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什麼狗血劇里的悲
什麼狗血劇里的悲 連載中

什麼狗血劇里的悲

來源:google 作者:左柏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之遠 現代言情 許妙妙

男朋友跟我求婚那天,突然我在他頭頂看見了一排字「小姐姐清醒點吧,這個狗男人再過兩集就要劈腿了!」「大渣男,看見就噁心,趕緊退退退!」在瘋狂的彈幕攻勢下,我拒絕了他的求婚當我扭頭跑出去的時候,迎面和展開

《什麼狗血劇里的悲》章節試讀:

」「艹,一直以為這姐是個青銅,沒想到其實是王者!
這麼一看,宋之遠還有點慘哈哈哈哈」彈幕直接給我整懵了。
什麼玩意?
等等!
我重新咀嚼了一番自己剛才說過的話。
卧槽,好像確實有點不對勁。
陸然該不會也誤會了吧!
還沒來得及解釋,門鈴在這一刻突然瘋狂作響。
陸然看了我一眼,主動起身去開門。
居然是宋之遠。
宋之遠大概沒想到我家會有個男人,眉毛擰成一團,「你是誰,為什麼在這兒。」
陸然神色清冷,「就在五分鐘前,這家房子的女主人以全部家產為聘,和我求婚,你覺得我是誰?」
話音落下,宋之遠笑了。
「和你求婚?
小朋友,你成年了么?」
陸然眉毛輕揚,「怎麼,你現在才知道她喜歡年紀比她小的?
怪不得她把你甩了。」
「你走吧,身為她新男人的我,不太想看見你。」
說完,門被關上。
過程絲滑的,我連個屁都沒來得及放。
太陽穴猛地跳了跳。
我現在……再解釋是不是也沒啥用了。
宋之遠被轟走了。
我看着面前明顯誤會了的小少年,還是走了過去,「其實那筆錢……」話還未說完,陸然皺眉,「走挺快啊,這是康復了?」
卧槽!
我剛才情緒太過激動,又雙叒忘了自己的瘸腿人設了。
說時遲那時快,我一屁股就坐地上了。
捂着右腳哀嚎。
陸然冷笑,「是另一邊。」
是么?
我從善如流,皺着眉又捂住了另一邊。
陸然思索了兩秒,「不對,我記錯了,還是那邊。」
從他犀利的眼神里,我已經知道了他看穿了我的陰謀詭計。
我尬笑,「哇,痊癒了耶。」
陸然面無表情,「碰瓷兒乞丐,你還真是有點本事在身上的。」
一句話。
讓我瞬間變成了小鵪鶉。
陸然恢復了剛來時的冷漠,朝我伸了伸手。
「今天陪你演了兩場戲,一共00塊,結完我走了。」
看這意思,未來大佬的馬屁我不但沒拍到,現在人家好像還翻臉了。
全劇一共就這麼幾個牛逼轟轟的人。
男女主我是指望不上了,現在再得罪個未來首富,以後還有我好果子吃?
我現在就一個念頭絕對不能放走陸然。
「你聽我解釋,事情其實不是你想的那樣。」
在陸然「我聽你繼續編」的表情里,我心一橫。
「我其實,其實就是喜歡上你了!」
「對你一見鍾情、見色起意,於是偽裝受傷,把你回了家。
那0萬,就是我跟你求婚的沒錯。」
聽到我的話。
陸然原本冷漠的眼神似乎軟了些許。
於是我再接再厲,「對,我是錯了。
我錯在一個不恰當的時機,對一個不應該的人動了心。
你那麼小,我簡直是禽獸……」「不如」還沒說出來,陸然就打斷了我,「小?」
「啊?」
「你見過?」
「見過什麼?」
「沒見過你說我小。」
等等,怎麼感覺哪裡不對勁。
陸然是不是背着我上高速了?
我滿臉憤懣的表情取悅了陸然,他笑了笑,「其實,也不是不可以。」
我沒聽明白。
陸然低着嗓子小聲說了句,「我是說,喜歡我,也不是不可以。」
我不確定陸然說這句話的時候,是不是一集結束了。
因為我看到了漫天遍地的彈幕席捲而來。
「這句話真的戳中了我的血槽,許西是不是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才遇到小小陸!」
「啊啊啊,為什麼在這麼關鍵的時候卡住,又要等一周了。」
「救命,誰把民政局搬過來,請原地結婚okay?」
「樓上的姐妹淡定,小小陸還未成年。
他不是說了么,再等三個月,笑死。」
我總覺得事情好像哪裡變得不對勁了。
但又說不上來。
直到晚上,我洗完水果給陸然端過去的時候才意識到。
不對啊!
他就是個無家可歸的小乞丐。
我身為給他提供住所的大善人。
他不感恩戴德就算了,怎麼現在我變成伺候人的那個了?
聽到我的疑問,陸然看了我一眼,「我在橋洞睡得也挺舒服。」
怎麼,現在是怪我不懂事咯!
看到我怒氣沖沖的表情,陸然也沒太過分,還安慰我呢。
「三個月是考察期,期間你表現良好,我就允許你轉正成為我女朋友。」
呵呵。
我稀罕的!
——好涼好涼好涼,看看有沒有人溫暖我!
我會很快很快很快的!...

《什麼狗血劇里的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