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三國楊程傳奇
三國楊程傳奇 連載中

三國楊程傳奇

來源:google 作者:楊程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付行 軍事歷史 楊程

【zsy】第一卷求生之路第一章受欺「楊程、天子奉之命收稅!你們楊家欠5株錢、利滾利給1金!」把那個身材瘦小的人*在了牆角楊程低下頭,小聲說:「我沒錢了、來年開春一定交上」...展開

《三國楊程傳奇》章節試讀:

  第一卷求生之路第六章百廢待興一切發生的那麼突然,一切又好像是在情理之中。而且因為楊程等人的閃電速度,外界一點都沒得到一點消息。但是楊程知道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總有一天朝廷是會知道的,所以他現在所要做的就是儘可能的強大自己,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他現在才開始發展,他的每一步,都關係著幾千人得生死存亡,他怕失敗,他也不能失敗,這樣也激發了他無限的潛力。首先做的是,調整城中的稅率,朝廷一般是要百分之十五的,但是那些當官的太黑心,把稅率直接調整到百分之四十,他現在,還不能讓朝廷知道,但是他還要在這亂世保存自己,他把稅率調整到了百分之二十,就這百分之二十讓他的聲望在民眾間得到飛速的提升,而且他打開糧倉分發給窮人,在窮人的對他也是感恩戴德,那些窮人也紛紛入伍。而且他知道軍隊才是硬道理,自己的幾百號人,居然和五十個士兵打的不相上下,這讓他認識到軍隊訓練的重要性,他把所有人分為幾個兵營,楊帥天掌管龍虎營,付行智天鑫掌管飛鷹營,趙天明掌管獅豹營,樊地哲掌管蛇營,四大營里隨着徵兵人數也是猛增達到五千之眾,這些營還有明確的分工,龍虎營和獅豹營主要是大面積的打鬥,飛鷹營是屬於執法,一個軍隊沒有明確的紀律如同一盤散沙,這個道理,楊程已經懂得,這也是後來變成重要核心的關鍵。而蛇營也算是個秘密營,主要培養打探情報的人員,後來又分出來一個機構,也是讓天下人聞風喪膽的眼鏡蛇的暗殺機構,當然了這些都是後話。而且智謀也是這場戰鬥的重中之重,他還興辦院校,當然了都是交兵法的!打造兵器、裝備的鐵匠鋪也是有很多,這也成為後來源源不斷的軍隊供給的有力保障。第一天,家都覺得新鮮,五千多人一各個興高采烈的站在空地上。楊程等人也在其中,只有樊地哲及手下的兄弟忙於收集情報沒有參加。雷龍來到隊伍前面,剛才楊程交代過,一切訓練和軍營一樣,不能留情。見大家都站好了,大聲說「報數!」站在第一排的人開始報數,報數完後,雷龍大手一揮「繞空地先跑十圈!」空地雖不算大,但也決不小,一圈大概在二百五十米左右。剛跑了三圈,智天鑫就趴下了。等過了五圈,有一半人跑不動了。十圈下來,只有不到一千人還能站着,楊程付行趙天明楊帥天都在這一百人之中。雷龍看了搖頭,大喊「沒有跑完的做一百個伏卧撐!」接着下面傳來一片哀嘆聲。「跑完得也做一百個!」「……」做完伏卧撐後,又開始站列練習。一上午下來,大家都累得倒地不起。智天鑫拉着楊程說道「這簡直就是魔鬼訓練方法嘛!」楊程笑說「我感覺挺好的,只有這樣軍營里的兄弟才能強壯起來!」打這以後雷龍的訓練越發嚴格,手段也越來越粗魯。完成不了訓練的非打既罵,把軍隊的作風完全帶了過來。由於楊程以事先說明,在訓練時所有人都得聽雷龍的,包括他自己。大家對這兩人是又狠又怕,他也很榮幸贏得一個大家一致認同的尊稱~「魔鬼」!
  

  

  第一卷求生之路第七章付行的受傷楊程的軍隊還有經濟都在日益提升,而山上的強盜也在山下村民不間斷的騷擾。有一天付行是在是忍不下去,偷偷的召集五百手下來到山下,開始還一路順風,突然只感覺怪怪的,只見山上有幾縷白煙,也沒在意,直接上去,來到山寨,只見寨門大開,付行想都沒想,直接沖了上去,手下也在幾十天的訓練中,找到狀態,毫不猶豫的沖了進去,沒有想到大家進入山寨後一個人影沒發現,付行知道不好,想退出來已經來不急了。從四面八方,湧來了身着各種服飾的年輕人,手裡拿刀見人就砍,飛鷹營的兄弟被殺的措手不及,瞬間被砍倒數十人,付行帶着兄弟奮力的拼殺,付行的玩攻的高手,但是刀對他來講不是很熟練,但是最終以犧牲三百多兄弟性命為代價,死裡逃生,但是身上共挨了十五刀,刀刀見骨。被手下太下山來,死了有一百多人,兩百人做了俘虜,剩下一百來人也是多多少少挂彩。後來才知道那屢青煙就是暗號。付行的兄弟看見了楊程,如同見了救星般,馬上圍了上來,一人急聲說「程哥,不好了,出大事了!」楊程看着他,說道「出什麼事了?給我說清楚!」眾人你一句我有一句亂成了一團,楊程聽了半天沒明白,大喊「都別嘈!一個個說。你告訴我是怎麼回事?」楊程一指剛才說話的人,那人帶着哭腔說「程……程哥!行哥讓人砍了……砍了十五刀!」又把事情的原委說了出來,楊程聽完腦袋嗡了一聲,這句話無疑如五累轟頂一般,他一把把那人的脖領抓住問道「付行人呢?」那人見楊程這樣,嚇得聲音顫抖說「在看大夫。」楊程轉身去了大夫家,看見還有楊拓天,趙天明,楊帥天,都在,楊帥天淚流滿面的,看着楊程,大喊「程哥!」堅強如楊帥天這樣的漢子失聲痛哭起來。旁邊的楊拓天趙天明二人也是眼淚縱橫。「我們需要有失敗的教訓!但是我絕不會放過我的敵人!你給我堅強起來!」楊程大喝一聲,走進單間。開門時看見渾身纏滿紗布的付行,臉色蒼白的躺在病床上。感覺自己的心象是被人硬生生撕開一般,楊程雙眼通紅,楊程三步並兩步來到病床前,抓住付行的手,輕聲呼喚他的名字「小付!小付!……」付行感覺到有人,緩緩睜開眼睛,直楞楞的瞪着前方,另支帶着吊針的手茫然向前摸去。「你……你是程哥嗎?」楊程在心裏痛苦着,眼淚再也禁不住。付行手在空中揮動,微弱說「是程哥嗎?真的是程哥嗎?」楊程抓住付行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哽咽說「是我!小付我來看你了!」
  

  

  「程哥,你來了!太好了。我還為匪寇事擔心呢!」「別亂想了,沒事!」
  

  

  付行用力擠出一絲笑容說「程哥,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看見你能來我真高興!」「程哥,你的臉怎麼濕濕的,是哭了嗎?我沒事,別為我傷心。」「躺着床上不知道為什麼,一閉上眼睛就想起和你在一起的日子。這段時間是我最開心的,從心裏往外的開心。」「程哥,沒有我在你的身邊是不是世界安靜了不少!」楊程沒有說話,靜靜聽着付行說的每一句話。心裏的疼痛感無法用言語來表達,他恨不得躺在床上的是自己,也不要是付行。往事和付行的一幕一幕在眼前浮現,難道那個整天在自己身邊的白豬真的要離開自己?!楊程無法接受,也不會去接受。握住付行的手,楊程輕聲說「小付,你不會有事的。你以後還要和我一起去打天下呢!這是你說的,男人是會守諾言的!你不是說最聽我的話嗎,我命令你不要離開我!」付行想對楊程笑一笑,但是他沒有力氣,感覺身上好累,慢慢閉上了眼睛,眼角流出一滴眼淚。楊程沒有鬆開付行的手,只是靜靜的坐在那裡。
  

  

  有一次這樣陪你喝酒直到天亮我願意用些時間陪着你療傷勸你和她一刀兩斷是為你着想不要再胡思亂想你不顧一切讓她靠在你的肩膀而她偏偏讓人失望更讓你絕望不忍心看你孤單徘徊在街上於是我來到你身旁朋友難當楊程輕輕的哼唱着自己編的《朋友難當》(不好意思,用羽泉大哥的朋友難當了這裡,希望大家表示理解!呵呵)楊程唱得很慢,也很輕,不知唱了多少遍。

《三國楊程傳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