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森林的至深處
森林的至深處 連載中

森林的至深處

來源:google 作者:蒼瀾樂樂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卞雪霏 邵軒 都市小說

故事簡介:在森林的至深處,生活着一個不平凡的女子,當她遇到那個極其平凡的男子時,命運,將發生改變,被命運安排於註定不存在結局的兩人,是否可以掌握屬於自己的命運呢?展開

《森林的至深處》章節試讀:

「自從卞雪霏坐到我旁邊後,明明隔了兩排,但咱老孫里克服重重困難,硬是遠距離欣賞我同桌,卞雪霏啥想法我不清楚,但我尬的要死!」我給維和四人組的成員告狀。

「哈哈,這不可以明確的說明,雲勝真的對卞雪霏動了心嘛。」孟忱嘿嘿一笑。

「我……」

孟忱道「孫子,給你說過多少遍了,你這樣是相當於騷擾人家,你還想讓人家對你有好感?」

「我再警告你一遍,再叫我孫子你就完了!」孫雲勝怒目圓睜。

「你們喝啥飲料,我去買。」路轍凱最擅長趁機轉移話題。

「給我一瓶冰紅茶就行。」

「可樂謝謝。」

「你看着買吧,啥都行。」

下課這珍貴的10分鐘過得總是很快,第二節數學課馬上就開了。

老師在台上唾沫橫飛,孫雲勝兩眼不眨的盯着卞雪霏,想到這點我就忍不住笑出聲,周圍的同學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我尬笑兩聲緩解尷尬。我突然想起凱子給我買的可樂,輕輕提起,慢慢擰開,不知怎的,腦海中靈機一動。

我轉過頭,輕聲對卞雪霏說「那個,可樂,要喝嗎,我請客。」

她只是默默的搖了搖頭,便不再吭聲,認真聽講。弄的我有些尷尬。

開學已經5天了,在這5天里,卞雪霏不跟全班任何同學說話,甚至我只能在課堂上老師請她回答問題聽到她那婉轉悠揚的聲音,但從她身上散發出的氣質來看也沒有種孤獨的感覺,總有一種活力四射,讓人捉摸不透的神秘。

今天課上由於卞雪霏發言積極,數學余老師重重表揚了她,相反,我和孫雲勝被嚴厲批評,我是因為一節課心不在焉,被叫起來回答問題回答不上,語無倫次;雲勝是因為多次轉頭,老師以為他和我聊天,不光說了他,還又一次說了我。

不過確實這節課沒用心聽,余老師講的基本都不會,我便下課叫住正要出去活動的卞雪霏。

「那個,卞雪霏啊,可以大概給我串下剛數學課上講的東西嗎?」

可以細微的看到她皺了下眉,不過瞬間放鬆下來,用她那輕靈般聲音道「行吧,那就儘快。」

內心瞬間閃過一絲小激動,便老老實實的聽她講,維和四人組找我出去玩都被我拒絕了。我感覺很奇怪,平常上課聽老師講都是聽幾句就跑神了,聽班裡的其他學霸也一樣,但卞雪霏的嗓音似乎帶着一種特殊的磁性,深深的捆綁住了我的思維,使我想走神都無路可走。應該和她上課聽講有關,她講的很仔細,也很用心,關鍵是我很容易的就聽懂了,似乎比余老師都要講得更易理解,內心斷定了,她的學習一定很好。

清脆的放學鈴聲響起,走讀生匆匆的收拾書包,紛紛走出教室。同學們三五成群,或肩並肩,或手拉手,陸陸續續離開校園。教學樓漸漸沉寂下來,喧囂的操場也已空無一人,至於像我們這樣的住校生嘛,鈴一響,就發了瘋似的一窩蜂地沖向不遠處的食堂,這麼大的校園,裝修這麼正式的食堂,每餐提供的飯菜量可以少得可憐,正當我排上隊時,維和剩餘三人組將我團團圍住。

「幹嘛,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要圍毆我。」我發聲抗議。

「老實交代,你和她今天怎麼回事,她怎麼會給你講題?」一向沉穩的孟忱率先審問。

「數學課我沒聽,讓她給我講講知識點唄,怎麼了?」我覺得這三人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主要是,距她轉來開始,據我們觀察,她在學校里從來不和除了老師的任何人說話。」孟忱咽了口口水。

「嗯?」

「啊啊啊,我也想讓我的女神給我講題啊!」孫雲勝大吼。

「有病吧你,你也不注意人家每次對咱們班同學的態度,尤其對你的態度。」路轍凱冷嘲熱諷。

我看了看錶,「行了不說了,再晚食堂里飯都搶光了。」看這氣氛,我打算走為上。

「站住,我們請你出去吃好的!」

完了,今天是走不了了,我靜了靜,深呼吸。

「你們想問啥,問吧。」

「你咋向她搭上話的?」三人奇蹟般的異口同聲。

「就我剛說的唄。」

「沒了?」

「不然呢,還有啥。哦,對了,在那之前我問她要不要喝瓶可樂。」

「她咋回答?」孟忱問。

「她沒說話,就是搖了搖頭。」

「……」三人陷入了沉默。

「這麼說,我們只要問她一聲喝不喝水,就可以搭上話了?」孫雲勝「很會」總結。

「你說的真是『太對了』。」我慌忙應和,我怕他讓他再總結下去,他這腦迴路還能總結出什麼「新奇」的想法。

「雲勝啊,你能不能動動腦子,和這應該沒什麼關係吧。」孟忱糾正道。

「那究竟是為啥啊。」孟忱急忙問孟忱。

「你問我我問誰。」

「三位啊,我把該說的也都說了,咱們什麼時候出去大餐呢?」

似乎看到了我臉上不懷好意的笑容,三人又一次集體陷入了沉默。

「想吃啥,拉麵還是請得起的。」孟忱率先回答。

「那不行,前面咱們說好的吃頓好的。」越看他們仨越不順眼,今天非得宰他們一頓不可。

「吃西餐,火鍋啥的有些來不及是吧。那就燒烤吧,還算來得及。」

「來得及……」雲勝擺出一副被一刀扎心的姿勢。

走到學校宿舍後方的圍欄處,四周看看沒人,雙手搭載圍欄頂部,用勁做引體向上,腳往起一蹬,就輕鬆翻過來了,學校一直為此時實為頭疼,但無奈又做不出更好的改動。翻過來後,我們便徑直走向對面的燒烤店。

推開門,一股熱浪撲面而來,混雜着燒烤的香味,令人垂涎三尺,店裡已坐滿顧客,桌上擺着一盤盤誘人的烤串,聊天聲、搖骰子聲充斥着全店,店裡裝修簡單,但普通中透露着一絲喜慶,環顧四周,看到兩桌同校的學生,過去打了個招呼,便在他們的旁邊坐下。

服務員都是熟人,隨口點了幾道熟悉的菜,便一個人坐在他們仨對面,內心狂笑無比,表情極力偽裝出內心毫無波瀾的模樣,靜靜的看着他們抓耳撓腮。我真心的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不就是問了人家些知識點嘛,至於讓他們一個個變成這樣嗎。

沒過多久,服務員就端着點好的烤肉來了,烤肉發出滋滋聲響,幾滴熱油順着飽滿的肉的紋路慢慢滑落,肉經炭火洗鍊,本就香氣四溢,又因椒鹽辣醬的增色,變得更加入味。令人心醉。細細的嗅,慢慢的聞,嘴中瞬間含滿了口水。終於忍不住了,戴上一次性手套,抓起一把羊肉串就往嘴裏送,美味的口感直達舌苔尖端滿嘴的肉香,讓我大吃特吃。

看了看他們仨,好像沒聞到這烤肉的香氣似的,在低聲交流着什麼。

我問「怎麼了,你們為啥不吃?」

孟忱轉過頭看着他們兩人「賬單下來了嗎,這一頓花了多少?」

路轍凱從餐桌旁邊的掛鈎處取下賬單,仔細的看了看,道「360」

三個人面面相覷,雲勝捂住自己的心口裝出犯心臟病的模樣「啊,你這一頓飯花掉了我一個月的伙食費。」

吃完了,抿了一小口汽水,優雅的用紙巾擦了擦嘴,緩緩道「去,把你那一雙幾千的鞋賣了,再請我吃幾頓。」

「滾滾滾」

吃完飯後,我們四個浩浩蕩蕩的走出了店去,浩浩蕩蕩一聽就是團伙作案,這不,我們一起再一次翻過了學校的圍牆,走回了宿舍。

《森林的至深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