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盛世寵妻
盛世寵妻 連載中

盛世寵妻

來源:google 作者:團扇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秦遠 蘇凝 霸道總裁

盛世寵妻,天寶雲閱原創總裁豪門小說,她和他幼年時因為自卑而錯過,未曾想七年後再次相遇~小混混搖身一變成霸道總裁,對她死纏爛打,各種「欺凌」...展開

《盛世寵妻》章節試讀:

很快煲仔飯送了上來,白灼蝦的外賣也送到了店裡,陳念安看着那一大盤色澤誘人的白灼蝦,將筷子伸過去,「這蝦看着好好吃啊。」
「不好意思,這是我為我家輕輕點的。」
秦遠將盤子拉到蘇凝輕面前,陳念安的筷子僵硬在半空中,她尷尬的笑笑將筷子收回來。
蘇凝輕也微微有些尷尬,這麼一大盤的蝦,撐死她也吃不完吧?
偏秦遠還特別溫柔的看着她,「輕輕,我知道你喜歡吃,胃口大,不要客氣。」
蘇凝輕汗顏,她現在都有點分不清秦遠到底是在幫她膈應陳念安和沈深,還是在刻意的折騰她了。
蘇凝輕在心裏長嘆一口氣,夾了一個蝦到碗里,開始熟練的剝了起來,沒過兩秒,蝦就剝好了,蘇凝輕自然而然的朝沈深的方向遞過去,沈深也習慣性的伸手去接,兩個人的動作在半空中凝結,一時間尷尬不已。
秦遠將頭湊過來,用嘴接過蘇凝輕手裡的蝦,同時輕輕的在她指尖咬了一下,「輕輕,就算是考驗我腰的柔軟性,這個角度也有點難度。」
蘇凝輕黯然的垂下眼帘,微微有些苦澀,以前,她和他吃飯,他只愛吃,不愛動手處理那些很難處理的食物,都是她幫他處理,自然而然的就養成了習慣,到現在竟然還本能的做了同樣的事情。
陳念安很恨的瞪了一眼沈深,手伸到桌子下面狠狠的在沈深的大腿上掐了一下,沈深吃痛叫了出來。
秦遠笑笑,「怎麼?
有老鼠?
沈先生被咬了?」
沈深看了一眼陳念安,陳念安此刻安靜的低頭吃東西,彷彿剛才在他大腿上掐一下的人根本不是她,沈深不解的皺眉,按理說他和輕輕的關係,安安是不知道的,現在怎麼會這麼敏感?
秦遠抽出一張抽紙,拉過蘇凝輕的手細心的將她手上的油脂擦乾淨,「這麼好看的一雙手是拿來做設計的,不是用來剝蝦的。」
蘇凝輕深深的看着秦遠,秦遠淡淡的說,「是我的疏忽,剝蝦這種事怎麼能讓你來做?
你應該只負責吃就好。」
說著,秦遠擦了擦手,一副好男友疼老婆的樣子開始幫蘇凝輕剝蝦,他的動作很快,不一會兒蘇凝輕的碗就滿了,蘇凝輕緊急叫停,「夠了,真的夠了。」
秦遠看着蘇凝輕,語氣中透着一股淡淡的酸味,「好好吃,不夠,我再給你剝。」
蘇凝輕瞧見秦遠眼底的那抹火光,微微有些怕,這個人現在應該是真的想撐死她吧?
陳念安看了看已經坐立難安恨不得站起來的沈深,嘴角掛起一絲嘲諷,再將目光移向秦遠,那抹嘲諷就愈深,當年她和秦遠交往的半年,不要說剝蝦,就是連一杯水都沒有給她遞過。
蘇凝輕到底有什麼好的?
她真的想不通,秦遠,念念不忘輕輕。
現在她雖然搶走了沈深的人,可是這個男人的心卻始終不能全部放在她的身上,到底她哪點比不上蘇凝輕這個矮胖子?
「對了,輕輕吶。」
陳念安拿出一張紅色的卡片,再次開口,「我和沈深後天結婚,今天既然見到了,就順便將請柬給你,免得還要寄到家裡,你可一定要來。」
瞬間,蘇凝輕和沈深的目光同時被吸引到陳念安身上。
沈深明顯的警告陳念安,「你怎麼回事?」
陳念安無辜的反問,「怎麼了?
同學一場,邀請輕輕來參加婚禮不行嗎?
你怎麼這麼大驚小怪?」
沈深咬牙,一瞬間所有的話卡在喉嚨里,是啊,安安根本不知道他分手的女朋友是輕輕,現在只是在邀請自己的高中同學參加婚禮而已,他又怎麼能責備她?
陳念安露出幸福的笑容,將請柬遞向蘇凝輕,蘇凝輕放在腿上的手微微有些發抖,這份代表着幸福的紅色請柬,在她的眼裡是如此的刺目,這一刻她的心開始一點一點的滴血。
秦遠不動聲色的將所有的細節收入眼底,在蘇凝輕剛要開口拒絕的時候,主動接過陳念安手裡的請柬,化解了尷尬,「如果念安你覺得有輕輕的祝福,婚禮會更順利的話,我和輕輕當然很樂意參加。」
婚禮想順利,以前或許還可以,不過現在嘛,惹到了他就不一定了。
陳念安臉色微變,蘇凝輕卻有些責備的看向秦遠,對着他微微搖頭,她不想去那個婚禮,天下哪個女人會願意去參加劈腿的前男友的婚禮,並且送上祝福呢?
秦遠卻堅持的點頭,用眼神示意她放寬心,蘇凝輕眉間一片波瀾,她真的是欠秦遠的,如果是阿旭就好了,阿旭一定會幫她拒絕掉,她不想成為意外的中心。
也不知道是剛才秦遠接了那張請柬,還是剛才蝦吃得太多,從小店裏面出來蘇凝輕就一直覺得胃裡堵的難受,秦遠扶着她在一旁噴水池邊上坐下,「我去給你買點葯。」
「謝謝。」
蘇凝輕坐在那裡休息,隔着衣服揉了揉胃,勉強好了一點。
人潮湧動,這時,一個兩三歲的小女孩抓着一個懶羊羊的氣球在蘇凝輕面前來來回回的走,過了一會兒,小女孩哇哇的哭了,蘇凝輕左右看了看確定沒有大人在注意這邊,走到小女孩身邊,溫柔的對她說,「小妹妹,你怎麼了?
是不是找不到媽媽了啊?」
小女孩抽泣的點頭,蘇凝輕耐心的繼續追問,「那你能告訴姐姐你是在哪裡和媽媽分開的嗎?
姐姐帶你去找媽媽好不好?」
小女孩兩隻小眼睛掛着淚珠,指了指前面的方向,蘇凝輕牽着她的手帶着她慢慢的朝那邊走試試運氣,看能不能找到這孩子的媽媽。
蘇凝輕護着小女孩來到她和媽媽分手的地方,給小女孩買了一杯果汁,一邊給她講笑話,一邊陪她等媽媽,小孩子剛開始的時候怕生,很快就跟蘇凝輕熟悉笑鬧起來。
「你看,這是兩隻兔子,它們跳啊跳啊,突然,呀!
不見了!」
蘇凝輕一邊比劃一邊說,小女孩咯咯的笑着,突然她看見前面焦急的人影,撲了上去,「媽媽。」
蘇凝輕笑了笑,正準確離開,手機卻響了,蘇凝輕將手機放到耳邊,只聽見秦遠焦急的聲音,「輕輕,你在哪裡?」
蘇凝輕疑惑的看了看手機上面顯示的通話人,是秦遠沒錯,登時怒了,「你不是說你的手機沒電嗎?」
秦遠厚臉皮的說,「從常識上說,一般人都會準備兩塊電池。」
蘇凝輕氣得快瘋了,她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笨蛋,居然會相信秦遠這種傢伙!
蘇凝輕憤怒的準備掛斷電話,電話那頭卻傳來秦遠的慘叫,已經被秦遠耍出心理陰影的蘇凝輕遲疑了一小會兒再次把手機放到耳邊,「你怎麼了?」
「輕輕,我被車撞了,腿好疼。」
「怎麼會被車撞?
你在哪?
現在怎麼樣了?
能走路嗎?」
「輕輕,你快來,我在剛才噴水池的那個廣場馬路附近。」
秦遠說完就掛斷了電話,蘇凝輕匆匆的趕往廣場,然後—— 蘇凝輕,你真是一頭豬!
蘇凝輕在心裏罵自己,她居然會再次相信秦遠這種惡劣的傢伙,見鬼的被車撞了,嬰兒車也叫車嗎?
秦遠嬉皮笑臉看着蘇凝輕,「真的很疼。」
疼死你算了!
蘇凝輕憤憤的轉身,大步朝不遠處的停車場走過去,打開車門,進去,關上,一氣呵成,扔下秦遠獨自開車離開。
秦遠無辜的摸了摸鼻尖,嬰兒車難道不算車嗎?
唉,好像真的生氣了~

《盛世寵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