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三生三世紅蓮劫
三生三世紅蓮劫 連載中

三生三世紅蓮劫

來源:google 作者:雲書燼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蓮燼 辛遲

這是一個仙N代和小夥伴們刷副本、打怪、升級、順便解密往事的故事悲歡離合和喜怒哀樂皆貫穿其中,待辛遲登上頂峰,回首過往,才想明白了一些事,過去的終究是過去,抓不住的……《山海經.南山經》傳:又東五百里,曰丹穴之山丹水出焉,而南流注於渤海有鳥焉,其狀如雞,五彩而文,名曰鳳凰,首文曰德,翼文曰義,背文曰禮,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鳥也,飲食自然,自歌自舞,見則天下安寧展開

《三生三世紅蓮劫》章節試讀:

「誰呀。」辛遲湊過去想看一下,可她立馬手中燃起了一把火,連着信帶信封燒成了灰灰。

辛遲幽怨地看着她,至於這樣嗎?

沉姻咳了一聲,嚴肅地說「小孩子家家,別管大人的事,一邊玩去。」

「你不說,我也知道!」辛遲暗自鄙視了她一番。

沉姻她愛人?這個答案首先排除!

就她那沒心沒肺的樣子,能把人氣個半死,怎麼會有人喜歡上她?

能給她寫信的,肯定是她親近之人,也便只有她的朋友了。

不過沉姻的朋友有點多,大部分時候她都不在家,都是去訪舊友了。辛遲只能猜到是她朋友,猜不到是何方上神。

「是你朋友吧!」

「對。我這個老朋友他最近有點麻煩,要來我這裡住上幾天,我需盡心招待他。如果你不嫌尷尬,也可留下來我!」

「沉姻這不像你啊!你不是素來最怕麻煩的嗎?現在怎麼喜歡惹禍上身了?」

這個朋友有點不一般啊!然而辛遲還是沒能猜出是誰。

「俗話說的好,一起打過仗,一起同過窗,一起嫖過……那便是好兄弟。我和他曾經是戰友,有着同袍之情,關係匪淺。」沉姻說著說著,似乎陷入了懷念之中,眼神也有些飄緲。

同袍之情的老朋友,辛遲立刻明白了。

她呼吸一滯,心口像堵住了般,十分難受,喉嚨有點哽咽。

但終究不想說出這個人的名字,辛遲原以為過了這麼多年,能不再想起他。

「你怎麼了。」沉姻臉上帶着濃濃的關切之色。

她回過神來後便發現辛遲臉色有點蒼白,似乎有點不對勁。

「沒,沒事……」辛遲咧嘴一笑,看着十分勉強。

心若冰清,天塌不驚,萬變猶定,神怡氣靜,塵垢不沾,俗像不染,心神合一,氣宜相隨,無痴無嗔,無欲無求,無舍無棄,無為無辛遲……

一遍又一遍地默誦《寧心咒》,壓制住心中那股深深的痛苦。

「真的沒事?可我瞧着你臉色並不是很好呀!」沉姻顯然不相信辛遲的措辭,緊逼不舍地追問。

「我,我真的沒事……唉,你別問了!」說完,辛遲拔腿就跑。

她變回真身,一振翅,瞬息便是十幾萬里。她漫無目地地飛着,只顧向前。一會兒,辛遲便飛出了孤晴山。

不知怎麼的,她來到了東海。

辛遲全身彷彿脫了力,跌坐在地上。神念墜入了可怕的往事中,如萬千惡鬼噬身,無法掙脫。

昔日之因,今夕之劫。

十一萬年前,彼時辛遲只有兩萬餘歲,尚且年幼。

那時的辛遲還不叫不叫辛遲,也並不知自己乃鳳族六殿下。

灼灼是辛遲第一個名字。桃花灼灼,其葉蓁蓁,這是沉姻對辛遲最好的祝福。

那個人也是因為一封信,就把辛遲拋下了,扔給他弟弟蓮笙照顧辛遲,再見他時,只是對辛遲冷眼相待。

辛遲那些年也亦幹了許多糊塗事,在意他便是一樣。

那天辛遲坐在忘川河畔發獃,河中的遊魂在其間苦苦掙扎,企圖爬上岸,但哪是這麼容易的事。剛從河底爬出來,便被萬千惡鬼撕了個粉碎,令人心驚膽寒。

後來辛遲又是怎麼離開這裡的呢!

是一個叫若景的小妖叫走辛遲的。

那是蓮笙最疼愛的女子,但辛遲始終覺得她不是蓮笙的良配,這小妖不如燭影姐姐半分好。

那天下午很美,太陽落半山腰上。霞光普照九天,一眼望去便是如火的一片,熱烈非凡。

山崖上,周圍長滿了妖冶的不知明的花,像鮮血一般奪目。

若景自從到了這裡,便一直對辛遲笑顏以視。辛遲和她的關係素來不太好,她請辛遲來看花,辛遲便來了。想她只是個區區小妖,也奈何不了辛遲半分。

可她這麼一直笑着,眼神直勾勾直看着辛遲,總讓辛遲心裏發慌。

辛遲怕了,辛遲想離開這兒。

她一把抓住辛遲的肩膀,她的力氣大得奇大,讓辛遲十分難受。

這時她也不笑了,雙手緊緊地掐住辛遲的肩膀,逼使辛遲直視她的眼睛。

她的聲音十分冰冷,只比孤晴山上的雪少冷了一點。

「灼灼,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這時辛遲心慌意亂,天賦神通也隱約示警。

辛遲使出全身的力氣想甩開她的手,未料她也突然放開了辛遲。

辛遲一下子跌倒在了地上,她冷冰冰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這裡是往生崖,一個很美的名字,不是嗎?」

辛遲迷茫地看着她。

彼時,辛遲還不知道這三個字代表着什麼。

突然,她詭異地笑了起來。

一掌劈了過來,狂暴的靈壓撲面而來。

辛遲一下躲了過去,變出一把寶劍刺向她。兩瞬間交纏在了一起,幾招過後,若景便佔了上風。

辛遲心中捲起驚濤駭浪,這人絕對不是若景,若景法術向來平平,修為低下。更何況,她與若景素無怨緣,何故致她於死地。

幾招後,若景一掌便把辛遲打下了往生涯。辛遲身體像被控制一樣,一直往下墜落,根本使不出半點法力。

那一刻,辛遲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心平靜了下來。

我會死嗎?不,不會。沉姻跟我說過,你永遠都會平平安安。

那一刻,辛遲腦海中的場景閃過了千百個,最後定格了那個人的容顏。

我還能再見到他嗎?

辛遲帶着濃濃的期冀,望着崖邊上。

就在這眨眼間,他出現了,時隔千年,一如初見。依舊是白衣勝雪,清高孤傲。

他有沒有看見我?

他會來救我嗎?

他看着辛遲的眼睛帶着焦急,但也只是須臾,便一下子走了。

辛遲心中自嘲一番,是自己希望太多了,他憑什麼會救你,憑什麼?

身體快速下墜,似乎永遠也不會到底。辛遲漸漸閉上了眼,陷入了無邊的黑暗。

……

「灼灼,灼灼……」

是誰,誰在喚我。

是他嗎?

不,不是。

他的聲音從來都是淡漠的,不會這樣溫和。

「叮~」

一聲清響,辛遲倏地睜開雙眼,一下子醒了過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三生三世紅蓮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