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身披戰甲,嫡長女她又美又炸
身披戰甲,嫡長女她又美又炸 連載中

身披戰甲,嫡長女她又美又炸

來源:外網 作者:阿晏的貓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阿晏的貓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在哭,在喊,在鬧。顧明舒伸手扶住沈氏,心中翻江倒海,巨大的悲慟來襲,疼得她撕心裂肺。可面上,她卻是——.........展開

《身披戰甲,嫡長女她又美又炸》章節試讀:

兩人一同進到廳里。 楊氏做事很是穩妥,不會只顧着自家人,她也幫劉堯準備了熱水與熱茶,連忙招呼劉堯去凈手。 高氏與鄭氏對視一眼,隨即扶着任氏坐下「二嫂,你的傷口怎麼突然疼了?」 任氏一怔,她的傷口疼嗎? 什麼時候疼的呀? 她怎麼感覺不到呢? 白明微擔憂地看過來「二嫂,是不是傷口裂開了,我去給你請黃大夫過來。」 見高氏與鄭氏一直給她使眼色,任氏恍悟,有些不自然地回答「沒事,就是時不時抽一下,不礙事的。」 高氏道「哪能不礙事,你疼就是我們疼,等會兒你就別拿筷子了,我給你布菜。」 鄭氏眼珠一轉,忙道「這可不行,還是去後邊看看,是不是裂開了。」 於是兩人不由分的就扶着任氏去後屋。 高氏回眸「七弟妹,你也來幫一下忙。」 俞皎立即就跟了上去。 楊氏也知道她們的心思,端着水盆略帶歉意的看向白明微 「大姑娘,風軍師剛才就來說了,菜都已經做好,等着上桌,你看我們都走不開,不若你去幫他把菜端上來。」 白明微嘆了口氣,就知道這些嫂嫂是故意的。 於是她起身走了出去。 白琇瑩還沒反應過來「六嫂,等會兒端便是,長姐趕了兩天路,人累壞了。」 楊氏笑着解釋「六妹,風軍師在廚房裡等着。」 白琇瑩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二嫂傷口不疼的吧?」 楊氏點頭「都快脫痂了,這會兒不疼。」 白琇瑩捧住雙頰,唉聲嘆氣「我看你們也是白費心機,讓長姐這棵鐵樹開花,難。」 楊氏笑道「這你就不懂了,感情是需要培養的,處一處就有了,都說小別勝新婚,兩人許久未見,定有掏心窩子的話要說。」 白琇瑩搖搖頭「都是些什麼歪理,又不是看戲摺子,要是能這麼容易就處出感情,先前我也不用費那麼大的勁兒去勸她。」 掏不掏心窩子她不知道。 十有八/九會掏心。 掏的還是風軍師的心。 公孫先生把筷子拿起又砸下「你們都不懂,那大姑娘是那種會為情所困,只在乎兒女情長的?」 真是多此一舉,把白姑娘支去端菜,少不得又會耽誤時間。 好不容易吃上風軍師親手燒的菜,這還要左等右等,也不知需要等到什麼時候。 小傳義搖着撥浪鼓看向劉堯。 劉堯立即說道「別看本王,本王也不是很懂兒女情長。」 白琇瑩立即嗆他「你就吹吧,樓子里的姑娘你哪個不熟悉,身邊也是美侍如雲,怎會不懂?」 公孫先生冷哼一聲「女人多不一定懂兒女情長,但男歡女/愛可能懂。」 劉堯拍桌而起「你們可別冤枉本王,本王是清白且乾淨的!」 小傳義繼續搖着撥浪鼓看向他。 劉堯連聲解釋「最多也就是摟摟抱抱陪喝酒那種程度,都別用這種眼神看本王,本王又不是那色中餓鬼。」 公孫先生與白琇瑩同時「嘁」了一聲,二人不再理會他。 劉堯氣得兩眼一翻,坐下來獨自生悶氣。 …… 廚房裡。 白明微推開門,便看到風輕塵系著圍腰,綁了袖子忙碌的情景。 灶膛里的火燒得正旺,大鍋內水聲輕沸,縷縷氤氳的水汽裊裊而起,好似縹緲的雪霧。 些許光亮自窗欞映入,滿室煙火之中,那一襲白色的袍子如月色流淌。 緊接着,一道溫潤如玉的聲音自煙雪如幻處悠然傳來「小姑娘,外頭那麼涼,還不快進來。」 白明微踏步而入,輕輕闔上門,擋住外頭凜冽的冷風「你怎知道是我?」 風輕塵道「我聽得出你的腳步聲,也聞得到你身上的淡淡梨香。」 他的語氣,讓人覺得這件事就像太陽朝升夕落、就像四季輪換那般尋常,且又理所當然。 白明微走過去「我來幫你端菜。」 風輕塵唇角帶笑「八成又是你那些嫂嫂們的主意吧?否則怎麼會讓你一個舟車勞頓的人來幹活。」 白明微頷首「是她們的主意。」 風輕塵端起一隻小盅,而後遞到白明微手裡「先喝了這個。」 白明微看到裏面的中藥,眉頭不由得皺起「這是什麼?」 風輕塵嗓音潤朗「這是黃芪當歸湯,補氣血的良藥,你連受幾次傷,流了不少的血,黃大夫說,你要好好補氣血。」 白明微對葯是拒絕的,哪怕是一碗葯膳「其實,我身體已經完全恢復了,不用藥也沒事。」 風輕塵斂住笑意,神情嚴肅「馬上就是女子必經的那幾日,你想像上次一樣疼是不是?」 白明微單手扶額,頗有幾分不自在。 這種事羞於啟齒,他怎麼能掛在嘴邊? 為了避免風輕塵再次拿這事叨叨,她只得捏着鼻子,把那黃芪當歸湯喝下。 本想一飲而盡,可舌尖剛觸到那溫熱的湯,便覺一股香味瀰漫開來。 她慢慢地,一點點湯喝下,臉上帶着些許意猶未盡。 風輕塵唇角的笑意再度噙了起來「當然不會讓你當葯喝,我與雞肉一起煲的,味道是不是好了許多?」 白明微放下小盅「哪來的雞肉?」 風輕塵像是在說一件最簡單不過的事「我去山裡獵的野雞。」 冬日鳥禽藏得很深,這野雞怕是沒那麼好獵。 白明微正想說什麼,風輕塵便把手臂遞過去,神情間幾分委屈幾分幽怨「也不難,只是因為眼睛看不見,身上被枝條刮出了許多小傷口。」 「其實也不嚴重,只是傷及皮肉,還是會有些疼罷了,忍忍就能過……」 話未說完,一團白影跳到白明微肩上,指着賣慘的風輕塵咿咿呀呀他說謊! 小白貂十分生氣,主子這張嘴可厲害了,唇角開合成就他一人的大義凜然,辛苦尋雞的貂卻成為陪襯。 白明微拍拍小白貂的腦袋,向風輕塵走近兩步,她目光靜靜地看着風輕塵,忽然伸手環住了風輕塵的脖子。

《身披戰甲,嫡長女她又美又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