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山野龍婿神醫,專治各種不服
山野龍婿神醫,專治各種不服 連載中

山野龍婿神醫,專治各種不服

來源:google 作者:高卧北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林雲 蘇晚晴

桃源村的廢物上門女婿林雲,意外得到天機玉上古醫術傳承,一朝逆天改命,懸壺濟世,拯救蒼生,讓所有曾經嘲笑和輕視他的人後悔不已山野桃運神醫,專治各種不服對他不屑一顧的女神嬌妻蘇晚晴,也一步步臣服在他的牛仔褲下展開

《山野龍婿神醫,專治各種不服》章節試讀:

「林雲,你爸這病至少還要二十萬。」

醫生冷冰冰的話語,盤旋在林雲腦海。

絕望、悲傷、憤怒、煩躁……

各種情緒一齊湧上心間。

林雲是個孤兒,從來沒有見過親生父母,是養父林成梁辛苦將他拉扯大。

半年前林成梁身患重病,高昂的醫藥費很快將半生積蓄掏空。

為了給養父治病,林雲不惜放下面子,入贅到蘇家為婿,才換來五萬塊錢。

到頭來,這五萬塊也只是杯水車薪。

還要二十萬。

到哪裡去找這二十萬?

林雲掏出手機,忐忑地撥通了蘇晚晴的電話。

不管怎麼說,她都是他名義上的妻子。

「林雲,什麼事?」蘇晚晴的嗓音不帶一絲情感。

「晚晴,那個……能不能借我點錢?」林雲低聲下氣地哀求。

「又是為你爸的病?需要多少?」

「二……二十萬!」

說出這個數字,林雲自己都覺得心虛。

在桃源村,蘇家算得上一方富戶,但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掏二十萬出來。

何況林雲在他們眼中,不過是個廢物上門女婿。

誰肯把錢拿去打水漂?

桃源村盛產藥材,半年前被一位富商看中,投建藥材廠,佔了蘇家的房子和地。

按照當地拆遷政策,蘇家每多一個人口,就能多分三十萬拆遷款。

剛好蘇晚晴身體也不好,聽算命先生說,需要通過結婚來沖喜。

為了拆遷款,蘇家給了林雲五萬塊,招他做上門女婿。

儘管不太光彩,但林云為了給林成梁治病,沒有拒絕的理由。

林雲與蘇晚晴只是領了證,卻沒有辦酒席,在很多老人眼中,根本不算夫妻。

時至今日,二人從無肌膚之親。

在蘇晚晴心底,也從來沒有承認過這個丈夫。

果然,一聽見林雲張口要錢,蘇晚晴便頗不耐煩,勸他放棄治療。

「你爸得的是肝硬化,根本治不好,別花冤枉錢了。」

「與其在醫院受罪,不如回來給他弄點好吃好喝的,最後享受一下。」

「我這邊還有事,先這樣了。」

……

掛斷電話以後,蘇晚晴轉來二百塊紅包。

林雲沒有領取,將手機塞回了褲兜。

這半年來,他幾乎借遍了所有親戚,大家一看到他都跟躲瘟神一樣。

再去找人借錢,不過是多挨幾個白眼罷了。

既然如此,只能去找大伯林成棟了。

當初建藥廠時,林成棟一家也從中撈了不少拆遷款,而那些錢裏面,本該有林成梁的一份,卻被無恥侵佔了。

……

半個小時以後,林雲從鎮上醫院回到桃源村,站在一座裝修豪華的鄉村別墅前。

別墅里傳來嘩啦啦的麻將聲,還有一些男男女女的歡聲笑語。

門口拴着的大狼狗,對着林雲汪汪亂叫。

狗眼,也看人低。

「老子就說手氣這麼背,原來門口站着個叫花子。」一個罵罵咧咧的聲音響起。

林雲低頭一看,自己雖然穿着樸素,但也不至於衣衫襤褸到乞丐的地步。

這話,有點傷人了。

說話的人名叫林大海,是林雲的堂兄,向來飛揚跋扈,目中無人。

「大海哥,大伯在家嗎?」林雲盡量剋制隱忍。

「林雲,你不在醫院陪着你那病鬼老爹,上我家來幹嘛?」林大海臉上掛着戲謔的笑容。

林雲拳頭一攥,骨節作響。

林成梁可是林大海的親二叔,這麼說話太過分了。

林雲冷冷道「我找你爸有事。」

「你能有個屁的事,還不是想借錢。」

「我們真是倒霉,沾上你這種窮親戚。」

「跑去給人當上門女婿,把我們林家的臉都丟光了。」

林大海神色輕蔑,極盡諷刺。

有點骨氣的男人,怎麼會去給人當上門女婿?

林雲臉上浮現出慍怒「我不是來借錢,只是要拿回本就屬於我爸那份。」

「什麼你爸那份?哪有你爸那份?」

林大海咄咄逼人「話又說回來,我們林家的錢,輪得上你這個野種來要?」

林雲是林成梁撿來的孩子,林大海從來沒有將他當成兄弟,從小到大,便肆意欺凌。

不光是林大海一家,村裡很多人都瞧不起林雲。

就連招他做贅婿的蘇家,也是看中他無權無勢,利用完以後,可以輕易一腳踢開。

那隻大狼狗又汪汪叫了兩聲,似乎在驅趕林雲。

這個時候,一個嬌滴滴的女聲響起「大海,我們還等你玩麻將呢,你杵在外面幹嘛?」

聽見這個聲音,林雲心尖一顫。

孫小雨,林雲的前女友。

兩人以前是鄰居,青梅竹馬,萌生過一段青澀的戀情。

不過如今,孫小雨已經是林大海的未婚妻。

一邊是富家公子,一邊是寒門窮酸,傻子都知道該怎麼選。

林大海幾乎沒花什麼力氣,便將孫小雨從林雲手中搶了過來。

此時孫小雨穿着超短裙,露出兩條白花花的大腿,自然地依偎在林大海的肩頭。

一看到林雲,她有些厭惡地說「你來幹什麼?」

「我勸你對我別再有非分之想,我已經是大海的人了。」

「聽說你當了蘇家的上門女婿以後,蘇晚晴還沒讓你上過她的床呢!」

說完以後,孫小雨發出咯咯的笑聲。

林大海順手攬住孫小雨的腰肢,大手從弔帶衫下擺伸了進去,來回撫摸着光滑細膩的肌膚。

孫小雨渾身**,欲拒還迎。

林雲感到一陣噁心,他沒有想到,曾經天真無邪的小女孩,有一天會變得這麼媚俗。

對這種女人,他已經沒有半點感情。

「林大海,我只想拿回屬於我爸的錢,他等着這筆錢救命。」

林大海不耐煩道「滾一邊去,我家可不欠那病鬼的錢。」

林雲怒道「提到我爸,你說話尊重一點。」

「想要錢的話,也不是不行。」林大海突然話鋒一轉。

「真的?」林雲心中燃起希望。

「看你這模樣還沒吃午飯,把那半碗稀飯吃了,我考慮一下。」林大海努了努嘴。

林雲順着他的目光一看,地上放着一個狗盆,裏面的稀飯被大狼狗糟蹋得不成樣子,散發著陣陣惡臭。

「王八蛋。」林雲咬牙切齒地罵了一聲。

欺人太甚,忍無可忍。

林大海發出肆意的狂笑,林雲在他眼裡就是一條狗。

憤怒的林雲揮起拳頭,向林大海衝去。

林大海不閃不避,反手就是一耳光,將林雲狠狠扇翻在地。

猩紅的鼻血流了出來。

林雲連日在醫院照顧林成梁,缺乏睡眠,十分疲憊,又沒有吃飯,渾身無力,根本不是林大海的對手。

他目眥欲裂,狠狠朝林大海吐出一口唾沫,卻也力氣不夠,只吐在了對方的褲腳上。

林大海勃然大怒,朝屋內招呼道「來幾個兄弟,給這廢物點教訓。」

很快便有幾個狗腿子沖了出來,對着林雲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林雲雙手死死抱住腦袋,卻依然被打得頭破血流。

一股鮮血順着他的臉頰,一直流進脖子,將他胸前掛着的玉佩染紅。

一道紅光乍現。

朦朦朧朧間,一個聲音在林雲腦海響起。

「天機玉,分陰陽,順者生,逆者亡。上古醫術終有傳人,望你懸壺濟世,拯救蒼生,渡世間苦厄……」

伴隨着這縹緲的聲音,海量知識湧入林雲的大腦。

絕世醫術,武道修為,農學耕作……

《山野龍婿神醫,專治各種不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