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殺神白禮
殺神白禮 連載中

殺神白禮

來源:google 作者:菜刀砍閃電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白禮 菜刀砍閃電 都市小說

高等文明的最好統治者,造兄弟背叛,流落低等文明的藍星,看至尊仙帝化身殺神,從藍星逐步崛起,殺向宇宙!展開

《殺神白禮》章節試讀:

「青帝,你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枉我父皇當年收留你這個流浪孤兒作為義子,現在你竟然趁我受傷偷襲我,發動叛亂!真是個忘恩負義的狗賊!」

元宇宙深處,一個七級文明,位於神光超大星系團的神光仙域,新繼任的仙帝至尊白帝,對着這位神光仙域地位僅次於自己的乾哥哥青帝道。

此時,白帝龐大到1.2億光年的星體身軀已經毀滅,只剩下已經被青帝和瓊瑤仙姬攻擊的破爛不堪的神魂。

「哈哈哈,我的傻弟弟,你苦苦閉關鑽研天道魔圖一千年,將偌大仙域的一切事務都不管不顧、拋諸腦後,試問你是一個合格的仙帝嗎?」

「父皇真是昏聵至極,將帝位交給了你這麼個玩物喪志的廢物!我早就跟你進言過,九級文明是不可能觸碰的存在,我們神光文明無論怎樣都不可能達到九級文明的層次。」

「但你不聽啊,非得每天都茶飯不思地鑽研這個傳說中九級文明的天道魔圖,這不是玩物喪志又是什麼呢?你對得起父皇的期盼,對得起仙域的子民嗎?」

「就連你的未婚妻瓊瑤仙姬都背叛了你,投入我的懷抱。可見殺掉你,由我來當這神光仙域的帝尊才是人心所向!哈哈哈!」

身軀同樣有1.1億光年的青帝肆意的狂笑着,好像他深埋多年的陰謀終於實現了一般。

白帝再看了一眼,這個曾經與自己有着婚約的瓊瑤仙姬,曾經對着自己山盟海誓、無比深情的女子。

如今看向自己的眼神是如此的冰冷與冷漠,往日的情感蕩然無存。

就是她,在自己的身體被天道魔圖崩潰的那一刻,偷襲了自己的神魂,才讓青帝得以趁機反叛,發動了政變。

絕望的白帝大吼一聲「青帝狗賊,瓊瑤賤人,你們這對篡權奪位、下賤無恥的狗男女,我死也不會放過你們,同歸於盡吧!」

白帝身上光芒大漲,照耀數億光年宇宙,燃燒僅剩的神魂,大叫着,向著二人衝殺過去,想要憑着自己的最後一口氣,跟對方同歸於盡。

「不好,這傢伙要拚命,快,快撤!」青帝顧不上愣在一旁的瓊瑤仙姬,早早地逃了開去。

轟!

在一聲堪比宇宙大爆炸的巨大聲響中,似乎宇宙的一切都被恐怖的光芒淹沒,無數顆巨大的恆星、行星在爆炸中化為灰燼。

神光仙域的帝尊白帝隕落了。

一股深入靈魂的頭痛襲來……

「嘶!好痛!」

「嗯?我沒死嗎?這是在哪裡?」

白禮掙扎着從滿是泥土的地上爬起,頓時,一陣眩暈襲來,讓他幾個搖晃,險些站立不穩。

伸手去摸後腦,鮮紅的血液混合著地上的泥土,沾了滿滿一手。

一陣劇烈的頭痛襲來,無數關於這個世界的信息瘋涌而來。

藍星,一個距離神光仙域不知道多少兆億光年的低等文明星球,科技發展水平最多勉強能夠算一級文明。

上面靈氣枯竭到近乎於無,根本就不適合修仙,他們所探索、發現、掌握的宇宙規律僅僅停留在表層,並且他們將自己已經掌握的淺層宇宙規律稱呼為「科學」。

然而,因為對宇宙深層規律的認知幾乎為零,所以很多超自然現象,他們的「科學」是根本無法解釋的。

他們對宇宙的深層規律的「仙法、規則、天道」幾乎一無所知,近乎於一個荒蠻的原始人狀態。

「蠻荒的文明,蠻荒的星球,我怎麼如此倒霉,來到如此偏遠的蠻荒之地,又降臨到如此孱弱的螻蟻身上。」

白帝無奈的搖頭,看着自己目前這渺小羸弱的身體,心中除了苦澀還是苦澀。

宇宙生命數以兆計,但是按照進化等級分為肉體生命、靈體生命和星體生命。

白帝生前就是星體生命,而且是十分強大的星體生命——仙帝至尊,身體廣大無邊,達到1.2億光年,橫跨好幾個個星系,太陽在他跟前就跟砂礫一般大小。

而自己此時這具孱弱的肉體凡胎的身體,不僅體內法力全無,渺小的還不如螞蟻身上的一根汗毛。

這根本不是誇張,不僅是現在自己的身體,就連自己目前所在的這顆藍星,也僅僅是一顆直徑1.2萬公里的小行星。

在自己1.2億光年的身體面前,簡直連個汗毛都不如,因為1光年相當於9.5萬億公里!

所以說,現在的自己相比於之前的自己有多麼的渺小,天壤之別都不足以形容。

看着滿臉是血,搖搖晃晃站起來的白禮。

校園裡,圍觀的同學們議論紛紛,但是誰都沒有上前勸架的意思。

因為白禮身旁停着的,一輛價值百萬的寶馬740旁邊,站着好幾位氣質高傲、衣着光鮮的公子哥。

其中手拿染血棒球棍,一臉惡笑,領頭站在前面的,赫然就是晉原大學的「校園小霸王」張揚。

「嘿,這小子挺能抗揍啊,我這一棒子下去,這也沒暈多長時間啊!看來這小子就是天生屬沙包的命,欠揍啊!哈哈哈!」

小霸王張揚說完,引得他周圍的那些紈絝大少們一陣鬨笑。

他們剛才圍住白禮一陣暴揍,張揚更是從白禮的後腦勺直接來了一棒球棍。

看着白禮暈倒在血泊里,腦袋流出來的殷紅血液逐漸把周圍的地面染紅,他們不僅沒有逃離或者搶救。

反而像觀看地上的螞蟻打架一樣,興奮地打賭,數着白禮什麼時候醒來。

因為他們的家裡都是身價數億以上,平時豪橫肆意慣了,將人打進醫院,一言不合就卸人家一條腿的事情干多了,家裡都能擺平,他們心裏也就不拿普通人家的命當回事了。

這些,在晉原大學幾乎是人盡皆知的事情了。

「白禮這次完了,你說他惹誰不好,非得惹小霸王張揚這個煞星,他們家裡是開物流公司的,每年都是上千萬的利潤。」

「連咱們學院的院長都對他爸點頭哈腰,白禮這不是自己找死嗎?憑他的那點斤兩怎麼能硬鋼過人家呢?」

周圍一名看熱鬧的男同學說道,似乎他對不少事都很懂的樣子。

「可不是嗎,張揚剛入學的時候,他爸可是直接派12輛的奔馳車隊給他送來的,而且剛剛上大一就開上了一百多萬的寶馬,咱們這些普通人家的孩子,跟人家怎麼比呀?」

「要我說呀,白禮就是腦子太軸,咱們這些普通家庭的孩子遇上這個小霸王忍氣吞聲就得了。」

「非得為了撐面子裝叉,結果踢到了鐵板,要知道張揚在大一上半學期,就將三個同學打進了醫院呢!」

「對對對,其中一個還落下殘疾了呢,直接就休學了。據說,那家的父母也去州府狀告過張揚,結果直接被張揚家裡擺平了!」

「看來這次,白禮是凶多吉少了!」一名男同學深表同情道,但是站在那裡根本不敢上前半步。

「白禮?」白帝晃了晃腦袋,清楚了自己這具身體的信息,也明白了自己來到這顆星球的原因。

原來在他自爆神魂即將消失的那一刻,原本將他的身體轟的粉碎的天道魔圖竟然捲住了他的一縷神魂。

然後跨越數兆億光年來到了這個偏遠荒蠻的星球,降臨在這個正好被一棍子打死的倒霉鬼白禮身上。

自己被這九級文明的天道魔圖所害,又被這它所救,真是成也蕭何敗蕭何。

白禮生前是個比較耿直執拗的人,看到張揚他們一幫大少,在校園裡呼喊咆哮的飆車,還險些撞到幾名女同學,造成我爸是李剛的事件。

於是正義感十足的白禮,就在明知對方是小霸王的情況下,上前斥責了對方,規勸對方遵守校園紀律。

白禮這一下捅了馬蜂窩,一下就被張揚等人圍了上來暴揍。

而且最倒霉的是,竟然被張揚棒球棍給擊中要害打死了。

但是張揚那幫紈絝可不管這些,看到白禮醒了過來,這幾名大少又來了霸凌虐待的興趣。

張揚嘴角泛起一絲冷笑「小子,在我手裡就沒有不殘廢的對頭,不過今天老子高興,你可以成為例外。」

「只要你當著全校同學的面,給我們下跪磕頭,每人叫一百聲好爺爺,這次就放了你,怎麼樣?本少爺心腸好吧!」

圍觀的同學們更是起了看好戲的心思,期盼着,看白禮接下來是什麼下場。

「放肆!」白禮忽然發出一聲威嚴的爆喝,這聲音威嚴、冷漠,跟往日的白禮聲音完全不同。

「螻蟻一般的東西,竟敢膽大包天,與天叫囂!真是死不足惜!」白禮高昂的頭顱斜瞥了一眼張揚幾人,不屑地說道。

「他么的,這小子腦子被打傻了吧!竟敢罵老子是螻蟻,給我廢了他!讓他去大街上要飯!」

本來風輕雲淡戲耍白禮的張揚,被張揚的辱罵弄得惱羞成怒,直接要動手!

「這下完了,白禮這次非得被張揚他們打殘廢了不可!」一個看熱鬧的同學搖頭嘆息。

「這就是不識時務的勇敢啊,看似勇敢反抗,其實是以一種愚蠢的血勇,智者應該審時度勢才是,該縮頭的時候要懂得縮頭呀!」一個戴着眼鏡學霸模樣的男生感慨道。

張揚一夥五人一擁而上,對着白禮拳打腳踢而來,尤其是張揚手中的那根棒球棍,照着白禮的腦袋就披頭砸下。

白禮淡淡一笑,身體好似游魚一般,在五人的拳打腳踢之間閃身移動,幾個騰挪旋轉,白禮就走出了五人的包圍。

『神武技·分身鬼影』

一個二級文明鬼影族極為高深的武技,肉體層次可以移形換影、鬼神莫近。

所以雖然白禮現在雖然是一名普通人,甚至身體比較孱弱,但是在分身鬼影的絕妙身法的加持之下,張揚這幾個沒有學過武道的半吊子的攻擊,還是可以躲過的。

走出包圍圈子的白禮,緊接着就是好似鞭擊的,嗖嗖嗖的連續三腳,踢在了其中三人身後的脊椎上。

咔咔咔!三聲脆響,三人的脊椎骨紛紛錯位。

一時間三人應聲倒地,躺在地上再也動彈不得,而且恐怖的疼痛感覺襲遍全身,彷彿全身在被一群獵狗撕咬一般。

這脊椎是人體的重要器官,一旦受損就可能造成終生癱瘓,這三個禍害社會的混世魔王如果得不到及時救治,可能再也無法欺凌別人了。

白帝搖了搖頭,自己這具身體還是太弱,根本無法支撐他的恐怖反應速度,照理說他這一次應該能夠瞬間踢出五腳,將這五人瞬間放倒在這。

然而終究還是因為身體太弱,沒有做到。

此時已經轉過身來的張揚和另一名大少,眼見這個在自己眼中螻蟻一般的人物,竟然敢跟自己這些人動手。

頓時,惡從心頭起,揮舞的棒球棍和拳頭,朝着白禮的頭上砸去。

而白禮踢完三人,動作未停,腳下一轉,身體就好像陀螺、旋風一般,再次閃到了二人身後,接着哐哐兩腳繼續踢在張揚和那名大少的脊椎之上。

一股巨大的疼痛感襲來,二人頓時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混蛋,你找死,你知道我爸是誰嗎?信不信我爸一個電話就能殺了你全家!」張揚面目猙獰,忍着巨大的疼痛嘶吼道。

然而,張揚的威脅還沒說完,一隻碩大的帆布鞋就踩在張揚那囂張不可一世的臉上,任憑張揚如何叫囂都無濟於事。

白禮反而踩的更加用力,一腳一腳地對着張揚的臉踩了下來,好似不停搗葯的葯杵。

此時的張揚臉部被白禮踩的完全變形,左側牙齒已經被全部踩爛,嘴裏支支吾吾根本說不出話來,但眼中目露凶光,滿是恨意。

接着白禮整個身子蹦起,全身的重量集中在腳上,腳下再次用力,咔嚓一聲,張揚的整個下巴,碎了!

張揚直接傻了,白禮他竟然真的敢動我?

「什麼情況?原本被暴打的白禮,這是被打通任督二脈了嗎?怎麼忽然就絕地反殺了?」周圍看熱鬧的同學,幾乎驚掉了下巴。

要知道他們就是普通的大學生,根本就沒學過武道,打起架來也是憑着人多或者一股子狠勁兒。

但這白禮怎麼像忽然打通了任督二脈一樣,一下之間就變成武林高手了呢,竟然三下五除二就把張揚這幫人給撂倒了。

「不僅如此,這平時架都沒有打過一次的白禮,怎麼如此的冷漠狠厲,這下手也太狠了吧!」

說這話的同學,完全忘記之前張揚這幫大少是如何折磨虐待白禮的,甚至眼睜睜看着白禮死去都不採取措施急救,這才導致白禮死去被白帝佔據了身體。

在這些看熱鬧的同學眼裡,壞人作惡是合理的,好人憤怒是不可原諒的。

你是好人,所以就應該被欺負,不能反擊;你是好人,所以就可以、就應該被拿槍指着。

「唉!逞一時之勇,出一時之氣,是匹夫的行為!為了一時的痛快,就不過腦子、不計後果,這白禮會給他的父母親朋帶來災禍的!」

「對呀,那張家的張氏物流公司是好惹的嗎?他們張家連州府里都有人。」

「上次張揚把人家打了,結果六扇門的人,卻把被打的人給抓起來了,被打的那家普通人為了把孩子撈出來,還花掉了大半個家底,你說這白禮不是愚蠢是什麼?」

周圍看熱鬧的同學,砸吧着嘴說道。

「既然敢跟本帝囂張,就做好死的覺悟吧!」說著,白禮就要一腳向著張揚的太陽穴踏去。

此時,原本囂張跋扈的張揚,看着白禮眼中那冷漠無情、視眾生為螻蟻的恐怖眼神,他怕了!

他已經確定,白禮絕對沒有開玩笑,他真的要殺了自己!

而且似乎在白禮的眼中,殺死自己,真的就跟殺死一隻蟲子沒有什麼分別。

或者可以說,似乎這顆星辰在白禮眼中就悲哀的如同砂礫一般。

張揚目露驚恐,他想喊話求饒,可是嘴巴已經被踩爛,嗚嗚半天根本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他想跪地保命,可是脊椎骨已經被白禮踢錯位,全身根本就無法動彈。

「完了,我這就要死了嗎?我家裡有那麼多的錢,我還很年輕,有大把的美好時光可以享受!」

「我跟那些普通人窮鬼不一樣,他們每天活得跟牲口一樣,要背着各種房貸、車貸去辛苦上班,而我每天就開着豪車各種玩美女就行。」

「我不能死,我不願意死,我不想死!」看着不斷下落的腳掌,張揚的內心早已崩潰,褲襠里的尿騷濕漉都沒有察覺,只有目光乞憐地望着白禮,請求對方手下留情。

「哦,這個世界,雖然無法修仙,但是還有武者存在嗎?甚至還有各種熱武器!」

「算了,這具身體還太過於孱弱,我現在還無法與高級武者和熱武器正面對抗,先提升實力為主!」

想到自己目前只是一個普通人,面對強大武者和槍械武器,根本沒有自保之力。

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趕緊提升實力,以求的自己在這個陌生星球的自保能力,而不是跟這些臭魚爛蝦的小角色置氣。

況且,自己真要殺了他們,肯定會立馬招來六扇門的人,到時候不僅要坐牢,還得吃槍子,那就得不償失了。

「今天就先放了你們這幫狗東西吧,畢竟,讓你們成為殘廢,比直接殺了你們更加有趣!」

「今天給你一個教訓,給我記住了辱人者,人恆辱之!害人者,人皆害之!」

說完,白禮震一震衣袖,揚長而去!

只留下不斷哀嚎的張揚等人,和一眾已經傻眼的看熱鬧同學。

《殺神白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