敵是多麼寂寞的感覺瞬間充斥着腦門兒。

果然,力量才是男人的多巴胺,難怪那麼多人喜歡在健身房裡擼鐵,哪怕冒着從一道零的危險也要征服一片又一片杠鈴。

米缸之中還有兩碗米,正好,蒸出來三個人吃,應該夠吧?

隨後淘米,在小木盆中加上水,覆蓋好米粒,在大鍋之上架上籠屜,放進去。

柳軒擦了擦手,開始製作麻婆豆腐和東坡肉。

「怪不得人們總是開飯店掙錢,還沒事搞那麼大的折扣。」

「一盤子菜做完,原材料還剩下這麼多。」

……

半個時辰之後,柳軒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解開圍裙,朝着丫丫大喊「丫丫,吃飯啦!」

柳軒三人吃飯一般不在正堂,而是在正堂側面的小桌子上。

大壯眼睛裏面都是星星,不停的將口水塞回去,生怕這沾染了香味兒的口水流到地上。

丫丫捧着一碗米飯,往嘴裏扒拉着。

呼哧!

呼哧!

小小飯店之中,只有碗筷碰撞的聲音,小孩兒吧唧嘴的聲音,還有急不可耐粗重的喘息聲。

……

午後,李世民睜開眼,只覺得面前人影憧憧。

「陛下,您醒了。」

衣着樸素,氣質雍容的婦人緩緩給李世民蓋上毯子。

李世民揉了揉腦袋,狐疑看着面前的女子。

「觀音婢,你何時有同胞姐妹了?」

婦人正是大唐皇后,李世民的髮妻,長孫皇后。

長孫皇后嘆息一聲,眼神之中閃過憂慮之色「陛下,孫神醫都說讓您好好休息,切莫喝酒。」

「哎,臣妾的話,陛下您不聽,孫神醫的話您也不聽嗎?」

李世民在長孫皇后面前,姿態不再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帝王。

從李淵起兵以來,李世民就成了征戰四方的大殺器,嫁給李世民之後,長孫皇后從沒有怨言,提心弔膽,獨自流淚那麼多年,兩人之間的感情,非比尋常。

被數落之後,李世民咧開嘴「觀音婢,不要那麼生氣嘛!」

「如今大唐生機初顯,欣欣向榮,朕想去看看民間,看看長安的百姓。」

長孫皇后秀眉一挑「那也不是您酗酒的理由,能讓陛下您醉倒的,孫神醫說過了,如果實在忍不住,一小杯即可。」

「您是喝了多少酒,才醉成這樣。」

李世民這時候翻身起來,拉着長孫皇后的手,臉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觀音婢,相信朕,朕真的只喝了一杯。」

「這一點程知節可以作證,魏徵也可以作證。」

程咬金能不能作證,長孫皇后不知道,畢竟這兩人就差穿同一條褲子了,平日里陛下喝酒的壞習慣,基本上都是尉遲恭程咬金帶壞的。

但魏徵……

「魏徵也去了?」


《人在大唐開飯店:第一食客竟是李世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