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沈宴清姜妙是什麼小說
沈宴清姜妙是什麼小說 連載中

沈宴清姜妙是什麼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炮灰原配在線翻身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炮灰原配在線翻身 都市言情

【穿書,雙處,溫馨】穿成男主沈宴清的炮灰童養媳,姜妙傻眼了!尤其原主又作又懶,因為嫌棄沈宴清家窮就偷錢跑路,被掃地出門,最後淪落青樓落得慘死下場。而沈宴清一路平步青雲,官至首輔,迎娶京城貴女,風光無兩。姜妙穿來後,決定痛改前非,狠抱沈宴清大腿,她開鋪子賣香珠,賣美食,把火鍋店開遍大燕朝,一不小心成了全國首富。只是當女主柳如煙出現,她收拾包袱離開,卻被男主堵在床榻。沈宴清:「娘子,又想拋下為夫去哪?」姜妙:...展開

《沈宴清姜妙是什麼小說》章節試讀:

原主經常去鎮上賣帕子,也是因為見到了鎮上的繁華,才想着逃離沈家。

籃子里的魚湯香味撲鼻,姜妙肚子餓得咕咕叫,把張婆子臨走塞給她的二合麵餅子兩三口吃完,飢餓感才壓下去。

她走的不快,等到了書院,門口已經有不少人。

有和她一樣來送飯的,也有擺攤的,姜妙看了一會兒,小攤上賣的多是包子、餅、面一類的,賣相和味道都一般,但分量給的很足。

書院的學生們正是長身體的時候,讀書耗神又費體力,分量多了也頂餓。

姜妙傻愣愣地站在太陽底下,正午的陽光毒辣,她拿手遮陰,踮着腳往書院門口張望。

這沈宴清咋還沒出來?

「怎麼是你來了?」

姜妙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轉過頭,看到來人的瞬間,感覺正午的驕陽都黯淡了下來。

他逆着光,身姿挺拔,俊眉修目,一雙狹長的丹鳳眼,鴉羽似的睫毛勾勒出上翹的眼尾,芝蘭玉樹,如清風朗月,十七八歲的少年已初現風華。

她知道男主長得好,但見到真人的衝擊力還是有些遭不住,男人靠的很近,姜妙能聞到他身上竹子的清香,本就曬紅的小臉更熱了。

她這該死的顏狗!

姜妙稍稍退後了一步,平復了呼吸,把籃子遞給他。

「我做了魚湯,給相公補身子!」姜妙笑的嬌甜,嘴角的梨渦像盛了蜜。

沈宴清薄唇緊抿,修長的手指接過籃子,鳳眼低垂,掩過一抹厭惡和不自在。

「快吃吧,我親手抓的魚呢,燉了一上午,可香了。」姜妙想到又白又濃的魚湯,咽了咽口水,她還沒吃到呢。

沈宴清眸子閃過狐疑,他又不是沒吃過她做的飯,王氏和許氏雖然廚藝一般,但至少能做熟,姜妙做的飯……不說也罷。

「吃啊,」姜妙看他不動,又催促了一句,她還等着他吃完去賣帕子呢。

籃子上的白布被掀開,熱氣伴着香氣撲出來,魚肉雪白入口即化,配着清甜的蘿蔔、浸滿湯汁的豆腐,喝一口湯咬一口餅子,沈宴清吃的饜足。

旁邊的學生吸溜着香味一臉怨念,為啥別人做的飯這麼香,他手裡的肉包子都索然無味了。

平時張婆子送的飯他只能吃七分飽,這次竟有些撐了。沈宴清面色划過赧然,把碗遞給姜妙。

姜妙看着湯汁都被喝的一乾二淨的空碗,臉上帶笑。

「相公,我做的魚好吃吧,以後相公想吃什麼,我都給相公做。」

她本就長得好看,笑起來像一朵嬌艷的花,開在了他心裏。

沈宴清心尖又酸又麻,薄唇抿得更緊,手指不自在地捏住袖口。

「嗯。」

「哎,那相公快進去吧,讀書辛苦一定要注意身體啊!」

姜妙拎着籃子腳步輕快地離開,揚起的衣擺像只快樂的小蝴蝶。

沈宴清清冷的眸子有些怔愣,得他喜歡就這麼高興?

要是姜妙知道他心裏的想法,一定笑出聲來。男主大腿粗壯,她可得抱緊了,少做多說,讓男主記住她的好,以後發達了,也讓她這小雞犬跟着升天。

錦繡閣不大,但五臟俱全。小到帕子、錦囊,大到屏風、成衣應有盡有。

姜妙打量了一圈,鋪子里的綉品雖然全,但刺繡技術一般,樣式也有些呆板匠氣。

不過也正常,芙蓉鎮是小地方,好的綉娘本來就少,原主的綉工都算出挑的,姜妙不知道她跟誰學的,好像天生就會。

「姜娘子來啦。」

錦繡閣的掌柜姓秦,約莫三十多歲,臉白細嫩,未語先笑,長相親和,聽聞夫家在京城,和離了回到鎮子上開了這家綉鋪。

「我來送帕子,」姜妙掏出懷裡的帕子,笑着說道。

「哎,姜娘子的手藝我再放心不過了……」秦掌柜接過來,看到上面繡的花樣,眼都亮了。

「哎呦,這蝴蝶可真好看,跟真的似的,我都能聞見花香了!」

「想了些小玩意兒,就綉上去了,掌柜的看如何?」姜妙對她的反應見怪不怪,她前世學過美術,知道怎麼拿捏花鳥蟲魚的神韻。

「好,真好!」秦掌柜愛不釋手,這姜娘子以前的手藝也好,但少了靈氣,現在的綉技惟妙惟肖、渾然天成,比之京城的綉娘都不輸。

而且她以前傲慢,現在笑盈盈地看着她,秦掌柜心裏就親近了三分。

「以往的帕子兩文錢一條,這些我給你算四文,以後繡的都是這個價!」

姜妙心裏有數,芙蓉鎮一共兩家綉鋪,秦掌柜給的價不低了。

「謝謝掌柜的。」

「謝什麼!一共十條,四十文收好了。」

「姜娘子這次還綉十條帕子?」秦掌柜取出十塊白布遞給她,又添了些綉線。

「這次多扯塊布,我想綉些香囊。」香囊一個十文,熟練的綉娘一天能做兩個,掙錢也多。

秦掌柜點點頭,又扯了塊遞給她。

綉香囊用綢緞最好,但她現在窮買不起,只能用最便宜的白棉布。

姜妙欣然接過,除去成本她綉三天就掙了三十文,要知道現在男勞力干一天活才十文錢,雖然看着很多,但離發家致富還遠的很吶。

《沈宴清姜妙是什麼小說》章節目錄: