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殺手狂妻:重生後大佬他撩我成癮
殺手狂妻:重生後大佬他撩我成癮 連載中

殺手狂妻:重生後大佬他撩我成癮

來源:google 作者:沐清知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沐清 沐清知 霸道總裁

【fqxs】正沉思着,「砰」一聲巨響,一個黑影從天而降重重地踩到擋風玻璃上,車身都隨之一顫,隨後從側邊翻滾了下去艹!猝不及防的變故沐清知暗罵了一聲,飛快地踩下剎車,車子與地面尖銳的摩擦聲在耳邊響起...展開

《殺手狂妻:重生後大佬他撩我成癮》章節試讀:


「對,宋清知。」助理陳宇東推了推眼鏡,一臉正經,嘴巴里說出的話卻不是一回事「這名字不吉利,上一個叫清知的估計墳頭草都兩米高了。」

話音剛落,司熠塵緩慢地掃了他一眼,漆黑的眼瞳如千年寒潭,讓他如墜冰窟。

他目光一縮,打了個寒顫,又說錯話了!

司熠塵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手裡把玩着打火機,蓋子反反覆復的在他指尖開了又關,啪啪作響,隱約帶着幾分煩躁情緒。

過了好幾分鐘,他忽然開口「我看你最近很閑,你要沒事幹可以去跟西城的項目。」

陳宇東不敢吭聲,縮了縮脖子,盯着鞋尖裝死。

西城那個項目在海拔五千米的雪山上,缺氧缺電又極寒,這不是要他的命嗎?

他才不去!

心裏這麼想,但嘴上可不敢說,作為一個合格的打工人,忍氣吞聲是他的強項。

耳邊打火機按動的頻率越來越快,「砰」一聲響,司熠塵索性將打火機隨意地扔到桌上「這個宋清知,什麼來頭?」

陳宇東冷不丁被嚇了一跳。

與司熠塵詢問的眼神對上,他眼神飛快地瞟了一下身旁端坐着的人——裴瑾文。

暗示的意味很明顯。

裴家勢大,宋家在雲京也勉強能排上號。

裴瑾文和宋淼淼訂婚儀式有多盛大,倆人那點八卦就被傳得有多火熱。

小姨子勾引未來姐夫被姐姐當場抓姦,衣衫不整的從二樓跳進人工湖!

多麼勁爆!

司熠塵面無表情地順着目光看向裴瑾文,後者瞬間坐得更端正了。

但司熠塵面露疑惑,腦子裡依然查無「宋清知」此人,八卦再勁爆,也沒人敢到他面前八卦。

陳宇東貼心地出聲提醒「宋清知是裴小少爺未婚妻的妹妹!」

「哦?」

他狐狸眼裡閃過一絲戲謔,這八卦他多少也聽說了些。

只是傳聞中,那個正直地拒絕美人投懷送抱的裴小少爺,可不像他認識的裴瑾文。

在他這目光之下,裴瑾文彷彿是被扒光了受刑,可謂是煎熬。

他問「你覺得,宋清知為什麼要救那人?」

聽到提問,裴瑾文像上課被抓起來回答問題的學生,格外緊張「為……為什麼?什麼人?」

許久沒聽到回答,他偷偷抬眼瞄了一眼那人。

這一看,他心裏開始發毛。

只見那人正凝視着他,臉上帶着幾分痞笑,只是那雙眼,如深不見底的黑洞,要將人吸進去吞噬殆盡。

裴瑾文迅速低下頭,不敢和他對視,坐立不安。

司熠塵此人,外表看起來像個放浪形骸的花花公子,四年前他剛回到司家時,圈子裡的人都是這麼認為的。

彼時站在雲京最頂端的人,是他同父異母的大哥司熠明。

在司大公子的授意下,背地裡沒少人給他使過絆子,也包括裴瑾文。

起初沒人把他當回事——不過是個不入流的私生子而已。

誰知,僅僅四年,他已成長成令司熠明都不得不笑臉相迎的人物,曾經落井下石過的人無不如芒在背。

如今,整個雲京還有誰敢把他當成真正地花花公子來對待。

彷彿過了一個世紀那麼漫長,司熠塵莫名地笑了一聲。

裴瑾文更害怕了,無助地捏緊了雙手。

司熠塵繞到他的身後,拍了拍他僵硬的肩膀「不過是舅甥之間聊聊天,緊張什麼,我還能吃了你不成?」

裴瑾文只感覺背部肌肉都綳得發痛,冷汗早已浸**他的背。

他咽了口口水「小舅舅說笑了,我只是沒聽懂您在說什麼……」

「你那個小姨子宋清知,打死打傷十幾號人,救走了我要抓的人。」

司熠塵弓下身,在他耳邊不緊不慢地吐出這段話。

「不可能!」

裴瑾文腦子裡閃過那張明艷動人的臉。

等他反應過來自己居然反駁了這個祖宗時,臉色微白,嘴唇囁嚅解釋道「我的意思是宋清知沒有這個本事……」

「看來你的眼光不太好。」司熠塵不以為意,重新將自己陷進沙發。

「小舅舅說的是。」他拿出手帕擦了擦額間的汗,低眉順眼地附和。

司熠塵擺了擺手,連正眼都懶得看他「行了,沒事了,你滾吧。」

話一出,裴瑾文像得到了赦令一樣,整個人都輕鬆了起來,立馬起身道別,一秒都不敢多待。

陳宇東盯着他離去的方向,不解地問道「二少,您覺得是小裴少爺指使她做的嗎?」

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司熠塵嘴角勾起譏諷的弧度「他就算有那膽子,也沒那腦子。」

桌上的手機屏幕亮了起來,「老頭子」三個字映入司熠塵的眼帘。

他接起電話,對面傳來司老爺子威嚴的聲音「臭小子,過幾日你姐姐生日,靜雪應該也會過來,我看不如順勢把你們的婚事定下來……」

司熠塵打了個呵欠,打斷他的話「這不合適,她和裴瑾文一輩的,這不亂套了嗎。」

司老一時語塞,確實差了輩分,他老來再得一子,今年都要66了,司熠塵才22。

原本覺得司熠塵還年輕,長着一張招蜂引蝶的臉,婚事倒也不急。

誰知他一心撲在事業上,每天身邊打轉的都是男人,對他示好的女孩數不勝數。

他次次都掛着那招牌式的痞笑,拒人千里。

就在前不久,大兒子司熠明和他拉家常時提起了王家的公子,多年來不近女色竟是因為喜歡男人!

司老瞬間想起了自己小兒子,他這種老古董哪裡能接受,一心只想讓司熠塵趕緊把婚事定下來。

想到這裡,司老心一橫「只要有情,輩分算啥!」

「沒情。」

司熠塵臉上扯出一個弔兒郎當的笑「您這麼喜歡她,您娶了她唄,只要有情,輩分算啥。」

竟是將話原封不動地還給了他。

「說啥渾話呢小兔崽子!」電話里傳來司老氣急敗壞拍桌的叫罵。

司熠塵早有準備,將手機拿得遠了一些,耳朵才免於受難。

「你要是不想讓我給你張羅,你就自覺一點,我還懶得操心!」

司熠塵慢條斯理的接話「誒——還真不用您操心。」

司老在電話的另一頭吹鬍子瞪眼「不用我操心?給我帶個女朋友回來,越快越好!別讓我再看到你和那個小陳天天攪一起!」

說完,電話就被掛斷。

手機屏幕再次黑了下去,司熠塵看向陳宇東。

老頭子這是什麼意思?關陳宇東什麼事?

陳宇東只感覺自家老闆目光詭異地看了一眼自己,他連忙將自己手機獻寶似的遞到他面前,點開屏幕上早已準備好的視頻。

「老闆你看,這是剛子發過來的。」


《殺手狂妻:重生後大佬他撩我成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