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身為詭異,竟然被人抓去當奴隸
身為詭異,竟然被人抓去當奴隸 連載中

身為詭異,竟然被人抓去當奴隸

來源:google 作者:阿郎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蘇阿雨 藍郎

(單女主)(你猜我刀不刀)詭異降臨,人類麻了一位勇敢少女,單槍匹馬沖入深山你問我這個女孩怎麼想的?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她(看書唄)就在一個人類無法預測實力的詭異,想把她靜步刀了的時候,女孩突然暴起,在女孩驚恐的眼神中,這位詭異先生呢就悲催了,身體被彈入山坡上摳都摳不下來你問我這個女孩不是普通人嗎?關我什麼事,我不倒啊展開

《身為詭異,竟然被人抓去當奴隸》章節試讀:

項鏈閃爍着紫光,把藍郎定在了半空中,就在下一刻彈出一道光芒,藍朗便被抽飛了出去,砸在了山坡上。

「不可能啊?難道項鏈已經認主了?」

就在藍朗震驚的同時,蘇阿雨聽到了巨響,便抬起頭來看了看道出疑問?

「什麼情況?難道有詭異在打架?」

藍朗瞬閃到蘇阿宇的背後聲音低沉道「不是哦,小朋友,你把你的項鏈給我,我告訴你。」

蘇阿雨聽見了耳邊傳來的聲音汗毛豎起,尖叫聲也隨之而來。

「啊」

藍朗便悲催的又一次被紫光抽飛數十米遠,吃了兩次癟的藍朗眼神中透露着血光,感覺到很沒面子,但又無可奈何。

就在蘇阿雨,轉過頭的時候藍朗又瞬移回來了,當他看到黑漆漆的人形詭異時,忍不住捂住嘴巴,眼睛睜的不靈不靈的大,整個面部都透露着恐懼。

「你好,小朋友,把我的項鏈還給我。不然就把你殺了。」

「你……你好,詭異先生這條項鏈,是我奶奶生前給我的遺物,不能給你」

藍朗頓時殺意四起,但他知道現在不能動手,動手也是自己吃虧,得騙。

「那你能取下來給我看看嗎,小朋友?可能我是你奶奶的朋友」

「不,不行」他喵的這鬼,要項鏈不會來搶啊,難道是說有什麼限制,難道是這項鏈?蘇阿雨的心裏是這麼想的,嘴裏也是這麼說的。

藍朗實在是耐不住性子了,眼裡的怒火都快衝出眼眶,但是腦子還是清醒的。知道現在出手也沒有用,但腦子還是抽抽了,說出了威脅的話語。

「項鏈還給我,不然我就吃了你。」

蘇阿雨把項鏈死死護在胸前,藍郎,實在是忍不住了。鬼力四溢,周圍的空間突然扭曲,藍朗的手臂插入空間內,取出一柄黑色長槍。「再給你一次機會還給我。」

可蘇阿雨這個死腦筋走對了路,硬是搖頭不肯鬆開項鏈。藍朗的長槍剛要舉起就感覺到有一種阻尼感,感覺世界都在和他作對藍朗不解道「不是已經成就至高《無意義》了嗎,怎麼感覺世界都在和我作對?」隨之而來的又是一道紫色而又詭異的鬼力射線,藍朗就這樣再次的被蘇阿雨的項鏈,射飛了出去這是飛的更遠了。

「哇,好大個流星!」

蘇阿雨轉頭就跑手上雖然拿着大棍,但是絲毫無影響她逃跑的速度。蘇阿雨邊跑邊想。

「奶奶你的項鏈,真的是他的嗎?可是我並不想還給他,要是我還給他了一定會被他殺死的。」

就在她跑了,大概三十米。迎面走來一隻小絕級詭異,這種詭異沒有靈智,見到蘇阿雨便張開大嘴,嘶吼的朝他走來。蘇阿宇揮手就是一棒,接連後面的好幾棒。這隻詭異,被蘇阿雨的,大棒折磨的不要不要的。

打完了之後

「我不是披着血衣嗎?為什麼這個低等級詭異還能看到我,難道是一次性的?」

在不解的同時,藍朗出現在了蘇阿雨的臉上,你的看着她。

「嗨,大,大哥」

「把項鏈還給我。」

「這可不行,我奶奶生前給我的遺物。」

「你能不能講點道理?這是我的。」

「你拿什麼證明?它剛剛可是護着我。」

「我。。。」

蘇阿雨突然靈機一動賤賤道「要不你給我當保鏢?奴隸?對就是奴隸,只要你給我當奴隸,我哪天心情好我就還給你了,怎麼樣」蘇阿雨知道了,藍朗的軟肋,也變得越發肆無忌憚起來了,絲毫沒注意到藍郎頭上的黑線。

「不過在這之前你得陪我在山頂看一場流星雨。」

「我的忍耐是有極限的,想讓我當你的奴隸?不!可!能!」藍朗說的話幾乎是從牙縫裏面擠出來的。

半小時後

「雨姐,到半山腰了,你累嗎?」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身為詭異,竟然被人抓去當奴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