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人在璃月已娶申鶴
人在璃月已娶申鶴 連載中

人在璃月已娶申鶴

來源:google 作者:葉無憂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葉無憂 申鶴 穿越重生

【fqxs】「夫君,你怎麼在這?」就在葉無憂魂飛天外之際,一個十分悅耳空靈的女聲將他的思緒給拉了回來葉無憂轉過頭,入眼便是那熟悉的身影,一身別樣的旗袍裝束將他傲人的身材勾勒的可謂是淋漓盡致,身上纏繞的紅繩...展開

《人在璃月已娶申鶴》章節試讀:


「那些不愉快的都過去了,以後你有我呢,雖然我可能沒什麼遠大志向,但我一定能陪你日出日落,陪你白頭偕老。」

看着自己肩頭泫然欲泣的女孩,葉無憂所能夠做的也就只有好生安慰,童年的經歷給申鶴留下的陰影實在是太大了,乃至於哪怕已經幾十年過去她依舊沒有走出來,而自己作為她的丈夫,所能做的也就只有用全部的愛去溫暖那顆已經冰封的心,慢慢引導她走出來。

該說不說,仙鶴高低算是仙字號的存在,這才堪堪半天時間,便已經飛過了大半個大陸,來到了屬於蒙德的地段,看着那已經出現在了視野中的蒙德城,申鶴的眼睛也是一下子亮了起來。

她雖然久居深山,但這並不代表她不嚮往塵世,尤其是與葉無憂相識相知以後,這種嚮往便是變得越發明確,當然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葉無憂的功勞。

「這裡就是你給我講過的那個風與自由的城邦嗎?」

看着已經映入眼帘的中世紀歐洲風格建築群,申鶴激動的問道。

「是啊,只不過咱們得下車了,若是就這麼大搖大擺的飛到人家領空上去,只怕會被當做恐怖襲擊處理的。」

說罷,葉無憂便是一把抄起還一臉不解的申鶴,不顧後者那已經染上紅暈的臉頰,將她穩穩的抱在了懷中。

「……」

緊接着便是幾句常人無法理解的鶴言鶴語,只不過聽不懂歸聽不懂,但是仙鶴接下來的動作已經說明了剛才的交談是什麼意思。

下一刻只見懷中抱着申鶴的葉無憂腳尖輕點,而後便是如同風中飛舞的精靈一般,踏空而行,雖然這都是仙家的常規操作,但若是凡人見此,估計都得嘆一聲……

「這是哪兒,貌似與璃月並沒有什麼不同嘛?」

落地後,看着面前的景象,申鶴有些疑惑,清冷的眸子中滿是求知慾;作為葉無憂的枕邊人她可是很清楚自己這位夫君的,記得他與自己說過,他曾是一名旅行者,這提瓦特大陸他都遊歷過,儘管以前他也與自己講過不少新奇的事物,但那畢竟太過抽象,而今自己就在這異國他鄉的土地上,還有什麼是能比實地教學更加靠譜的了。

「我們現在的位置應該是在蒙德外圍,一個名為風起地的地方,至於這個地方的故事我已經給你說過了,現在我們只能步行,得趕路了,爭取天黑之前進入蒙德城中,否則的話可能會有麻煩。」

看着滿臉求知慾的申鶴,葉無憂也是微微一笑,耐心的給出了答案。

果然,在得到葉無憂的答案之後,申鶴就拿出了一台照相機,開始對着風起地一陣咔咔亂拍,也不知在拍些啥。

當然了,這對於葉無憂而言早就已經是見怪不怪了,至於說相機是從哪裡來的,系統,懂?

雖然在葉無憂躺平之後,系統的存在已經變得很低,但是作為跨越時間,空間乃至世界的產物,永遠沒人能忽視他的存在。

有的時候葉無憂都是感覺自己上輩子是不是燒的高香,才換來這輩子這樣一個如此善解人意的系統,讓自己的鹹魚生活也能如此多姿多彩。

「話說系統,我這麼鹹魚你真的不介意么?」

看着面前已經自己玩開了的申鶴,葉無憂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問了系統這個他想了好久的問題。

儘管用着是很爽,但是這種白嫖的模式還是讓葉無憂多多少少有些負罪感,若是放在以前他滿心壯志的想要改變這個世界的時候也許他不會有這種負罪感,但是自從自己被天理那個土賊刀傻了之後,開始鹹魚生涯的他就莫名有了一些負罪感。

畢竟應該沒有哪個系統會希望自己的宿主是條鹹魚吧?

想想也是,那些個同為穿越者的同胞們,哪個不是帶着系統要麼在裝杯,要麼就是在裝杯的路上,可為何到了自己這裡就不行了,這一點葉無憂至今也沒能想明白。

要知道第三人稱吃刀子和第一人稱吃刀子,那痛感可真的是沒法比,第三人稱頂多就是有些感覺意難平而已,但是第一人稱,當那些事情活生生在你面前上演,而在你明明知道的情況下卻依舊什麼都改變不了,那種無力的感覺足以讓人崩潰。

相信自己的心情也就只有李昊天同學能夠共通一二了,最後他是得到了修羅鎧甲,也擁有了世間至強之氣成功找到了自己尋求一輩子的答案,可再強又能怎麼樣,還不就是回去眼睜睜看着自己的父母再在自己的面前死一次,而自己,除了無能狂怒之外,又能幹嘛呢?

「宿主你與我是有直接關聯的,你心中所想我大體也能理解一些,況且來到這個世界這麼多年,我也陪着你將足跡遍布了整個大陸,你所做的一切我也都看在眼中,你已經儘力了,真的!」

「這地方的天道力量似乎對於外來者的限制頗多,這才是你失敗的根本,也就是其實那些遺憾真的怪不得你,這個世界和你所理解的爽文世界根本不是一個階別,所以你也不要太過自責。」

「這世界的刀子那麼多,連我這個沒有心的科技產物看了都感覺堵得慌,你一個有血有肉又滿心抱負的騷年,能堅持上千年的歲月已經是很了不起了,跟着你這樣的宿主,我並不覺得丟臉,至於說要是有人口嗨,那就讓穿越者協會那邊安排他來耍耍,本系統始終秉承【You can you up,no can no BB】的行事準則。」

「至於你現在的生活狀態和理想我覺得也沒什麼不好的,你已經很累了,就好好歇歇吧,至於太平無憂真君,就讓他留在史書里罷。」

「不算前世,來到這個世界之後你也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如今你也有了自己的妻子,就這樣平平淡淡的生活下去,其實也沒什麼不可,至於說找天理干架,這事兒你應該也不會再想了吧,還有你那些個故人,他們其實也都是情非得已,大家都不容易,能理解就理解一下吧。」

「至於說我,身為宿主的你能夠考慮到我,我是很感動的,同時也側面驗證我並沒有跟錯人,至於你所擔心的問題。它本身就是多餘的,我本就是圓夢系統,也就是說你懷揣怎樣的夢想,我就是一個怎麼樣的系統,但是很顯然,你曾經想要的改變世界,我是幫不了你了,以後我所能做的也不過就是陪伴你一起,直到生命的盡頭罷了,想想,其實也是有遺憾的吧!」

「謝謝!」

聽着系統語重心長的教誨和掏心窩子的獨白,葉無憂說不感動那肯定是假的,六千多年的陪伴,其實二者之間的關係早就已經超脫了所謂系統與宿主的關係,而是如同彼此陪伴,一起成長的老友一般。


《人在璃月已娶申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