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人在仙門:我的師尊有點怪
人在仙門:我的師尊有點怪 連載中

人在仙門:我的師尊有點怪

來源:google 作者:山風水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安凝雪 林凡

【修仙】【系統】【日常】拜入仙門,成為廢柴大師兄十年鍊氣,築基無望,可誰讓咱有個無敵師尊,一劍倒山海,劍出世無雙原想混吃等死,卻冒出個魔帝轉世的師妹明明能吃軟飯,偏偏想要靠實力諸天之上,林凡劍指神佛帝魔,「今兒個小爺告訴你們,這天,俺師尊斬定了!「展開

《人在仙門:我的師尊有點怪》章節試讀:

青仙宗,三州五域號稱仙門第一,坐擁萬里靈脈,傳承萬載,是無數修者夢寐以求的修仙聖地。

十年一次的收徒大典,是拜入青仙宗的唯一途徑。

每逢此時,各峰無不山門大開,對外廣收門徒。

不同於其他諸峰熱鬧非凡,作為九峰之首的無憂峰此時仍舊是一片清幽之色。

無憂峰,青波湖旁,

一位身着青衣頭戴斗笠,看上去不過弱冠之年的俊美男子,坐卧在湖邊,手持一桿青翠碧綠的魚竿,正享受垂釣之樂。

不多時,只見靜謐的湖面微微盪起一圈圈漣漪,魚漂猛地沉入水面。

靜坐的男子似乎有所感應,猛地站起身來,雙手握住魚竿猛地用力往岸上一甩。

「晦氣」林凡看着空蕩蕩的魚鉤不由得嘆了口氣,無奈的從腰間的錦囊里又掏出一粒黝黑的丹丸穿在魚鉤上。

隨後甩鉤靜卧,動作行雲流水,相當熟稔。

待到林凡重新閉眸凝息之時,耳畔響起輕柔婉轉的女聲

「整日荒廢修鍊,做這些對修為毫無進益的微末瑣事,便是你所求的大道嗎?」

林凡回頭望去,

只見一道身姿曼妙的倩影款款走來,青絲如瀑,眸若星辰,吹彈可破的嫩白臉蛋上,不施一絲粉黛,一點朱唇盈潤欲滴,如同不食人間的仙子,美艷而不可方物。

盈盈一握的纖腰,配上一身淡藍色的素美宮裝,裙擺下兩條修長豐盈的玉腿若隱若現,明艷動人的風采之下,又隱含着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

安凝雪,無憂峰峰主,也是林凡褪凡登仙的引路人,是他打心底里敬重敬愛的師尊。

此時的安凝雪卻是黛眉輕蹙,神色不悅的盯着自己不務正業的徒兒。

一大早就不見蹤影,也不見來向她請安,難道她還抵不上這湖中的魚蝦嗎。

林凡苦笑一聲「師尊前日不是才說,與其整日埋頭練功苦修,不若靜下來修心養性,或有裨益么。」

「哦?為師曾這麼說過?」安凝雪淡淡回道「那定是你心思愚鈍,誤解為師所言。為師說的是,在為師身邊修身養性,方有裨益」

「……」林凡看着師尊那如雪的容顏,只覺得一股熱氣上涌,體內氣息一滯,不由心中哀嘆,只看一眼已是如此,誰能靜下心來修行,我太難了。

更何況,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憑他這個渣到爆的天賦,正常修鍊,一輩子也別想築基成功。

林凡琢磨着自己該找個什麼理由敷衍過去,總不能說是自己想入非非,思想覺悟不夠不是,正當他苦思冥想之際,

「罷了,既然為師來了,便無需做那些瑣事」安凝雪說著話,蓮步輕移,轉瞬間來到林凡面前。

林凡只感到一陣香風襲來,沁人心脾,一根如羊脂白玉般纖細玉指抵在額自己頭上,傳來溫潤冰涼的觸感,一股精純的靈力順着指尖蔓入四肢百骸。

林凡心下一驚,正要開口,

卻被安凝雪清冷又略帶命令的口吻打斷

「閉目凝神,抱元守一。」

林凡不敢怠慢,連忙盤膝打坐,只覺師尊注入的靈力極為溫和,體內周天不自覺的在那股靈力的牽引之下極速運轉,恍惚間,竟然進入一種玄妙的狀態,阻擋了林凡多年的修為瓶頸此刻竟然有了一絲的鬆動。

大喜之下,林凡徹底放下心神沉浸其中,不知道過了多久。

直到林凡感到鼻尖一陣酥**癢,正要抬手去摸時,忽然想到自己剛才不是在湖畔修鍊,竟然不小心睡了過去。

慌忙間睜開眼,只覺入眼處是一片雪白,自己的師尊正兩頰緋紅的低頭注視着自己,眸若秋水,絕美的面容上一片淡然,看不出喜怒。

原來自己此刻竟然是將頭枕在師尊的玉腿之上,怪不得會覺得這麼舒服。

一師一徒就這樣沉默了半晌,終究是安凝雪忍不住淡淡開口

「醒了?」

枕在師尊腿上猶自發懵的林凡木然的點點頭。

「那還不快起來。」安凝雪把手指從林凡的額頭上移開,輕聲催促着,語氣中帶着一絲嗔怪。

「哦哦」林凡努力將視線從師尊身上移開,慌忙起身,心中竟然產生出不舍的念頭,暗道自己修行還是不夠,明明師尊不惜耗費修為幫他修鍊,自己竟然還睡著了,而且心中還生出一絲綺念,真是大大的不該。

「如何,修為可有突破?」

林凡暗自感應到體內已經平息的靈氣,不由得泛起一絲苦笑,有點不好意思,帶着一絲愧疚說道

「大概,練氣七品。額,七品大圓滿。」

七品大圓滿,若是讓其他修者聽到一定會恥笑,區區練氣還有什麼大圓滿之說,莫不是每層還要分個上中下品么。

林凡也是無奈,誰讓他生來就是最最劣等的雜品靈根,甚至連品級都排不上,三天一門檻,七天一瓶頸,練個氣,比別人開紫府都費勁。

入宗十年有餘,才堪堪到練氣七品初境,就這點修為,還是安凝雪用無數靈丹仙藥給他堆出來的。

「嗯,還不錯,看來這靈犀指果然有些神妙,倒是值得鑽研一二」安凝雪滿意的點點頭,始終平淡的臉上浮出一絲笑意。

以她的修為,剛才那一指,若用在尋常修者身上,怕是能讓一個毫無靈氣的普通人瞬間築基。

而且使用靈犀指不是毫無代價的,那一指足足耗費了她一成的修為,但安凝雪絲毫不覺的可惜,

若不是怕林凡承受不住,她就是全部修為灌輸進去又如何。

此時的林凡心中清楚,施展這靈犀指所需的代價定然不小,別看師尊現在這般雲淡風輕,恐怕修為損失了不知多少,想到這裡林凡心中一陣感動,忙道「師尊這一指便足夠徒兒苦修數年了,徒兒資質愚鈍,不值得師尊如此耗費心神。」

安凝雪眉頭微蹙,嘆道「你若是少把心思放在這些瑣事上面,認真修鍊,又何須為師這般費心。」

「罷了,你既然不願,我又何須多事,白白惹人生厭。」

言畢,便雲袖一揮,施施然轉身就要離去。

眼看師尊要離去,林凡嚇的趕忙叫住。

「師尊!」

還在氣惱的安凝雪被林凡喊住,心中一甜,暗道,總算還有些良心,心中的怒氣也便散了,卻還不肯放下身段,冷冷回道

「何事?」

林凡看着系統發佈的新任務,當下略有些躊躇的說道「今日是宗門收徒大典,徒兒覺得這無憂峰還是頗為冷清了些,也該招收些弟子,開枝散葉才好。」

收弟子?還開枝散葉?

安凝雪有些錯愕,難道他是覺得和我整日相處的太過無聊?想要趁這個機會找幾個師妹開枝散葉?

她突然想到看過的話本上的情節,師兄師妹可是最容易日久生情,不由得心中一凜,泛起一絲冷意。

「無憂峰傳承不重數量,況且為師也不會教人,更不會收女弟子。」

額,這和女弟子有什麼關係,林凡大感無奈,師傅的性子他最是清楚,不由得心急起來。

他之所以如此急切,是因為系統的提示。

【恭喜宿主達成掛機滿三萬小時(已完成),獲得最終獎勵太古修神篇。】

【所有前置任務已完成,主線任務將強制開啟。】」

【魔帝轉世即將拜入宗門,讓魔帝拜入無憂峰即可完成任務,獎勵功法太上化魔篇。】」

【任務失敗懲罰;修為永久止步鍊氣期。】

那個什麼勞什子的太上化魔篇他倒不是很在意,這掛機任務每成功掛機2000小時就能獲得隨機獎勵,功法和法寶之類的他倒不缺。只是這修為永久止步鍊氣期的代價他可承受不起。

林凡暗暗下了決心,這次的主線任務說什麼也不能失敗。

必須要想辦法說服師尊,當即開口

「可是這十峰百脈中,只有我無憂峰以區區兩人,享受一峰資源,據說很多峰主和長老都對師尊您很不滿。」

「徒兒想不如趁着這個機會,多招些弟子,也可以堵住悠悠眾口。」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話本里說的果然沒錯,就是想收幾個師妹開枝散葉,偏偏說的如此正大光明。

怪不得林凡往日去那瑤池虛境最為殷勤,想來也是這般目的。

安凝雪越想越氣,只覺得心口泛酸,口中銀牙緊咬,卻也還要保持師尊的威嚴,寶貝徒兒她捨不得打,只是這股火氣總是要找個宣洩口

「哼,那些個老不死的整日無事,凈會在背地裡嚼舌根,今日為師倒要看看是哪個對無憂峰,對我安凝雪有意見。」

隨即一陣冰寒刺骨的靈力隨着那聲輕哼瀰漫開來,炎炎夏日,林凡卻心頭一涼,師尊看來是真動了火氣。

揮手之間只見寒芒一閃,似有龍鳴之聲響徹九霄,一柄銀燦燦的長劍漂浮在二人之間,那劍身布滿了神奧玄異的符文,劍柄處一條銀龍蜿蜒盤旋其上,在陽光的映襯下煜煜生輝,殺氣凌冽。

「那個……師尊,徒兒突然想起好像爐子里還煉着丹。」

林凡的直覺告訴他現在的師尊很危險,還是先走為妙。

林凡想走,安凝雪卻不答應,雪魄劍迎風而漲,足有一丈見方。接着化作一道銀光將林凡如同掛臘腸一般,掛在了劍尖上。

安凝雪輕飄飄的躍起,裙擺飄揚,雪魄劍如影隨形,向著高聳入雲的清仙宗主峰,筆直的飛去。

蒼穹之上林凡殺豬般的慘叫聲傳來「我恐高啊!!!!!」

《人在仙門:我的師尊有點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